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修士是有弱点,就是在丹田和心脏处,可一击毙命,可这两处弱点也是修士重点防护的部位,当然,头也是重点。

天才蒙蒙发亮,简若尘就醒了,睡了不过三四个小时,起来的时候却精神得紧,端着木盆出去打了水洗漱了,就听到隔壁的房间里传来响动,接着洛凡走出来,见到简若尘正擦着脸上的水珠,就端详了下道:“你昨夜受了惊吓,脸色很是不好,这会该在床上躺着吧。”

简若尘楞了下,她自觉精神的很,洗脸之前也瞟了眼盆里的倒影,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何不妥,就见到洛凡的神情似笑非笑的,立时就明白了,擦脸的动作停了下,然后仍将脸上的水汽擦了,也将一头秀发整理了,才瞟着洛凡道:“我的手包没有跟着一起过来,妆容上……”

洛凡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容易,也不用细化,厨房还有些锅底。”

简若尘沉思了一下,忽然嘲弄地看了洛凡一眼,转身就回了房间,洛凡将简若尘用过的水泼掉了,再换了一盆新水,洗过了走进去,却见到简若尘瞧着手指一点黑灰在发呆。

这房间四处都没有镜子也没有玻璃,对着一盆水想要画出个谁也看不出的妆可不容易,洛凡走过去审视了简若尘的脸色,见她肤若凝脂,眼神刚毅,与昨天大多数时间又是不一样,这才是他印象里的简若尘,心下钦佩。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昨夜还能睡得很好。”洛凡摇摇头,“可见你简大总裁心智坚韧。”

说着伸出食指在简若尘指尖的黑灰上沾了下,再在手掌上抹匀了道:“也不用多化,就是有个黑眼圈,脸上的红润抹去了就可。”

简若尘就仰着脸,眼神却不复之前的嘲弄,冷着脸打量着洛凡,洛凡只做不知,将简若尘的眼帘和两腮都抹了淡淡的黑灰,却见简若尘的嘴唇还是红润的,怔了下道:“你这精神劲,嘴唇也红润着,怎么也不像生病了。”

病人,那要是从内到外透着萎靡的,简若尘的脸颊抹了淡淡一层黑灰,可没有抹到黑灰的皮肤还是白皙着,确实不像是有病。

简若尘瞧瞧指尖的黑灰,想想,转身出了房门,洛凡跟过去,就见简若尘在地上抹了把,双手搓搓,将手背和手腕互相抹了抹,再拍拍,再抹再拍,对着光亮处看看,皮肤隐隐透着暗黄,接着又用同样的办法在脸上脖子上抹了,果然就黄里透着青黑,只是嘴唇的颜色还是鲜亮了。

“嘴唇是没有办法了,只能今天不喝水也不吃东西了。”简若尘好像自言自语般转身回了房间。

洛凡跟了回去,将简若尘支开透气的窗扇合上,室内暗下来,简若尘坐回到床上,直接掀开被子躺下,洛凡回头时,简若尘就隐在yīn影中了,这么看起来到真像是生病了。

“但愿他们是真不在乎凡人的生死。”本来是对修士与凡人地位的不公,这时候就巴巴地希望修士真不将凡人的生死放在眼里,因为不论是怎么化妆,只要修士来看看,那是百分之百露馅的。

第14章 求助仙子

洛凡再看一眼封闭的窗户,走回到简若尘床边道:“村长若是想要动手,也得是半夜前来,势必会在房间外布上阵法禁止什么东西的,不让声响传出去,我们有一白天的时间可以筹划。”

“我以为你筹划好了。”简若尘眼神带着嘲弄道。

洛凡是有个初步的计划,只是不大完善,虽然简若尘表现得心理素质很是强大,他却暂时还不想说给简若尘听,只是道:“我再想想,你先休息着。”

简若尘听到洛凡提议她装病的时候,就猜到洛凡的方法了,只有她病了,他们才可以有理由留下来,而留下来的时间越久,村长就会越不安,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趁她病了,静悄悄结果了她。

她当然是危险的,所以才要铤而走险,她算计着村长近身她会有多大的把握,也算计着村长会用什么方法要置她于死地。

天大亮了好一会,洛凡才把院门打开,又过了一会,有村民送来了吃食,就是简单的黄米粥和几个黄色的馒头,还有一碟子咸菜,洛凡接过了,又从怀里掏出银子,接着拉着村民问了很多这个村子里的事情,包括村民以何为生,打猎的收获,村民很是淳朴,有问必答,却不肯收洛凡的银子,只说村长安排的早餐。

简若尘是要装病的,就只喝了一碗粥,洛凡也匆匆吃了,将剩下的馒头收在后边的厨房,去还碗碟,一个多小时后才回来,带了一张简易地图,是画在麻布上的,很是简易,只勾勒了沿途会经过的村子和名字。

这个世界没有纸?简若尘压下了这个想法。

洛凡又是在村民家停留了一会,然后找到村长说简若尘好像受到了惊吓,身体不适,要在这里借助几天,拿出了些银两出来给村长购买必须的生活用品,村长满口答应了,安排了一户农户送来一日三餐。

中午再送餐的时候,洛凡和农户打听了村子里的修士住处,知道除了有妖兽跑到村子里,那位女修几乎不露面。

女修独自住在村子最西侧的一座院子,距离最近的另外一座院子也要在百米开外,院子周围种的都是花,把这座院子包围在花海里,午饭之后,洛凡独自一个人走向这个院子,在院门口站住了,没有叩响大门,而是在外边恭恭敬敬地鞠躬行礼喊道:“姜仙子在上,在下有下情容禀。”

这句话端是不lún不类,可洛凡实在不知道怎么文绉绉地说这里的话,他是凡人不假,可让他对着别人称呼自己“小的”,他是真开不了这个口,在下这个称呼好歹也算是谦称了。

躬身站了半晌,院子里才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进来。”

洛凡忙站起来,推开院门,回头主动将院门关上。

一进院子就感觉到神清气爽,仿佛空气都格外清新,院子两侧种着不认识的植物,很是稀疏,中间一条过道通向正屋,洛凡没有经过允许不敢入内,只站在大门前,不待询问就道:“在下这里有一个手钟,计时十分准确,不敢私自留下,还请仙子赏脸收下。”说着摘下手腕上的手表,双手奉上。

房门内并没有动静,洛凡微微躬身继续说道:“这手钟计时,最长的指针走一圈,中间的指针走一小格,中间的走一圈,最短的走一大格,一大格正好是半个时辰。”

话音才落,房门一响,姜仙子从其内走出来,一双妙目落在洛凡的脸上,洛凡的心一抖,这视线好像正扒开他的衣服从外到内一直看到内脏,他的手一抖,手表差一点掉在地上。

“仙子……”洛凡声音颤抖着,这却不是有意的,在这视线下,他只觉得由内而外生出臣服的心思,只想要跪拜。

压迫感忽然消失,手上一空,姜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