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1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16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就算回不到昔日辉煌的地位,也相差无几。

但现在,在宗门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就被推到了所有人的眼前,一举一动,无不被虎视眈眈,宗门可以全力以赴供你提升修为,不惜任何代价,可能这么对简若尘吗?

不要和我说简若尘可以自己赚得灵石,只要在宗门内赚得的,都是宗门的灵石。而离开宗门,她拿什么保护自己?随便一个筑基修士都可以无声无息地要了她的命。

现在,所有的宗门,包括皇城都盯着天道宗,在皇的赏赐之后,天道宗不敢不供给简若尘到筑基期间的灵丹,或者,宗门可以提供给她筑基,甚至到结丹的资源,但以后呢?”

柳随清脸色越发铁青起来,“一个简若尘,当然不足可以拖垮天道宗,但宗门如此对待一个五灵根的修士,你让其他弟子会怎么想?日久天长,天道宗的人心岂有不涣散之理?

更不用说,如今,剑宗已经和我们天道宗成为了敌人,还有有更多的宗门等待看我们的笑话,以后,天道宗在郑国获得修炼资源会越来越难。”

柳随清不是危言耸听,他所说的完全可能出现,他也没有料到简若尘和徐林的一个赌局,最后会出现如此后果,宴会上的欢笑,实则暗示着暴风雨的来临。

那些笑呵呵地结丹修士送给简若尘的灵丹,灵石,全都是在等着看天道宗的笑话,简若尘不过是个引子,是个可以将天道宗扯道到台面上来的引子。

洛凡有些傻了。

要是让他打击罪犯,杀人灭个口什么的,自然是不说二话,可这等与整个郑国都有关的宗门大事,就不是他能想到的。

不就是与剑宗筑基弟子的一个小小纷争么,最后怎么会上升到这个层面了?

“暂时,各宗门包括皇城,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简若尘进了这个房间之后,第一次开口。

“我手里的灵石应该能够我进阶到筑基期的。”简若尘跟着说出第二句。

柳随清都不想要质疑了,简若尘说她能够进阶到筑基期,那就能进阶到筑基期了她说的哪件事情没有做到啊。

“多久?”柳随清只问了两个字,实际上他想问,还是一个月提升一级吗?若真是如此,简若尘如果真能成为另一个洛凡,他之前所说的忧虑就少了大半。

简若尘想想道:“可能要有点时间,柳总管,问题其实不在我的修为上,而是在天道宗上,天道宗究竟想要在郑国处在什么位置?”

简若尘习惯xìng地开始分析起来:“宗门被打压既成事实,现在被架起来当做靶子也是事实,我觉得,就算没有我和徐林的矛盾,宗门也还是会被推出来的,柳总管,你不觉得徐林的做法很反常吗?”

私下无人,简若尘自然就可以提出来了。

柳随清道:“整个正厅偏厅,除了侍从,只有徐林离开过,回来之后就变了样子,自然反常。”

“那就是说,就算是有人暗示了徐林什么,也不会是宗门之人,一定是皇宫的人了?”简若尘道。

柳随清盯着她的眼睛,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

“那么,我们就可以将‘我’暂且放下,来考虑下,皇宫为什么要这么急于将天道宗推出来,让本来不起眼、被打压的天道宗受到所有人瞩目呢?”简若尘又道。

柳随清不由随着简若尘的提问思索起来。

“不管是真的要让天道宗重现辉煌,还是为了彻底地打压下去,都有皇城的授意,那么,就回到最先的问题上,天道宗把自己摆在了什么位置?未来想要什么位置?”

柳随清怔了怔,好像不认识简若尘一般,这番话会出自一个练气四层修士之口?

简若尘笑笑,接着意味深长地道:“洛师叔是天道宗的弟子,但首先,他是郑国的修士,太子一再强调洛师叔是郑国的希望,却没有提天道宗是郑国希望。”

196

第131章 可有想法

简若尘的话,已经不是暗示,而是等于直接在说,皇城根本就没有打算扶持起天道宗来,皇城的目的就是洛凡。

得到洛凡,只能将天道宗再狠狠地打压下去,让天道宗无力保护和供养洛凡,最后拱手将洛凡送出来。

“六皇子也在天道宗,太子怎么肯让天道宗起来?”柳随清几乎耳语般说道,他一直这么想,可一直也不想这么想。

“所以,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简若尘认真地道。

这才是简若尘最后的目的?说了这么多,只是在告诉柳随清,今天的事情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柳随清盯着简若尘的眼睛,他现在最想要知道的是简若尘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越来越琢磨不透她了,他在脑海里将所了解的高阶修士都回忆了一遍,不论是陨落还是没有陨落的,没有一个人的行事风格和简若尘一样。

郑国是没有,不代表整个三级文明国家都没有,还有那么多的二级国家,简若尘真的不是哪个寿元将尽的老妖怪夺舍的吗?

可随即他又在心里摇摇头,就算是夺舍,也要夺个资质好的,比如洛凡。

在这些事情上,洛凡chā不上嘴,只能听着,简若尘的分析很是浅显,他一听就明白了,但明白是明白了,对策呢?

下意识对简若尘道:“那之后,宗门要怎么做才好?”脑海里将熟悉的宗门高阶修士都回忆了下,不由叹口气,摇摇头,天道宗可以拿出手的结丹修士真不多,就那么几位,真要谁有个三长两短的,天道宗更受不了。

简若尘诧异道:“这该是宗主和各位师叔祖考虑的。”

洛凡怔下,才恍然,他下意识将简若尘当做了总裁,总裁处理这些事情,不都是信手拈来嘛。

柳随清眼神费解地看着简若尘,只觉得在他感觉分外棘手的事情,在简若尘看来好像不值一提

离开柳随清,洛凡跟着简若尘进了她的房间,布上禁制道:“简大小姐,是我莽撞了,没有考虑到会出现这般后果。”

简若尘伸手请洛凡坐下,不以为然道:“你也都听到看到了,不是我,皇城也会出手的,就我在天道宗的行事,以后想要低调也不大可能,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就卷到其中了。”

洛凡沉默了会问道:“是叶非吗?”

简若尘点点头:“不错,我在天道宗所做的事情,借了叶非的力。”

她沉吟了一会,忽然似笑非笑起来:“洛警官,你可有什么想法?”

简若尘忽然换了称呼,似乎就是一种暗示了,洛凡盯着简若尘的眼睛看了会道:“我就是一个小网警而已,连皇城借机对天道宗的打压都看不出来,还能做些什么?”

简若尘轻笑了一声:“临离开天道宗之前,我在炼器堂要了一个打铁的凡人杂役,把跆拳道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