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2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2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简若尘压在她自己身上的一枚灵石,她相信自己必胜,却不愿意因此赢了叶非的灵石。

好像生怕不够给简若尘招祸似的,叶非还补充了句:“你看看人家简大小姐,就能给自己压上一枚灵石,你,你们,连自己同门都不相信,哼哼。”

这话一说,脸红的不仅仅是廖凯,简若尘面无异色,仿佛此时与她无关般,心里却诧异,叶非何来要给她树敌呢?

柳随清打了圆场道:“都出来了,叶少爷,我们走吧。”

柳随清和叶非在前,叶管家退后半步陪同,然后就是一众修士,廖凯几人都觉得尴尬,抢上几步,简若尘脚步慢了下,就落在后边。

洛凡本来是站在柳随清身边的,就慢了一步,等着简若尘,谁料,叶非回头喊道:“简大小姐,我这给你做保镖来了,你还留在后边,是要我请你去吗?”

简若尘苦笑了下,赶上几步,却是走在柳随清这边,也是后退半步,可将自己放在叶水泉相同的位置也不妥,就又退了半步。

叶非后脑勺长了眼睛般,“简大小姐可是要我一请二请的啊。”

简若尘真是莫名其妙,叶非这是怎么了,怎么这般与她过不去,面上还是全不显示,笑着道:“还请叶少爷明示。”

简若尘不接招,叶非也不好做得太过,哼了一声,这气氛让大家都觉得尴尬。

走了几步之后,叶水泉就上前,和柳随清说起话来,叶非自然就后退了一步,和简若尘并肩,前后都拉开了距离,简若尘侧头看着叶非,有些莫名其妙。

“你知道我大哥赏你那些宝物的用意吗?”叶非问道。

简若尘想了想她都要将那些东西忘记了道:“想不明白的,我一般都不会再想。”

叶非哼了声,好像有什么话被堵住了似的。

简若尘突发奇想问道:“可不论有什么用意,叶少爷这么生气做什么?”

简若尘的坦诚,让叶非的心里舒服些,他乜视了简若尘一眼道:“你没有被我大哥的出手迷惑住?”

简若尘怔了下,然后笑起来:“叶少爷,你觉得我是个会做侍妾的人?”

叶非听了这话,莫名地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就嘲讽道:“怎么,大家称你一声简小仙子,你就以为可以做了我大哥的道侣不是?”

简若尘终于有些不快了,但不快并没有表现在脸上,只是语气稍微冷了下:“叶少爷,你我之间,也没有熟悉到可以这般说话的吧。”

叶非被简若尘不软不硬地顶撞了下,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无名之火,他虽然知道太子不可能要简若尘做道侣的,也知道简若尘的xìng子不可能做个侍妾的,可一想到那套暧昧的首饰,简若尘还竟然全都收下了,就是生气。

虽然知道简若尘是无法拒绝的,不论是因为首饰也是宝物的原因,还是因为是大皇子的赏赐,都不能拒绝,但还是生气。

他都不知道自己这般生气的道理在哪里。

第141章 真闭关不得

简若尘也是莫名其妙,大皇子看中了她?怎么可能?她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不大可能的缘由,怕是大皇子的举动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叶非。

叶非天道宗,二者捆绑到了一起,皇和大皇子将她推到风口浪尖上,就是有借她打击天道宗,进而将叶非压制得死死的原因,如此抬举她一个本不该抬举的人,送出这等暧昧的首饰,既然不是为了他自己,那,说不好就是在暗示……叶非?

想到这个可能,简若尘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将前因后果再想一遍,就觉得与事实很是接近了,虽然这个事实让她觉得很荒谬。

可放在争权夺势的皇室内,就不那么荒谬了,一个失势的皇子,一个五灵根、没有任何背景的皇妃,正好可以被彻底打压了。

简若尘的沉默,被叶非当做了被说中了心思的不快,他更是生气了,冷冷地道:“别忘了你还有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

简若尘缓过神来,瞧了叶非一眼,叶非将这个有些异样的眼神当做了简若尘的反击。

“怎么,我说错了?”

“记着呢。”简若尘轻声说道,她真要好好构想下,怎么尽早地送给大皇子一份大礼。

这次离开乘坐的是叶管家祭出来的宝船,带着皇室徽章的,也比柳随清的宝船宽敞许多,更难得的是宝船上还有两间船舱。

一上船,简若尘就独自坐到船尾,摆出一副思考的架势,叶管家站在船头cāo控宝船,余下众人自然就分布在宝船两侧。

叶非和柳随清都钻进了船舱,不多时,简若尘的耳朵里忽然钻进了柳随清的声音,简若尘无奈地站起来,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柳随清的船舱。

“你和叶少爷是怎么回事?”简若尘一进去,柳随清就劈头问来。“简若尘,我没有拿你当普通外门弟子,你也明白。”

柳随清这么问话,在他看来对简若尘已经是很关照的了,若是寻常弟子,要不不管,要么就是训诫了。

简若尘调整了下心理,尽量将自己放在第三者的角度,如此,她便也才能心平气和。

“柳总管这话,不是该问叶少爷的?”简若尘心平气和道。

“天道宗和叶少爷绑在一起是没有办法。”柳随清焦躁道,“皇室再对叶少爷有想法,他也是皇子。”

简若尘笑了下,“总管这么说又是何意?”

柳随清的神色忽然yīn沉了些,盯着简若尘道:“简若尘,你是聪明人,别告诉我你没有看明白?”

简若尘反而有些糊涂了,她不明白柳随清到底是怎么想的,可她心里的猜想,也无法说出来。

柳随清在船舱内踱了几步,沉吟了下,仿佛下了决心般:“回到宗门,你可愿意到我这里闭关?”

简若尘愕然。

“我是天道宗的总管,我的亲传弟子要接替我做总管的,你可愿意?”简若尘的愕然,反而让柳随清下了决心。

简若尘眨眨眼睛,做天道宗的未来总管?这个讯息太过突然了。

“怎么?做我的亲传弟子,天道宗未来的总管,辱没你了?”柳随清森严道。

“柳总管,”简若尘苦笑了下,“我才练气四层。”

简若尘没有马上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让柳随清的神情缓和了些,他深吸了一口气道:

“我也不是要你现在就做总管,其实你未必没有这个本事,所以,回到宗门,你先到我门下闭关,筑基之前,就呆在内门。”

若是在半年前,简若尘该是求之不得,可是想想叶非提醒她的话,就是叶非不提醒,她也忘不了,简若尘在心内叹口气道:“柳总管的好意,我感激不尽,只是闭关……还真闭不得。”

柳随清的面色变了变,他如此待简若尘,自问是不存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