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0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02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后,我问过了专门负责观察她的内侍。”

叶真停顿了下,好像也很是费解,“内侍说了,吐过血之后,她就一直淡漠地睁着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可既不是解脱,也不是要改变,好像看着的不是在经历心魔反噬,就是看着幻阵。”

叶真不由摇摇头:“她就那么坐着,事不关己,但也不是完全的不关己,就是我只岿然不动,你能奈何我几分的样子。后来,我们都看到了。”

“你以为,她在幻阵中得到感悟没有?”郑皇点点头再道。

“我以为……她堪破了幻阵。”叶真脱口而出,随即觉得不大可能,补充道:“但她只是练气中期修士,怎么可能?除非她意志坚韧到可以不受任何外界影响、左右。”

叶真不相信简若尘会是这样的人,他详细了解简若尘,除了因为她在幻阵的表现,就是因为叶非,潜意识里,他从来没有放松对叶非的警惕,可越是了解,对简若尘这个人就越是觉得看不透,不了解。

“这个人,与你六皇弟走得近便些,我看她端庄大气,也有些头脑,难得的是也没有任何背景,就留给你六皇弟吧。”郑皇忽然缓缓道。

叶真心内一惊,父皇这是要给叶非定下了亲事了?定下一个五灵根,没有任何外家背景的修士?

平心而论,哪怕叶非被赶出皇城了,还是六皇子,以他的身份,不难找到一个有势力的外家,父皇如此说,就是在给他一颗定心丸了,以保证他太子之位,成为未来的郑皇。

父皇对叶非,还真是……宠爱,可叶非,会接受毫无背景,也不能借上宗门之势的一个五灵根女修吗?

他还是谦恭地道:“是。”可接着又道:“可这样,是不是太委屈皇弟了。”

郑皇笑笑,笑容里有些落寞:“做一个修士,不问世事,一心修道,不也是很好么,就像你二皇弟、五皇弟那样。”

他在心里接着道:若真进阶到元婴期,就是给他们个皇位也不会要的。

可同时他也疑惑着,他这几个儿子若真是进阶到元婴期,会不会动手将皇位从叶真的手里抢过来呢?

可很快就释然了,他这位大皇子,还有几年就会结丹了,说不定最先进阶元婴的,就是他呢。

第115章 旧事重提

所有来参加问心幻阵的修士都得到了来自皇宫的邀请,简若尘随着柳随清走进皇宫的时候,也不由被皇宫的建筑的辉煌大气所吸引。

上个世界,她见过故宫的木质建筑,只凭借几个粗壮的柱子支撑了整个穹顶,也见过西方经历了几个王朝jiāo替仍在辉煌的石质建筑,更见过现代科技力量下的建筑,不论地面上的还是地面下的,但无论如何,她见到的,都有着历史的局限,而那些流传了几个世纪的古董,也是藏在防弹玻璃柜子的后面。

唯有这里,她是作为客人,而不是局外者进入的,铺着名贵妖兽皮毛的座椅就是寻常之物,镶嵌着宝石的雕花玉杯也随意摆在茶几上,仆役谦恭而不乏高贵地穿梭在修仙者之间,而这些作为侍者的仆役,也是修仙者,有些修为,竟然超过这里大多数做客的修士。

名贵妖兽皮毛、镶嵌着宝石的玉杯,对修士来说全是身外之物,不过是彰显了富贵,但将修士当做侍者,还有好几位是筑基修士,就是权力使然了。

正厅的最前方,空着几个座椅,然后各宗门的结丹修士坐在大厅的下手两侧,还有些身着各种服装的高阶修士,想来就是皇城的官员了,然后是他们这些最后从问心幻阵离开的修士,简若尘一个练气中期修士坐在数位筑基修士下手,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大厅的最下手,就是早些离开幻阵,可一直在幻阵之外感悟的十几人,然后就是正厅之外的又一座大厅,混坐着其余的修士,还有些同样有些身份的修士。

简若尘安然而坐,其他人看着简若尘的视线就不安然了,几乎所有人都正大光明地向她扫视了一眼又一眼,每一眼都带有不同的探究。

简若尘知道,她在天道宗内所做的一切大概都曝光了。

问心幻阵关闭了都三天了,三天的时间,足够这些掌握着郑国命脉的修士们,了解在场的每一个人,当然,她会是被了解的重中之重。

可那又如何呢,在所有人眼里,她大概都是是依仗着叶非,耍了点小聪明,赚了笔灵石,然后换得了灵丹,一举将修为拱上来的,还有就是幻阵内她的不寻常的表现,这也没有什么,一千个人在问心幻阵内,就有一千个不同的表现。

她只垂眸捧着灵茶,一双耳朵却竖起来,听着大厅内结丹期修士之间的互相吹捧、试探。

“柳道友,你们天道宗可是人才济济,不但出位天灵根的筑基修士,还有一个打破问心幻阵惯例的,不是被问心幻阵送出来,而是自己走出来的弟子,要不是你这位弟子大家都看到,真以为是没有修为的凡人呢,哈哈,哈哈。”

说话的人简若尘隐约听说过,另外的人称呼他是周道友,也有称呼周城主的,大约不是皇城的城主,也是某一座大城的城主。

“周城主说笑了啊,问心幻阵开启不易,哪里会有凡人能进去?”柳随清避重就轻,根本不提简若尘三个字。

他不提,不等于别人也不提,另一个人chā话道:“周城主,你还不知道天道宗简小仙子的厉害吧。”

那周城主奇道:“厉害?还有什么厉害是我不知道的?陈长老,快说说。”

简若尘感觉到又有数道视线望过来,她只当做不知,等待无聊,就运用神识感觉起周围的灵气来,经过几天的练习,她已经能掌控进入到身体内的三成灵气的走向,此时就一心二用。

说话之人见到简若尘一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也是好奇,声音就微微提高了,整个大厅内众人全都可听得见。

“简小仙子在景山城的时候,就与剑宗的筑基弟子定下赌局,赌局内容就是在问心幻阵内停留的时间长短。”那位陈长老得意洋洋地说了一句。

“还有这事,怪不得简小仙子最后会在幻阵内走一圈,感情是在查看那筑基弟子还在不在幻阵内。”就有人吃惊道。

“就是就是,我们这几日还猜测呢,简小仙子此举是何用意,原来是这样啊,哈哈,有趣,有趣。”前方传来众人的哄笑声,目光更是集中地望过来,只不过这次大多数目光都带着善意和笑意。

“咦,简小仙子是与剑宗的哪位高徒定下赌局的啊?”注视过来的视线就纷乱起来,在剑宗弟子所在处寻找着,也有人就道:“丰道友,这个赌局你清楚不?”

还有人问道:“柳道友,你一定清楚吧,快给我们讲讲。”

更有人打断他们的对话:“当事的简小仙子就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