祸害修仙界_第13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3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随清和赵春秋没有神识查看,这般距离的灵力波动也隐瞒不了他二人,感觉到一次比一次些微增加的灵力波动,两个人心里都是吃惊的。

简若尘只给柳随清看了一张符,柳随清也没有想到简若尘一个晚上成功了这么多张,更没有想到品质还有不同。

他没有开口指点简若尘怎么提高符品质,纵然有不破坏简若尘的悟xìng,也想要简若尘多下点基本功夫,自来制符都是熟能生巧的,下品符制作得多了,自然掌握了其中的诀窍,将符的品质提升到中品,以至于上品。

而赵春秋更是吃惊,简若尘如此,简直可以说是在符领悟上极为有天分了,想到莫小言对简若尘的喜欢,简若尘的沉稳心智,忽然有种想要将简若尘从天道宗拉走的心思。

简若尘和洛凡还不知道他们的举动都在柳随清和赵春秋的视野内,修为的局限,让他们根本不知道那般距离,那么小的灵力波动也能被结丹修士察觉。

这些天来,天道宗的其他修士在柳随清的眼里,几乎要被无视了,好在,洛凡也在无视中,还让廖凯几人心里稍微平衡,当着结丹师叔的面,没有人做出任何异动,但是不时对简若尘的观察,不经意流露出的探究,总是会暴露些许心里的。

就如莫小言对简若尘说的那样,他们真心嫉妒简若尘,可又在简若尘面前深深感到无力,明明修为实力远远超过她,明明简若尘也是谦和的,可在简若尘面前,他们不觉就生出仰视,有种自己只是尘埃般的感觉。

被简若尘刺激的,天道宗的这些弟子们抓紧了一切时间修炼,不论是宝船上还是晚间休息,这也让柳随清欣慰不少。

这一天,他们终于回到了景山城,叶水泉算计着时间,赶在了天黑之前进入城内。

近一个月的时间,景山城内没有半分变化,大家下了宝船进了城门,柳随清和赵春秋都避开了,进入到天道宗的商号休息,天道宗的其他人自然要给简若尘捧场,一行人就兴冲冲奔千宝阁而去。

到了千宝阁,矮个修士却不在,见到众人,伙计立刻就将放置在锦盒中的符捧过来,言明在三日之前,剑宗和水云宗结丹前辈亲自前来,将两张符的灵石全都付下。

简若尘得了赌注,也是天道宗众人在离开皇城后头一次与她一起到坊市店铺,当下就对众人表示感谢,并说大家可以在千宝阁内任意挑选一件宝物,账单嘛,自然是由她付的。

这一下,大家全都欢喜起来,都知道简若尘财大气粗,可他们谁也没有想过贪图简若尘点什么,毕竟,那些灵石是简若尘凭借自己本事赚来的。

简若尘慷慨,是简若尘会为人处世,天道宗的众人开心,也没有人只捡贵的来,最后还是简若尘做主,为每个人都挑选了一枚护体玉符,全是能抵挡筑基修士攻击的。

因为叶非和莫小言也跟来了,简若尘也没有厚此薄彼,亲自给莫小言挑选了一个玉坠,莫小言开开心心地挂在腰间,叶非一点也不客气,也给自己挑了一枚,虽然,他并不缺少这种护体玉符。

开心的还有千宝阁的伙计,对着简若尘说了不少好话,一行人都心满意足地离开千宝阁之后,矮个修士才在楼梯口露出半张脸来。

之后,宝船彻夜兼程,一天半后,远远的,终于看到天道宗巍峨的高山,离开宗门不过一月有余,众人皆好像离开很久,在宝船穿过宗门护山薄雾之后,都生出亲切的感觉。

第149章 你多陪陪

回到宗门原本的外门练气期弟子,其实就已经内定为内门弟子了,只要在半年之内进阶到筑基期,就无须再参加外门小比,以至于外门大比。

但天道宗在郑国真实的地位,并没有被这些普通修士知晓,皇宫一行,皇与太子以至于各位结丹前辈对天道宗的重视,让他们以为,天道宗终于在郑国显露头角了。

知晓内情的简若尘和洛凡、叶非,自然是闭口不谈,莫小言初到天道宗,也不能马上就跟着简若尘,还要到内门参见前辈,简若尘几位练气修士,也要向宗主复命,因此都一起进入到内门。

这还是简若尘第一次进入天道宗的内门。

一进入内门所在山门,简若尘立刻就觉察到空气中灵力的浓度提升了,仿佛伸手就可以抓到般,身体的五行法诀都忍不住想要自动运行,而在这般浓郁的灵气中,山也仿佛增加了灵xìng。

天道宗所在是一个极为辽阔的山脉,外门以及外门的灵田,只能算是山脚的一部分,内门占地之辽阔,不进入其中,很难想象,而进入其中,视线所在和顾不到之处,也尽是天道宗的范围,只要想想,就会感叹宗门之宏伟了。

初进入到内门的,都会心生感慨,不仅是天道宗的内门,其它宗门也是如此,简若尘也不例外,只是她的感慨和这边的修士自然是不同的。

这要是没有修为,只靠着两只脚,每天爬山,怕不是都要将人爬死了日久天长,不会累死,但也会烦死。

得了荣誉归来,自然是要被宗主接见、勉力,然后再从宗门得到赏赐,这些事情简若尘也做过的,此时换了位置,轮到她被接见、勉力,心里就有些怪怪的,她怎么也没有那种得到了荣誉的喜悦,也没有要见到宗主的激动。

筑基弟子中,洛凡也不激动,他当然不用激动了,他就是宗主的亲传弟子,当然范不着也激动,但简若尘的淡定,还是太出格了。

“师侄,多少,你也该有所表示的。”洛凡踱了几步,站到简若尘旁边,低语道。

“不过是见个……大人物,至于嘛。”简若尘也低声道。

洛凡颇为无语,他忘记了简若尘也曾经是这么的大人物。

“你想想,你以前给你们公司优秀员工颁奖的时候,他们不激动?你呢?没有觉得他们给你争光了?”洛凡提醒道。

简若尘是想了想,公司员工,貌似会激动,但肯定不是因为她亲自颁奖,是因为她手里的奖品,而自己?她看看等候接见的另八位修士,虽然极力掩饰,还是能从眼神里看到热切。

“说实话,我认为大家激动是因为即将得到的奖品,问题是,还能有什么东西让我跟着激动激动?”简若尘收回视线道。

洛凡摸摸鼻子,以简若尘曾经的地位,还有在皇宫收到的那些东西,是没有什么可再激动的,并且她在皇宫,也和现在同样淡定。

另一个房间内,安山正和几个堂主凝神听柳随清说起一月来的经过,大体的过程他们已经知道了,但听了细节后,也不由面面相觑。

“简若尘,你们谁收做弟子吧,直接就亲传弟子吧。”安山看看众人道。

几位堂主都沉吟了下,彼此看看。

“呃,”柳随清有些尴尬道,“我提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