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2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27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禁制内,简若尘笑着道:“你能来,我很高兴,可我真要进阶到筑基期,就要时常闭关了,你就见不到我了。”

莫小言听了,有些苦恼,想了想道:“是啊,不过一想到大比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欺负你,我就会生气的。简师侄,外边的事情我不是很懂,但赵师伯说了,你要是进了大比,他们会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下了。”

看来赵春秋很喜欢用骨头来做比喻了,相比她拆了莫小言的骨头说法,外人对她才是真不客气的骨头都剩不下。

简若尘不准备现在就坏了莫小言的好心情,说自己一定要参加小比的,就笑着道:“你跟着我来,赵前辈没有阻拦你?”

莫小言就得意起来,“我不但自己来了,还拐来一个结丹前辈,厉害吧。”

简若尘真心感动了,不管赵春秋跟来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莫小言,但莫小言是为了她的。

“厉害。”简若尘由衷说道。

“我没有过来之前,你在做什么?”莫小言得意地笑笑,转而问道。

“在考虑回到宗门后做什么。”简若尘老老实实地道。

“咦,不是该闭关修炼吗?”莫小言奇怪道。

简若尘不想骗莫小言,也没有什么好骗了,就推心置腹道:“莫小前辈刚刚也说了,在别人眼里,天道宗现在很不好过的,作为宗门弟子,总是要为宗门出份力的。

修炼固然重要,但人生总是有比修为更重要的事情,或者是同样重要的事情,莫小前辈也不希望看到天道宗危难面前,我却置宗门于不顾吧。”

第143章 给你筑基丹

莫小言肃然起敬。她明白简若尘的意思,虽然她不明白简若尘能做些什么,踌躇了下道:“我跟着你,不会打扰到你,给你带来麻烦吧。”

简若尘笑了,“莫小前辈来天道宗,天道宗上上下下都会欢喜的,我心里也是高兴,你看柳总管多开心,咱们宗门的弟子也都开心呢。”

莫小言看看周围,果然柳随清和赵春秋相谈甚欢,天道宗的弟子有好几个还偷偷看着这边。

“他们羡慕你,还嫉妒你。”莫小言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就那个洛凡还好。”

莫小言看得很准,她只要看那些人望过来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了,唯有叶非有些奇怪,她想了想,明明知道叶非听不到,还是小声道:“叶少爷好像很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

她用的是“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而不是“不喜欢你和我在一起”,你我两个字的顺序不一样,意义就全不一样了。

简若尘惊讶了下,看一眼叶非,叶非却正和赵春秋笑着说着什么,她想想叶非刚刚和莫小言说话的语气,貌似……也有可能?

她觉得暂时还是不要往哪方面想,就道:“叶少爷平时也很少和大家在一起,见到客人了,应该是高兴的。”

莫小言哼了一声,从储物袋里拿出一瓶灵丹来,“这个是我昨晚炼制的,无属xìng灵丹,我师伯不让我问你你专修哪一系,让我只给你炼制无属xìng的。”

将灵丹往简若尘手上一扔道:“好了,你自己慢慢感动着,我和师伯说话去。”

看着莫小言撤下禁制兴高采烈地跑过去找赵春秋,简若尘没有给自己布下禁制,她轻轻摩挲了下手里的玉瓶,半侧着身靠着船舷。

宝船上有了莫小言,就渐渐热闹起来,赵春秋和柳随清还有叶管家站在船头聊天,洛凡和叶非就陪着莫小言,渐渐的,廖凯几人也加入进来。

叶非悄然走过来,站在简若尘身边,简若尘依然望着宝船之外。

“小比之前,我必须筑基了。”叶非忽然道。

简若尘点点头,她知道叶非是不能参加大比的,以他的身份,也不容许他小比失败。

叶非沉默了一会道:“我是三灵根,还是木土火三灵根,我一直奢望着三个灵根同时进阶,这几天我常常在想,这般修炼,当时,我为什么没有想到。”

简若尘默然,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甚至无法报以安慰,她也给不出可以三系筑基的方法,她的这种修炼方式能不能被复制她都不清楚。

“曾经,父皇很宠爱我。”叶非也望着船舷外,忽然有了倾吐的愿望,“父皇有一次说,说我很像他。”

他还记得父皇看着他的眼神,记得父皇说那句话时候的欣喜,也知道父皇所说的像,指的是什么。

“那之后不久,父皇忽然就疏远我了。”叶非看着宝船外后退的景色,可眼睛里分明什么也没有看到。

“后来,就将我送到天道宗来,只有叶管家跟着我。我知道为了什么,就因为我太像父皇了,所以,从我到了天道宗之后,我就不再像父皇了。”

简若尘无言地看着叶非,这是生在帝王家的悲哀,无可避免。

“但我就算这么做了,连筑基也都不敢,他还是不肯放过我,连带着天道宗,简若尘,你可想好了,跟着大皇子,你还有条生路,如果……”叶非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出来,“整个宗门,大约也只有洛凡能活下来。”

跟着大皇子?简若尘有些失笑,叶非真的以为那些首饰是大皇子看中她的表示?不过叶非没有想到也很好,不然,她还要费心解释。

“叶少爷先谋划筑基。”简若尘冷静地道:“距离小比还有半年,至少这半年,哪里也不会有异动的。”

“你要参加小比?你难道猜不到,天道宗参加大比的弟子,会全军覆没?”叶非一下子从哀伤中清醒道。

简若尘的表情没有半分异动,“半年时间,有点不足,不过,不还是有半年吗,大比,对天道宗固然危险,但躲过了大比,还会有其它,很多事情,靠躲是没有办法的。”

叶非盯着简若尘的眼睛睁大了些,少年的脸上,说不出是担心还是期望,“你一个人?还是带着整个天道宗的?”

他知道他是不该这么问的,但就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哪怕有一线希望,也不会放弃。

“事在人为,无论如何,只要争取了,就不会后悔。”简若尘没有正面回答。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叶非轻轻叹息一声:“如果我不在天道宗,也不会有……”皇子的骄傲,让他没有将话说完。

可他不在天道宗,也会到其它宗门的,无论是哪一个宗门,最后都是一个结果。

他已经离开皇宫了,难道非要像二皇子和五皇子一般?

“你需要筑基丹吗?郑皇赐给我的筑基丹,我暂时用不上,有莫小言在,我也缺不了灵丹。”简若尘忽然温言道。

“我也有三粒筑基丹,问题也该不大。”叶非醒悟过来,匆忙道。

简若尘已经从储物袋里拿出三个玉瓶来,递给叶非。

叶非怔怔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