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1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14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题根本就无法回答的。

大厅内众人的眼光全汇集到她身上,连柳随清也无法为她说话了,莫小言撅着嘴就要站起来,赵春秋严厉地看她一眼,她的嘴角慢慢瘪下来。

洛凡也呆了呆,这样的问题怎么回答,他脑海里一瞬间蹦出了几个答案,可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难道要说简若尘心怀大事久了,这般小事根本不放在眼里?还是身为高位之人和他这种经过特殊训练的,对所谓问心根本就不在意?

柳随清几乎勃然大怒,这哪里是质问,分明就是将罪名强加给简若尘了。

其他人的神情也晦暗不明,心里全都明白,贾明这是要yù加之罪了。

简若尘没有慌张,她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那些记者的提问哪个不刁钻的?

想了想道:“前辈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若非要回答,可以套用徐前辈的话,我五灵根的资质,练气四层的修为,败给三灵根的筑基修士,也不算什么吧。”

“也就是说,赢了,就能坏了徐林的道心?”贾明立刻就接上一句。

简若尘的话,还可以算作合理的分辨,让人挑不出毛病,贾明跟上的这句,可以说居心叵测了,但贾明跟上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都是徐林的话,没有道理只选择有利的一句,摈弃掉对自己无利的后半句。

简若尘轻笑一声:“前辈这是给晚辈下套呢。”

简若尘这么轻笑着轻言细语的一句,贾明的老脸不由微微涨红,他可不是在给简若尘下套么,大家都听得出来,也是心照不宣的,可简若尘偏偏就直说出来。

“简小仙子可不能这么说,我好歹也是前辈,就算是给你这个晚辈下套了,你也该乖乖自己钻进去,怎么能说出来呢。”贾明笑眯眯地道。

柳随清冷汗又要流下来,简若尘的胆子也太大了,敢和结丹修士这么说话。

简若尘眼眸垂了下,抬眼后就道:“晚辈有一事不明,想请问前辈,何为道心?”

贾明怔了下道:“道,代表世间法则。所谓‘道心’就是追求世间法则至理之心。”

这解释,只要是修炼之人全都清楚的。

简若尘跟着问道:“那,何为世间法则?”

贾明又怔了怔,停顿了一会才道:“世间法则,不外乎天地自然法则、人lún之情,寻求道心,也是遵循自然,堪破内心的过程,简小仙子若是要我再细解道心,却也是不能了,因为世间有多少人,就可能有多少道心,每个人修仙问道的目的都不尽相同,道心自然也就不同。”

简若尘点头道:“那就是说,每个人的道心都是他追求世间法则至理之心,是他所理解的自然法则、人lún之情了。”

贾明道:“不错。”

“那问心幻阵的目的,就是让幻阵内修士能够看到自己对自然法则、人lún之情的认识了?”

贾明想想点头道:“是这个道理。”

简若尘就含笑躬身道:“多谢前辈指点。”

贾明楞了下,忽然就明白简若尘的意思了。

“好,好,简小仙子一席话,真让老夫也茅塞顿开,问心问心,就是问的自己的道心,我们修炼数百年了,竟然还没有一个几十岁的娃娃看得明白。”赵春秋忽然道。

周城主也感慨道:“简小仙子如此年轻,就稳定了自己的道心,神识修为,不可限量。”

贾明楞了下后,哈哈大笑:“我一个几百岁的老人家,竟然被几十岁的娃娃摆了一道,简小仙子,你这自信,在我这里是通过了。”

柳随清也老怀甚慰,连他都不知道如何避过的危机,竟然就被简若尘这么轻飘飘的三言两语解决了,简若尘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再一次为天道宗挣了脸面。

“柳道友,这好苗子怎么都到你天道宗内了?”赵春秋又道,心说难怪莫小言愿意与简若尘聊天,这个简若尘很不一般啊,见识胸襟均寻常修士可比,想要赢得莫小言的好感,太容易了。

柳随清心中得意,表面却不显示出来,只向赵春秋笑笑,回头对着丰智鸿道:“丰道友,你现在还有何可说?”

丰智鸿握着徐林领口的手不由松了下,到现在,他是再也无法包庇徐林了。

刚刚简若尘是一句指责的话都没有,但分明是说,徐林的道心就是嫉恨。

简直字字诛心。

万人有万人的道心,在问心幻阵内,每个人的反应都不尽相同,每个人的反应都落在大家的眼里,回想徐林的表现,丰智鸿也不由叹息,他本xìng虽然不全然是嫉恨,但问心幻阵显然将他最心底的嫉恨完全放大了出来。

所以,他才会酒令智昏,犯了大忌。

丰智鸿手一松,将徐林往柳随清身前一送:“剑宗弟子,本该由剑宗发落。”剩下的话,却说不出口了。

徐林被封闭了经脉,也封了声道,竟然一句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他笔直地站着,听着众人对他的评判,满心不服,他心中何尝是嫉恨?他只是觉得不公,不甘。

可他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万般不甘都化作了怒火在眼眸中,他想要瞪着洛凡,想要瞪着简若尘,可只能直勾勾地面对着柳随清。

自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修士的规矩就没有以德报怨的,修士比凡人更讲究因果循环,种下什么因,就得到什么果。

108196

第129章 我跟你去

没有人再同情徐林,连他自己同门弟子都是如此,而水云宗的兰魅儿更是羞愤之极,她竟然是被如此心思的人追求良久,所幸她道心坚定,没有动摇。

柳随清的视线轻飘飘扫过徐林,哼了一声,“这等不义之徒,剑宗也要留下?”

一个宗门,将修士培养到筑基后期,所需要耗费的灵石、精力不知道几许,但没有人为徐林求情,柳随清就是心存不忍,也无法再留下徐林了。

洛凡冷眼看着,心里也没有任何不忍,就算在上个世界,蓄意杀人,也要判死刑的,更不用说蓄意杀人不成,反而诬陷。

简若尘也根本没有将徐林的生死放在眼里她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了,剩下的,自然有人去做。

但她仍然奇怪着,为什么徐林出去了一次,回来就xìng情大变呢?

他想到了,洛凡也想到了,两个人的视线对视到一起,又好像只是无意中对视,接着若无其事地移开。

不管是有什么原因,都不是他们能过问的了,这里是皇宫,在场的还有二十几位结丹修士,难道别人就没有发现疑点?

丰智鸿一掌击去,徐林摇晃了下,口鼻流出血来,委顿在地,他的双眼仍然怒睁着,怕是到死,他也没有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丰智鸿叹息一声,扯过徐林身上的储物袋,弹出一点灵火,刹那,徐林的ròu身就化为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