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_第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_第22章

小说: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09 10:51:08

见肺部感染已经越来越厉害,还请你尽快到医院来一趟!”

什么?

韩香雪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就倒在了地上。这是老天跟自己开的玩笑吗?爸爸才刚刚被抓走,他是不是也要把自己的女儿也带走?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来不及多想,她收起了所有的思绪,然后疯了似得向医院冲去。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自食其果

医院里,莹莹还在恒温箱里呆着,身上到处chā满了管子。

由于早产加上肺部问题,如今她已呆了整整一个多月了,还是无法离开恒温箱。

“莹莹!我可怜的孩子!”韩香雪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然后不顾医生的劝告,执意把她抱在了怀里。

原来她是那么得轻,原来她是那么得瘦,瘦小得让人恨不得从自己身上割块ròu来给她贴上去。

此时此刻,她是多么得后悔当初为了一时之气,竟然拿她的生命来斗气,如今,气自己斗输了,孩子也因此而被拖累。

老天爷一定是因为想惩罚自己,所以才给了现在这个局面吧。

“医生,她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的脸色凝重得让人无法呼吸:“我们已经给她注shè了点滴,目前必须要尽快把坏死的肺叶取出来,不然的话,里面的细菌扩散,会危到另一片肺叶,到时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的救得她了。”

冷冷的微风从窗户吹了进来,韩香雪的拳头不由自主地紧握了一下:“那摘掉一片肺叶,对她以后的成长有多大的影响?”

“这个我们没有办法保证,但令媛年纪这么小,手术风险要比常人高得多,所以先别考虑后续问题,我们现在该想的,是成功率有多少?”

韩香雪绝望地把头抬了起来:“这么说来,她有可能会死?”

“任何一项移植手术都有面临死亡的危险,更何况她还是个早产儿!”

是啊!早产儿!而且还是个一生出来就半死不活的早产儿,如今突然说要来个大型手术……

最后,韩香雪强撑起精神道:“如果实施手术的话,成功率大概有多少?”

医生犹豫了一下,最后给出了个答案:“不到三成!”

不到三成?这么说来,很有可能手术实施之后,自己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可怜出生到现在,自己都没来得及好好爱她,甚至看她一眼的次数都是不多的。

想了一下,她又道:“那如果不实施手术呢?她有活多久?”

“可能两个月吧,甚至更短!”

泪水不由自主地从脸上滑落下来,韩香雪轻抚着孩子的脸,虽然自己并不爱她的爸爸,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ròu。

如今,自己又怎么忍心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让她平平安安地活过来了吗?”

“抱歉,真的没有!”

接下来医生还说了很多东西,但韩香雪已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脑海里不停地回dàng着医生刚才说的话。

最后医生走了出去,留她一个人在那里陪伴着孩子。

孩子此时睡得很安静,稚气的小脸写满了可爱,但依然无法掩饰她脸上的苍白。

轻抚着孩子的脸蛋,她不由自主地潸然泪下起来:“老天爷,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妈妈早逝,爸爸也被关进监狱了,难道连刚出生的女儿也要离开我吗?”

病房里回答她的,只有仪器的嘟嘟声,显得格外悲凉与绝望。

韩香雪抱着孩子,不停地哭诉着,她知道孩子听不明白自己说什么,但除了她之外,自己还能跟谁分担这些痛苦呢?

最后,她忽然一脸严肃地道:“不,我不能让爸爸坐牢,也不能让你离开我!我一定要你们好好地活在我的身边。”

说到这里,她突然把牙一咬,然后放下孩子,匆匆走出了医院。

如今能救爸爸的人,也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秦墨枫。

虽说两家的关系如今已恩断义绝,但如果自己跪下来求他,那么他会不会看在昔日的情份上,饶了爸爸呢?

只要爸爸没事了,那么他一定有办法救得了莹莹!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火速赶到秦氏,韩香雪不顾秘书的阻拦,直接就闯入了秦墨枫的办公室。

“韩小姐,你不能进去的,秦总现在在会客……”

砰!

话还没说完,便重重地把门推开了,沙发上果真坐着一位外国男子,看样子秘书并没有说谎。

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秦墨枫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香雪,你来这里干什么?”

韩香雪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二话不说,突然“噗通”一声,便跪在了他的前面:“墨枫,求求你,放过我爸爸吧,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你要报复我爸爸,那么就让我来代替他坐牢吧!”

秦墨枫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当着自己和顾客的面跪在面前,以前她的高傲呢?她的尊严呢?如今竟然折下那高傲的头颅,卑微地跪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他不动声色地道:“我想你应该误会了,抓走你爸爸的人是检查官居,而你爸爸被抓,是因为他确实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这一切都与我毫无关系。”

毫无关系?

听到这几个字,韩香雪差点就瘫坐在地上,他这样说,是因为想要见死不救吗?

不!他又怎么可能是见死不救?爸爸被抓,这件事情一定有人在背后cāo纵,而他,就是幕后的主谋。

无视她惨白的脸色,秦墨枫微笑着转身对旁边的男子道:“扎菲特先生,很抱歉今天 的合作项目我们只能暂时谈到这里。改天我再约你出来吧。”

“好的好的!那我们合作愉快!”扎菲特微微一笑,站起身子看了韩香雪一眼后,便与秘书一同走出了办公室。

室内瞬间变得安静起来,秦墨枫不冷不热地道:“你走吧,我是不会帮你的。”

韩香雪定定地抬起头来,强忍着怒意道:“不管怎么说, 我爸爸曾经也帮过你,如今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帮过我?”秦墨枫忽得一声冷笑,笑声夹着鄙夷和愤怒:“你当真觉得他是真心帮我?”

什么意思?韩香雪愕然地抬起头来看着他。

秦墨枫接着说下去道:“当初若非他拿秦氏的机密处处威胁打压,我爸爸又怎么可能会含恨而死?这些年来,我忍辱负重,对韩威龙担出的要求都是有求必应,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把他扳倒,来祭我爸爸在天之灵!”

哐当!

韩香雪内心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摔了下来似的,震惊得无法呼吸。咬咬牙齿,她不敢致信地道:“这么说来,你是很早就已经预谋着要怎么害我爸爸了?”

秦墨枫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