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害修仙界_第10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祸害修仙界_第101章

小说:祸害修仙界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5 16:28:12

导的原因,不止一个人公开说过,叶非的举止越发沉稳得像他这个父皇。

叶浩然只花了三天的时间就下了决心,决不能出现皇位之争,不论是作为修士还是作为皇子,都有各自前途,当然,私心里他也明白,既做了皇又成为一方大能,才是最佳搭配。

而大皇子叶真,已经初步具备了。

叶非十二岁的时候,大皇子叶真一百零二岁,筑基后期修为,想要捏死叶非就如捏死一个蝼蚁般容易,且身为太子数十年,早已经有了自己的羽翼,而十二岁的叶非,除了能带来灾祸的聪慧和他的宠爱,什么也没有。

于是,他果断地将叶非送到了天道宗,众所周知,天道宗在倾尽全宗之力培养的元婴修士陨落在二级文明世界之后,元气大伤,这个举动,也是在向大皇子叶真表明,他的太子之位是牢固的。

而叶非在脱离了他的教导之后,果然就不再成为太子的威胁,大约是年龄小身边又没有引导之人,且天道宗自顾不暇,没有几年,叶非的修为是提升到了练气后期,但人也越发胡闹起来,在天道宗开设了赌局,不务正业,而三年时间,竟然也没有进阶到筑基期。

这次相见,是叶非离开皇城后第一次相见,果然没有了从前沉稳的样子,眉眼出落的虽然越发像自己,但行为举止完全是纨绔子弟的样子,并且竟然将赌局开设到了问心幻阵之外。

念在他年幼离家,无人教导的份上,叶浩然不忍责备,甚至还捧场地购买了赌注,他也知道,叶非如今是真正安全了无人拥戴,又没有修为,叶真自然安心。

可他的心终究不安,他知道他道心不稳。

叹息一声,叶浩然揉揉眉头,从坐在这个位置之后,他的道心就已经不稳了。

思虑就随着叶非转移到天道宗上,天道宗有可能重现昔日的辉煌吗?洛凡这个天灵根修士,在进阶元婴之后,还肯留在天道宗内吗?

一切都是未知,而他已经没有很多的时间等待了。

他的寿元已经过了四百,除非进阶元婴,再得到五百年的寿元,不然百年之内,他必然陨落。

而他若是强行凝婴,十有八九是会失败的,这百年寿元就也没有了,并且,凝婴的准备时间,也要二三十年,这二三十年内,他只能将政务jiāo给太子,自行闭关。

所以,他在百年寿元和破釜沉舟之间犹豫着,也许再过五十年他会下决心,但现在,他真心舍不得百年寿元。

宴会已经安排好了,他就要接见各宗门在问心幻阵中有所感悟的弟子,其他人的赏赐都决定了,唯有天道宗的简若尘又是天道宗。

叶浩然再皱皱眉头,天道宗、洛凡、简若尘……他的六皇子,细想起来,只问心幻阵发生的一幕,就透着许多的疑惑。

叶非何以对简若尘的胜出志在必得?他若是看不出这赌局设立的心思,真是白做了郑国的皇了。

第114章 父慈子孝

“父皇。”太子叶真无声地走了进来。

近年来,他越来越参与了对郑国的管理,权力的增加,让他的yù|望也不断膨胀,他比叶浩然更加期望郑国能进阶到二级文明国家,更希望这一辉煌时刻是在他的手上实现的。

这就需要大量的修炼资源,而得到修炼资源,也需要大量的灵石。想要得到大量灵石,就要掌控更多的修士。

皇城掌控着郑国境内政治、经济,所有的凡人、修炼世家、散修都直接或者间接受到皇城的控制,唯有宗门,名义上是皇城所有,但经济和对门下弟子的管理全都是独立的。

而郑国境内大大小小的宗门中,门下修仙弟子的数量占整个郑国的七成,而每个宗门的宗主,同时也兼任着一方土地的管理,这就造成了国家管理上的混乱。

许多该上jiāo给皇城的修炼资源会被各宗门截取,中饱私囊。

他不止一次和郑皇商议,要收回宗门的权力,让宗门彻底成为替皇城培养修士,向皇城输送修士的场所,但每一次,郑皇都沉默地摇头。

他知道,没有宗门肯放弃门下弟子的,但他也不会放弃这个想法,收回宗门的权力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他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

这一次问心幻阵,他就打算从各宗门挑选出值得培养的修士,最先要下手的是水云宗和天道宗。

水云宗多女修,且水云宗的女弟子是不外嫁的,但不外嫁,却可以招来入赘的修士,也就可以说,只要掌控了水云宗,就可以掌控多一倍的修士,还不包括那些求而不得的修士。

而天道宗正在末路,却出了一个天灵根的洛凡,未来,洛凡一定会进阶到元婴期的,甚至还会有更高的成就,他相信天道宗也舍不得洛凡离开的,即便不会许以他宗主,也是长老。

所以,他要抢先抓住洛凡,将洛凡留在郑国,留在皇城,那么,掌控了洛凡,就等于掌控了天道宗。

只要完成这两个目标,就可以对其它宗门徐徐图之了。

这个心思他并没有表现在郑皇面前,面对父皇,他仍旧恭谨。

“父皇,宴会就要开始了,大家都已经到了。”叶真微笑着站在郑皇的下手。

“不急。”叶浩然看着自己的大皇子,摆摆手,指着一旁的椅子道:“你对天道宗的简若尘,有什么看法。”

叶真颇为意外,坐下来后道:“五灵根,从引气入体到练气一层就用了将尽三年,其后提升修为的速度突飞猛进,每进阶一层都只有一个月,但据我了解,她所有的进阶都靠的是灵丹。”

这些郑皇自然也了解这些,点点头。

叶真就接着道:“不过这位简小姐却有个好的头脑,在天道宗和六皇弟走得也很近,应该是和六皇弟合作,从宗门赚了大笔灵石,不然,也撑不起这么服食灵丹提升修为的。”

郑皇再点点头,皇城在各个宗门都有自己的人,宗门内部的机密打听不到,但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会传到皇城,他也相信简若尘没有那个本事,独立就做成了那么大笔的生意,若是与叶非合作,就有可能了。

而传回来的消息中,简若尘与叶非是走得很密切,尤其是进阶练气中期,还是在叶非的朱雀堂完成的,他更有理由相信简若尘所做的一切都是叶非的授意。

“你对简若尘在问心幻阵的表现如何看待?”郑皇继续问道。

叶真想了想,才实事求是地道:“这几天我翻阅了所有关于问心幻阵的典籍,还有经历了问心幻阵修士的一些感悟,我也曾在幻阵内有所感悟的,但,简若尘的举动,实在是看不明白。

她最初显然是受到幻阵影响了,站起来吐了一口血,更是说明她内心深处有放不下、无可释怀之事,问心幻阵已经成功地拷问了她的内心,可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