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0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09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中的灵气,化解了酒力,酒力沉淀下去,也有醉酒的时候。

修士都是有自控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场合,有些事情似乎是本来就该知道的,更何况剑宗的修士几乎都是男子,修行之路又是以大开大合为主的剑道,讲究悟xìng的,这等饮酒的小事根本就不会与门下弟子耳提面命。

因此,当徐林忽然感觉到腹内鼓胀,需要解手的时候,他实际已经是微醉了。

他还没有知道自己醉了微醉的人若是没有对比,少有知道自己醉酒了只是有些恼火,正厅内的气氛让他坐不下去了,他站起来,立刻就有侍者上前,引导着他从侧面的小门离开。

皇宫的侍者,本来就不是普通之辈,能在这正厅侍奉的,更是伶俐之人,这个侍者也是练气后期了,一直关注着他负责的几个桌面上的事情,徐林醉酒是他预料之内的,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不再给徐林添酒,换上灵果汁了。

徐林一站来,他就知道徐林要做什么,心里甚是鄙夷,侍候过多少场宴会了,不是没有中途离场方便的,可这位,在幻阵里败了,没有得了教训领悟,竟然就这么坏了道心,可惜了进入幻阵的名额。

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地领着徐林到了方便之处。

皇宫内的方便之处,也就是房间里放着几个石桶器物,小解的深点,大解的讲究点,可以坐下,里面还有些轻灰树叶等物,可以让不雅之物直接沉底,遮住味道。

方便之后,自然有负责打扫的侍从将这些东西一把灵火烧了,不过更多时候这些事情都是由方便之人顺手为之,毕竟都是修士,燃一把灵火很简单的,再有,东西毕竟不雅,少有人有那个嗜好,愿意被人看到自己不雅之物的。

侍从引了徐林进去,自己就守在门外,百无聊赖,就看到另有一人,穿着剑宗服饰,脚步微浮,也走过来,侍从警觉地看了眼他的相貌,不自觉就打探了下修为,修为不是他能看得清楚的,显然至少是筑基期的。

面貌很是陌生,也不是正厅坐着的修士,显然是剑宗的一开始就被问心幻阵送出去的弟子了。

心里又是一阵鄙夷,这剑宗的弟子也真上不了台面,到皇宫里参加宴会,都能憋出尿来,还是依着规矩施礼,却不用出声。

那修士连手都不抬,直接就走了进去,侍从才想起里面已经有一人在方便了,可忽然一想,都是他们一个宗门的,自然就不会介意了,便心安理得地呆在外边。

却不知道,在后一个修士进入到房间里的刹那,飞快地将剑宗长袍脱下来,露出里面御兽宗服饰,接着手在面上一拂,剥下了一张面具,脸上立刻就笑呵呵的,带着三分醉意,闯入到更里的一个房间。

这如厕的所在,自然是有阵法的,外边之人不会看到听到里面的任何响动,也没有人会窥视这个场面吧,这后来的御兽宗修士就直接闯了进去,嘴里还小声嘀咕着:

“唉,真没有好命,我若是有个天灵根的师叔,不也能在问心幻阵里坚持到最后,也坐到正厅里了?”

2196

第123章 诱之入罄

徐林刚刚解完绵长的一次手,彻底放空,正是最舒服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声音,本来如厕被人闯进来的不满,立刻就被声音中传来的信息给盖住了。

“你?御兽宗的师兄?”徐林转身问道,连石桶内之物都无暇顾及。

“哎呀,是剑宗的徐师兄啊,失礼,失礼。”那人笑着拱拱手。

徐林也回了一礼,并未多想他方便之处,怎么会有其它宗门弟子进来,瞧着那修士面生,也没有在意,只追问道:“刚刚听师兄说天灵根的师叔?”

那修士有些尴尬道:“多有冒犯了,失言,失言了。”

若是平时,一句失言,又是这样的场合,徐林纵然心有疑惑,也不会追问,可这时的他已经有了醉意了,又听全了这个修士的自言自语,心下全是怀疑,就不肯善罢甘休。

“请师兄见谅,实在是师兄所言让我心存疑惑,那简若尘不过才练气中期,怎么就能在问心幻阵内停留到最后,还大摇大摆地自己走出来。”徐林心急,自己先说出来。

“唉我说徐师兄,我说句不该说的话,你可别往心里去啊,你那个赌局我们都听说了,你本来不该输的。”

但凡输掉了赌局,且心有不甘的人,是最愿意听到这样的话的你本不该输的,都是别人的错。

徐林的脸一红,就听那修士接着说道:“徐师兄是剑宗弟子,剑宗弟子都是正直之士,自然不知道也不屑于那些龌龊的yīn谋诡计了。”

那修士观察了下徐林的表情,接着就道:“听说赌局本来是洛凡提出来的,他哪里来的那个自信,他五灵根的师侄能赢得了剑宗筑基期师叔?那个简若尘也不推脱,分明……呵呵,我听说他二人原本就是一同进入天道宗的。”

停顿了下,好像自言自语道:“要是洛凡坚持到最后不奇怪,可那个五灵根的,要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护身宝器,我就不相信了。”

徐林的脑袋里好像响起了一个惊雷,他忽然想到之前离开宗门的时候,听说过关于问心幻阵的传说。

传说这修仙界有克制心魔的宝器或者法诀,但没有人会在问心幻阵内使用,因为这对进入幻阵的修士来说没有一点好处问心幻阵是能问心,让人心魔出现,但进入问心幻阵是为的什么,就是为了堪破心魔的。

“要说这天道宗也真是狠,不过一个五灵根的弟子牺牲了也无所谓,况且也算不得牺牲,她要再进入幻阵还有机会,徐师兄,败给了一个法器或者心法算不得什么,就是那个洛凡,也太可恨了。”

那修士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到徐林的耳朵里,徐林的心都跟着颤抖了下,洛凡,你竟然设下圈套。

我敬你是难得的修炼天才,是我郑国未来的希望,所以处处忍让,可你竟然伙同你五灵根的师侄一起欺骗我,毁了我的道心。

徐林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怎么离开这里的,他满脑子里就是洛凡毁我道心的想法。

那个修士瞧着徐林怒睁着双眼离开,微笑了下,重新戴上了面具,换上了衣袍,却根本没有方便,跟在其后离开。

门口果然已经没有了守卫的人,那修士警觉地看看周围,向宴会方向走去,但才走了不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就转向另外一条路。

徐林回到了正厅坐下,看着简若尘已然和莫小言低言细语轻笑,洛凡的身边也围了数位筑基修士,他自己的小几门前冷落,再看着丰智鸿也与其他结丹修士有说有笑,整个正厅,只有他一个人被冷落了。

原本,他也该是说笑众人中的一个,可是现在,他连兰魅儿身边都不敢上前,他自己败了,满身羞耻,还连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