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爬在墙上的影子渐渐离开,转移到另外一个房间,月光透过半开的窗户落到室内,房间的床上,一个男子安静地毫无防备地平躺着,呼吸均匀发沉,显然已经熟睡,被子盖在腰上一半,一只手搭在被子外。

随着影子的离开,危险的感觉远去了,侧耳倾听,还是没有任何声音,简若尘悄然抬起头,躲在墙角的yīn影里慢慢看向窗户,半开的窗户外露出黑色的天和亮闪闪的星星,接着,一个暗黑的侧脸飘过视野。

毛骨悚然的感觉陡然消失,就如来得那般突然消失的也同样突然,简若尘慢慢地原地站起,再一次将半张脸移出墙壁的yīn影,院子里静谧依然,月光洒落地面还是犹如白霜,如果不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危险,之前的一切恍若没有发生,不曾出现。

“咯吱。”门扇推开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楚,简若尘的眼神落在房门上,房门之外传来洛凡极轻的声音:“简小姐。”

简若尘无声地走上前,在门口轻轻地应了一声,接着将门打开,洛凡站在门口凝视了简若尘一眼,闪身进来的时候已经将室内的一切都打量一遍,看到床上整齐的被褥的时候,怔了下。

他走进窗户,轻轻将支起的窗户合上,室内陡然暗了下来,洛凡低声道:“看到外边的人了?”

他本来不确定简若尘发现了什么,但床铺的未动,简若尘衣衫整齐镇静,显然没有入睡,才如此一问。

“看到侧脸,一晃就消失了,像是村长。”简若尘也低声答道。

黑暗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森森的凉意再次袭上心头,洛凡的声音也冷下来:“他要做什么?你今晚……”黑暗里,洛凡凝视着简若尘,关上的窗扇隔绝了月光,他看不到简若尘的表情,但是听到简若尘的呼吸停顿了下。

“我在尝试《长春功》。”简若尘没有隐瞒。

“引气入体了?”洛凡接着问道。

“不知道,只是忽然感觉到危险,就结束了。”简若尘皱皱眉头,没有反问。

“你再试试。”

简若尘犹豫了下,走回床边盘坐下来,本以为发生了之前的事情很难入静,可在默念着《长春功》开篇口诀一遍之后,轻易就摒除了杂念,感觉到一呼一吸中身体完全放松,随着呼吸,一点点与空气不一样的气息也随着进入到身体内。

引气入体了?简若尘迅速和记忆里李若寒的修炼心得对比了下,确信她做到了引气入体,心内却说不出是喜是忧,她不去考虑心内的感觉,结束了修炼,对洛凡道:“应该是。”

洛凡再黑暗中无声地点点头,轻笑一声:“恭喜了,你修炼,没有被村长看到吧。”直觉里,他认为村长要是看到了他们的修炼,不会轻易离开的。

“没有,你呢?”简若尘这才反问一句。

“我也做到了。”洛凡显然认为简若尘的问题是在引气入体上,回答了之后就沉默下来。

“晚饭的时候,村长就打听了我们的状况,半夜再来查看,该不是因为我们引气入体了,如果我没有猜错,天亮之后,村长该会劝我们尽快离开。”隔了一会,洛凡道。

“他要对我们下手?”简若尘略微惊讶,“图什么?”他们身无长物,又没有背景,连做个人质都没有用,可心底却随着洛凡的话发沉,如果不是有所图,村长为何半夜要来这一趟?

洛凡沉吟了会道:“就是无所图才奇怪。”停了下又道:“你记忆里,有鬼修吗?”

“吞噬刚离体的魂魄强化自身神魂?”简若尘轻声道。

“我们是外乡人,没有人寻找,最重要的是离开村子之后消失,也不会被人知道。”洛凡的声音透着冷意。

“还能避开那位女修的视线。”简若尘跟着加了一句,“他来查看我们,就是最后确定我们是不是修士?”

黑暗中两个人的视线凝聚到一起,心好像被冰冷的寒意再次包围。

第13章 惊吓到了

两个人开始在记忆里查看关于鬼修的知识,接着互相沟通了,张梦遥记忆里关于鬼修的了解要多些。

鬼修是修士的一种,只要不是拿出特别的法器,施发特别的功法,与平常修士并无特别之处,所谓鬼修,都有个共同点就是借助魂魄练功,为了获取足够的魂魄,自然也就只有杀人一途了。

“我们不能马上离开这里。”洛凡只简单思考了片刻就道。

“如果我是村长的话,会创造让我们必须离开这里的条件。”简若尘沉吟着道,“越少有人知道我们越好,我们越早离开就越方便他动手。”

洛凡点点头:“嗯,既然这样,我们就只能反过来杀掉他。”

“杀一个修士?”简若尘反问道。

“为什么不能?”洛凡边说边在记忆里寻找着,“修士的弱点在丹田上,只要破了丹田,或者一刀扎在心脏上就可。”

简若尘古怪地看着洛凡,黑暗影藏了她的眼神。

“怎么了?”洛凡反问。

“没什么,就是没想到。”简若尘淡淡地道。

“我不会坐以待毙,也不会虚伪地在这里谈什么法律,人的身份总是在变化的。”

简若尘懂得洛凡的意思,他在说他现在并不是警察,不会将上一个世界的法律强行用在这个世界上,如此,甚好。

“你不会心存怜悯,认为我的想法丧心病狂吧。”洛凡还是确定了句。

“他看到我的时候,我正抱膝缩在这里。”简若尘指了指之前她缩在那里的墙角,如果真的是关心他们夜半来探望,绝对不会对她这种无助的样子听之任之的。

简若尘没有提及她心内毛骨悚然和那种危险近身、生死悬于一线的感觉,但只要一回想,还身临其境一般。

洛凡笑了,“没有看出来简大小姐还有演戏的天赋。”能执掌世纪大厦十二年,洛凡不认为简若尘是一个胆小怕死的人。

“有计划吗?”简若尘问道。

“暂时没有。”洛凡收起了笑容,沉默了会道,“不早了,先休息吧。”

看着洛凡无声无息地离开房间,简若尘的眉头蹙起,村长是修士在她意料之中,但是个鬼修,对他们图谋不轨,就在意料之外了,刚刚他进入到这个院子还释放了鬼修的威压,就更奇怪了,显然是为了给他们施压,让他们对这个地方恐怖之极的。

只还有半个夜晚不到,简若尘没有再继续引气入体,而是回到床上扯开被子躺下,虽然这一天的经历让她心绪繁杂,但简若尘仍然是强迫自己暂时忘记这些,躺下不久很快就睡着了。

洛凡没有睡,他靠在床头,再一次梳理脑海里的记忆,了解得越多,面色就越是发沉,修士对凡人是压倒xìng的存在,凡人想要杀死一个修士,简直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