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1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15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徐林的死,并没有打消宴会中人的兴致,宴会依然在进行,简若尘和莫小言仍然坐在一起,虽然有人也想凑过来和简若尘说上几句,但都被莫小言瞪着眼睛给瞪回去了。

“简师侄,天道宗对你很不好。”莫小言低声肯定说道。

简若尘笑着道:“怎么这么说?”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那个洛师叔就是在坑你的。”莫小言瞪了洛凡的后背一眼。

简若尘有些失笑,她自然知道洛凡不是坑她的,却不好和莫小言解释,只要温言道:“我们都是天道宗的弟子,在那样情况下,怎么也不能看到宗门受辱。”

莫小言点点头,她虽然表面看着天真烂漫,却不是真的不聪明,见简若尘不yù多说,也就不再提了。

忽然就转了话题道:“你不肯跟着我到yào王谷,你五灵根需要的灵丹又那么多,这样吧,我跟你去你宗门吧,我给你炼丹,你快点把修为提到筑基,就可以和我回yào王谷了。”

简若尘真的诧异了,这个莫小言脑回路是怎么长的,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她出门一次,还能把yào王谷谷主的宝贝女儿拐回天道宗了,这,yào王谷的谷主还不得立刻就道天道宗抢人了?

莫小言却觉得自己的提议真是太好了,兴奋得脸上都笑出花来:“就这么说定了,有我在你身边,天道宗还敢对你不好了?看这些人还怎么拿你五灵根说话。”

简若尘有些感动,她不过是和莫小言认真地说几句话,莫小言就如此真心待她,连自己yào王谷谷主女儿的身份都拿出来给她用,一心一意地为她着想,她再要拒绝,就说不出口了。

“等到宴会结束了,我就去坊市逛逛补点灵yào,师侄,你五系灵根以哪一系修炼为主?”莫小言兴奋道。

不等简若尘回答又道:“算了,不管哪一系,我都准备些,皇都给了你五系的筑基丹,我也给你炼制五系灵丹,到时候你想筑基哪一系就筑基哪一系,五系全都筑基了,咱也筑基得起。”

简若尘只能点头道声好,眼神里孕育着感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她实在不习惯有人这么对她好,从十六岁那年开始,她就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从那一天起,她就坚强起来,知道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也不会再有任何人照顾她,而之后,她习惯了照顾他人。

公司的每一个员工都要仰仗着她,更不用说助理、副手,她早就习惯了遇到事情独自处理,下了定论,不论是多么艰险的问题。

到了这个世界,更是如此,她独自在外门,一点一点摸索着与众不同的修炼方法,在众人的嫉妒中平衡着各种关系,忍受着背叛,算计着别人也算计着自己。

而忽然,有个人对她说:不管是哪一系的灵丹我都给你准备着,你想筑基哪一系就筑基哪一系,五系全筑基了,咱也筑基得起。

这心中的滋味,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宴会一直到最后,皇和太子也没有再回来,结束之前,周城主和贾明这些身居皇城要位的结丹修士都到简若尘这里转了转,将简若尘大大赞扬了一番,又赠送了见面礼,都是灵丹,也都声明了,灵丹是练气期修士适合服用的。

以至于到后来,几个宗门的结丹修士也都过来,他们手里少有适合练气修士服用的灵丹,干脆就拿出来灵石,简若尘收礼也是熟练工,自然来者不拒修为高过她两个大层次,真要论资排辈,都是师祖级别的,拒绝也拒绝不了。

同一时刻,太子听着侍从将正厅内一幕一一道来,在听到徐林被一掌打死之后,哼了一声“废物”。

所幸,这个废物在死之前,还做了点有用的事情,他的六皇弟之后,还能那么安稳地躲在天道宗的庇护下了吗?

同一时刻,皇也听着侍从的报告,在听到简若尘对贾明问以“何为道心”和简若尘的回答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可同时,也微微蹙眉,太子还是不放心啊。

同一时刻,叶非和叶水泉也一起听到了正厅内发生的一切,在听到简若尘以退为进的一番话后,两个人都笑起来。

叶非挥手让侍从退下,对叶水泉道:“也就是简若尘才有这个胆量,太子这是挑错人了。”

他二人当然能看出来徐林为何这般冲动,敢在皇城动手脚的,也只有皇和太子了,皇是不会做这种有失身份的事情的。

“这种手段,也只有简大小姐能这般轻描淡写地化解了。”叶水泉笑着道。

这话,就有些奉迎了,叶非自然知晓,不过,他很喜欢听。

22

第130章 总裁的思维

回到皇城的住处之后,柳随清沉着脸,直接将洛凡和简若尘带到自己的房间内,布上了禁制,才森然道:“洛师侄,你老老实实地跟我说,你们两个,究竟有没有串通?”

柳随清的忽然变脸,让洛凡很是意外,他和简若尘与徐林的赌局,柳随清是全都了然的,这么问,可是觉得其中有何疑点?

他飞快地在脑海中回想了一遍,确定不是他们的原因他二人有些事情实在是不用串通的。

就恭谨地回答道:“回师叔的话,当日事发突然,就是想串通也没有机会的。”

柳随清自然也清楚,他这么问,也是为下一句铺垫,默然了会道:“那就是,你们两个有默契了?”

这话就不好回答了,洛凡不由看一眼简若尘,却见简若尘神色淡然,并无惶恐之意,洛凡也是佩服简若尘强大的心理素质。

接着安然道:“师叔,简师侄在宗门行事,我略有耳闻,若是简师侄没有自信,肯定不会答应的,本来也只是想给徐林一个教训。”

柳随清闻言,神色复杂地看了简若尘一眼,简若尘这四个月来所做的事情,足以比大多数修士一生所为精彩复杂了,洛凡如此说,也不无道理。

他叹口气,收起了森严的气息道:“洛师侄,你是天灵根的资质,早晚会成为郑国最瞩目的修士,你该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宗门本来想将你藏匿起来,可是不让你参加问心幻阵,对你修行无益。

所以,从你进入宗门那天起,宗门就没有隐瞒过天下,一是因为宗门地位再下降,还能护得住天灵根的你,而来,因为你不仅是天道宗的希望,也是我们郑国重新回到二级文明国家的希望。

但简若尘就不然了,哪怕她今天得了皇和太子的看中,哪怕宴会所有的结丹修士都给了她见面礼,今天之后,她就会成为整个郑国的众矢之的,天道宗怕是护她不住。”

洛凡神情一正,下意识道:“怎么会?”

柳随清冷笑一声:“怎么不会?从上一位元婴前辈陨落之后,天道宗就一直受到打压,如果没有意外,天道宗低调稳步发展,总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