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_第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_第6章

小说: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09 10:51:08

还上,难道我不该充公了他的别墅吗?”

白慕雅脸一僵:“你胡说,墨晟虽然从来就不chā手公司的事情,试问他如何挪用得了公款?”

“谁说他不chā手公司的事情,这些不清不楚的帐单上,签的可是他的名字!”秦墨枫说着,甩出了一沓厚厚的帐目,上面每一张果然都写了秦墨晟的名字。

不!不可能!这绝对是诬陷!

虽然那字迹看起来像他的,但现在能模仿他人签字的人随手一抓一大把。可怜他现在人都死了,还要被秦墨枫挖出来利用。

好狠dú!

白慕雅不得不怀疑这人的心到底是不是黑的,不管怎么说,秦墨晟也是他的哥哥!

“还有半个小时,这里就要封锁了,从今以后,你再也不可以踏入半步。所以,请你在这时间内把属于你个人的私人用品收拾好。”

他做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逼自己回到他身边被他禁锢而已。

深知跟秦墨枫斗无疑就是拿鸡蛋去碰石头,白慕雅不得不缓下语气道:“除了要我回绿萝湾外,要什么条件你才可以不查封这里?”

“这房子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

“没错!”

秦墨枫眉宇之间的火苗隐隐跳动了两下,最后道:“抱歉,我对什么条件都不感兴趣,就是喜欢查封它。”

“你……”白慕雅嘴巴张了半天,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秦墨枫不再看她一眼,落落大方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走到白慕雅曾经睡过的房间,细细打量。

忽然,他指着那张粉红色的大床道:“这里就是你把秦墨晟榨得精尽人亡的地方?”

正文 第十二章 查得只剩一件内衣

白慕雅双眼一瞪:“他出事的时候我明明就在医院!”

“可谁人不知道你是在前一天晚上把他榨得太干了,所以他才酿成惨祸!”

“当时我挺着个大肚子!”

“所以完事之后,你宫缩过度,孩子便在预产期之前生出了。”

这下,白慕雅无语了,嘴巴张了半天,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没错!秦墨晟的确是车子失控落入江中而死的,遗体打捞起来的时候,法医鉴定他身故之前二十四小时内有过xìng生活。

因此,一时之间流言四起,众人都说,那是因为白慕雅前一天晚上把他榨得太干,以致他第二天开车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才酿成了惨剧。

精尽人亡,这帽子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罩在了她头上。

见她不语,秦墨枫眼底带着浓烈的鄙视:“看不出来你床上功夫这么厉害,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跟条死鱼一样。”

“够了!秦墨枫,你要查封就查封,怎么问起这些与公司无关的话题来了?”

说完,她终于忍不住走进房间,拉出箱子,开始收拾行礼。

这屋子,凭自己一己之力是没有办法保得住了。反正就算充公,也暂时属于秦氏的,只要银行没拿去拍卖,自己还有时间想办法把他赎回来。

看她打开衣柜,里面却没有一件男人的衣服,秦墨枫忽然惊讶道:“秦墨晟没跟你睡在一起吗?为什么他的衣服不在这里。”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

“他睡的是隔壁房吗?”

“这也不关你的事!”

既然她不想搭理自己,秦墨枫也没有继续呆下去。转身走到了隔壁房间,拉开衣柜一看,果然全是男人的衣服。

忽然间,秦墨枫嘴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

……

十几分钟后,白慕雅提着箱子走了出来。

“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现在可以离开了吧!”

“站住!”秦墨枫对旁边的人招了招手道:“张警官,麻烦你把帮将她的箱子打开,我需要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

“检查?你是怕我偷东西吗?”白慕雅感觉自己早已忍耐到了极点,如果不是极力克制,早就一只鞋子砸过去了。

“没错!秦墨晟挪用公款,属于他的东西都不能带走,所以,我有权利检查。”

旁边的警官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马上强行把白慕雅手中的箱子抢了过来,迅速打开。

白慕雅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秦墨枫走上前去,拿起最上面的羽绒服道:“这件衣服是去年冬天,秦墨晟带你去北方的时候突遇大雪时给你买的,张警官,充公!”

“你……”

“这本书是你怀孕的时候,秦墨晟怕你无聊时买的,张警官,充公!”

“这条围巾,虽然是你自己买的,但却是花秦墨晟的钱买的,张警官,充公!”

……

奇怪!他怎么知道这事?难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他监视着吗?

这也充公,那也充公,充到最后,只剩一件内衣了。

正文 第十三章 项链是我女朋友的 为什么在你那

不等他开口,白慕雅恼怒地一把抓起内衣就狠儿地砸在秦墨枫跟前:“这件也是花墨晟的钱买的,拿去吧!!”

这尴尬的一幕,旁边的警官,先是一阵愕然,接着识相地走到了别处去。

秦墨枫面无表情:“不用了,这种东西就算充公了,到时也拍卖不出去!”

拍卖?他想把这些东西拿去拍卖?穷疯了吗?

无视她的愤怒,秦墨枫拉开箱子的内隔,竟然从里面拿出了一条卡地亚!

看到这条项链,白慕雅脸色马上僵了。

“这是什么?”秦墨枫不慌不忙地道。

白慕雅紧抿了一下嘴唇:“这不是墨晟给我买的,也不是我拿他的钱买的。”

“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因为这明明就是三年前他亲手设计出来的,然后专程跑去法国找著名大师丹尼尔打造回来送自己的生日礼物,如今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但你能说出它是怎么来的吗?如果说不出来,那就只能当作是这屋子的东西,一样拿去充公。”

这个时候总不能说是他给的吧!连他都“记不清”曾经送过项链给自己,又怎么可能会承认这件事情?搞不好又多一条勾引男人的罪名。

这人分明就是想自己出丑!

白慕雅把牙一咬,转过脸道:“这是我捡的!”

“捡的?在哪里捡的!”

“在……在地上捡的!”

“哪里的地上捡的!”秦墨枫追穷不舍,似乎打算要来个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我忘了!”

“忘了?”秦墨枫眉头一下紧皱了起来。

“没错!就是忘了,你爱信就信,不信拉倒!”

秦墨枫两眼注视着项链,忽得一声冷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条项链,是我送给我前女友的生日礼物,由本人亲自设计,并jiāo由法国著名大师丹尼尔亲手打造,在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因此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