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2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2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的灵力所牵动。

那,那本书,是否就有些猫腻了。

她一下子站起来,急匆匆走出来,而在这时,谢慧兰也正从房间里出来,见到简若尘喊声:“简师侄。”

简若尘无暇顾及,匆匆道:“师叔稍后。”脚步不停冲向洛凡居住的房间,急匆匆叩响了房门,叫道:“洛师叔。”

大约是简若尘的脚步太匆忙了,柳随清的房间内,一道神识扫视出来,洛凡也打开了房门,看着简若尘侧身道:“师侄,你来了,正好。”

无须询问,两人这点默契还是有了,简若尘直接走进去,洛凡顺手关上房门,也将神识与谢慧兰愕然目光一起关到门外。

“怎么了?”洛凡都没有来得及请简若尘坐下,就直截了当问道。

“那本书,可能书上就有阵法之类的东西。”简若尘匆匆说道。

洛凡静默了一下,点点头,回首看看桌面,那本书安然地合在桌面上,“我一直没有将符拿出来。”

简若尘长吁了一口气,一颗心算是放下了。

“你有什么打算?”简若尘问道。

“还没有想好,这东西,丢没有法丢,留在手里,又像个定时zhà弹般,可惜我在宗门学了炼器,对制符和阵法一窍不通。”洛凡微微蹙眉。

简若尘知道,洛凡学炼器多半是为了要炼制出这个世界可以使用的qiāng支,而这个符的出现,也让他们为未来想要做的事情多了一份希望,可惜,希望永远和危险成正比的。

简若尘沉吟了下道:“制符……和编程,我想也有相似之处吧。”

洛凡笑起来,瞧了简若尘好一会才道:“简总裁出手,还有什么不成的?”

但跟着又道:“这东西还是先放在我手里吧。”

洛凡并没有解释太多,但简若尘也明白洛凡没有说的意思,他在天道宗受到的保护要比简若尘多上不知道多少倍,就个人安危上看,洛凡是将危险留给了他自己。

“这张符我不会从书里拿出来的,直接放在储物袋里好了,直到你能研究它。”洛凡盯着简若尘的眼睛道,“术业有专攻,回去之后,除了提升修为,我就会全力在炼器上,外边的事情我尽可能的了解。”

简若也点点头,比起洛凡,她要做的事情就多了,好在,她还有可以支配的人手。

两个人全都知道修士的手段,因此并不商量,尤其是洛凡,对简若尘想要做的事情半句都不问,甚至闲话都没有,还是简若尘最后说了句,需要灵丹的话就吱声,让洛凡这个筑基初期的师叔颇为无奈。

他虽然是天灵根修士,是天道宗乃至整个郑国的宠儿,可是在简若尘面前,他还真不敢夸下海口说,缺灵丹吱声,反而是简若尘有这个底气。

一瞬间,他在简若尘身上竟然看到了霸道总裁的范儿。

明明他的修为实力要高过简若尘不是一点半点,可简若尘在他面前,永远是冷静、自持。

心里素质真是太强大了,难怪能作为总裁那么多年,也难怪做了那么多违反法纪的事情,还一直没有被抓到明确的把柄。

简若尘提出研究符,着实是犹豫了一会,她本来是想要在炼丹上分心的。

在炼丹上她已经有了小小的优势,丹霞早起的炼丹心得,会让她少走很多弯路,还有未来能来自莫小言的指点并非是要学得莫小言炼丹的手法,但是言传身教有多么重要,可想而知。

但只因为这张符,简若尘就改变了主意,着实要思考一会的,但既然决定了,简若尘是不会生出任何后悔的心思的。

简若尘与洛凡不是一同离开驻地,却是一起回来,回来不久简若尘又匆匆找上洛凡,两人闭门密谈了很久,天道宗的众人全都知道,也随之而来颇多的猜疑,但这两人如今已经是谁也碰不得的了。

第140章 叶非吃醋

徐林已经陨落了,赌债按说是可以人死债消的,但简若尘既然手里不差那点灵石,肯定会将那张剑意符买下来的,剑宗不肯落人话柄,先一步离开皇城。

水云宗也是输了赌注的。本来就是受到剑宗徐林的连累,输了就很是恼火了,却还有皇宫的宴会被简若尘抢去了全部的风头,水云宗上下都很吃味。

女修也是女人,有些醋意来得是全无必要的,但水云宗的醋意还不仅仅是对待简若尘上,更有一部分是对待天道宗上。

皇和太子还有皇城的结丹修士明显高看天道宗,还将一个小小的练气修士推到了所有修士的眼前,简若尘在皇城宴会上的风头又盖过了所有修士,包括筑基期修士。

水云宗不是看不出皇宫的心思,正因为看出来了,才更无忌惮。

剑宗前脚离开皇城,水云宗后脚就跟着离开,三宗同路,来的时候天道宗先到一步,离开的时候,两宗各自先后离开,又将天道宗孤零零地留在后边。

柳随清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想了想,单独去了一次皇宫,原本计划的第二天返程就又拖了一天,待到准备返程的时候,大家才发现,叶非带着他形影不离的管家,也过来了。

“简大小姐,我是来给你做保镖的。”好像生怕简若尘还不够引人注目似的,简若尘一从房间出来,叶非就道。

叶非正在和柳随清说话,洛凡和叶管家都在旁边,瞧到简若尘出来,就喊了一句。

叶非确实是被柳随清拉过来同行的,也确实是有做保镖的意思,但不是为简若尘,叶非这么一说,倒像是真的,且叶非说话这语气,显然和简若尘是极为熟悉的。

简若尘笑着道:“见过柳总管,见过叶少爷。”

叶管家竟然在简若尘说话之后打个招呼道:“简小姐。”

叶非和简若尘说话,是因为毕竟同门,可叶水泉什么身份,他虽然是叶非的管家,仿佛是叶非的仆从,但谁不知道两柳随清见到叶水泉都是平辈相待,叶水泉竟然也要主动和简若尘打个招呼,这下,连柳随清都有些不淡定了。

反而是当事的简若尘和叶非若无其事,简若尘笑着给叶水泉也施了一礼道:“叶管家。”

柳随清笑容在脸上不过就僵了一瞬,就恢复了若无其事,笑道:“叶少爷开玩笑了,论身份论身家,谁还高过你?”

叶非嘴角向上牵了牵,摆出一副皮笑ròu不笑的样子道:“本来身家还可以高些,可惜了,从那些人身上赢的,差不多全被咱们自家人给赢走了,唉,想起那些灵气充沛的灵石,我就ròu疼。”

柳随清打个哈哈,廖凯上前一步道:“我倒是也想要赚叶少爷的灵石,可惜,囊中羞涩。”

叶非给简若尘面子,却不是任何人都给面子的,眼睛一翻道:“哼,再囊中羞涩,连一枚灵石都压不下?”

廖凯的脸立刻就涨红了,叶非这话分明是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