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_第1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_第19章

小说:你把爱情给了谁(秦墨枫白慕雅)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09 10:51:08

一眼,片刻后才道:“我清楚地记得当初查封墨晟别墅的时候,他们两个是分房睡的。”

乔安莲紧咬了一下牙齿:“那又怎么样?这并不代表他们两个没发生过关系。”

秦墨枫淡笑:“如果他们真在一起的话,那为何不公开身份,而是至今都仍保持一个迷。既然外面的人都认为他们是一对了,因此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需要隐瞒下去。”

是啊!这的确说不过去。

这下,乔安莲哑言了。

秦墨枫接着又道:“还有,我在秦墨晟的房间里发现了很多这个男人的相片,还有他们两个的亲密照片。最重要的,是他的日记了记录了他跟这名男子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在来这里之前,我已派人找到了这名男子,他亲口承认自己就是秦墨晟的爱人。”

乔安莲身子一个踉跄,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想来个垂死挣扎:“如果真是这样,那白慕雅为什么不早点把真相说出来,而是白白蒙冤那么久?”

“因为我答应过秦墨晟,若非情非得矣的情况下,一定要替他保守这个秘密,否则,一旦他同xìng恋的身份揭穿,那是人便会追根到底查出跟他在一起的男子到底是谁,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保护好心爱之人,让他一辈子不受到干扰。”

所有的解释都合情合理,乔安莲就算再怎么挑刺,也不可能从鸡蛋里面挑出骨头。

最后她道:“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原谅你今天所做的一切。”

“妈妈,秦氏的危机其实我早就已经解除了,我们如今没必要再受韩威龙的威胁,继续任由他摆布。”

“什么?解除了?”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劫走

“没错,我已在欧洲找到了最大的融资者,有了他,韩威龙这个老狐狸我们根本就不需要顾忌。”

听了这话,乔安莲不知道是开心好还是难过:“这么说来,你是非要接受这个女人不可了。”

秦墨枫和白慕雅对望一眼,最后他道:“当初若非你从中作梗,我们又怎么可能会分开,如今误会已解,小杰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所以,我绝对不会让她离开我的。”

“你……”乔安莲气得急呼大气起:“好,既然这样,我无话可说,但希望你不会后悔。”说完,她转过身子,扬长而去了。

空气瞬间变得安静起来,看着秦墨枫,白慕雅泪光闪闪道:“谢谢你,墨枫。”

“傻瓜,明明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

说完,他把白慕雅搂入怀里,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但白慕雅内心却掀起一阵波澜。

这个吻,自己等了多久啊,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没想到上天可怜,让自己再次拥有他的爱情。

……

秦氏的危机虽然说构不成致命的伤害,但也能使人忙得焦头烂额。

这段时间,秦墨枫几乎每天都在加班加点,他知道这一切都是韩威龙在背后cāo纵,这一次,他收买人心,煽动股东,并制造一波又一波的问题出现,那架势,似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今天是白慕雅出院的日子,他难得提早下班,特意出来接白慕雅。没想到刚一进病房,便看到里面空空如也。

咦?人呢?

他愕然地看了一眼刚才经过的护士:“护士小姐,慕雅呢?她去哪了?”

“白小姐?她今天已经出去了啊!不是你按排助理把她接出院的吗?”

秦墨枫脑袋嗡得一声作响,自己什么时候安排助理接她出院了?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了心头。

护士忙道:“没错,当时是一个自称小罗的人前去办理出院手续的,他说是您安排过来的,我们也就不敢多问了。”

小罗?他现在不正站在自己身后吗?很明显一定是有人冒用了他的身边。

岂有此理!竟然有人敢在自己眼皮底下把人带走了,对方的胆子不小啊。

最后他道:“立刻通知所有的人,必须尽快查出白慕雅的下落。”

“是”小罗应声,转身匆匆走了出去。

……

白慕雅此时已经被人绑上了一架快艇上,两眼瞪大,她定定地看着前方,那里竟然是个孤岛。

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彪形男子,她不安地道:“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右边那个戴墨镜的男子道:“白小姐不必过问,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白慕雅不安地深吸了一口气,知道就算自己问再多,对方也不可能会理自己,最后只好乖乖闭嘴,不再作声了。

快艇一摇一晃,最后在海岛旁边停了下来,这时,男子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把她丢下去。”

“啊!”白慕雅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两个男子从快艇上协持下来,然后重重地甩在了地上。

正文 第四十章 丢去海岛上

坚硬的石头磕得她一阵生疼,好不容易转起身子,便看到那两个男子已转身回到快艇上,开始离去。

“喂!”她急了,忙想冲回去:“你们这是干什?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吗?”

“没错!我们就是要把你丢在这里。希望你好自为之,开船!”话音刚落,快艇已飞速调转头来,风一般得离去了。

“站住,不要走!你们不可以丢我在这里的,这是蓄意谋杀……”白慕雅急急忙忙冲进水里就想抓住那只快艇,然后,后面喷出来的水花溅得她全身湿透,最后消失在眼前。

冰冷得海水刺得她骨头都要麻痹,可现在并不是伤心难过的时候,必须得想办法自救才可以。

回到陆地上,她掏了掏口袋想找手机,但那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掏出来。

当然了,绑匪又怎么可能会那么傻给她留下通讯设备,可对方如果真的想要自己死,为何不直接把自己丢入海里喂鲨鱼,由此可见,她一定是不想自己死得太过容易,而是要自己生不如死。

至于这个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现在已经开始慢慢地暗了下来,必须趁天黑之前找到可以回去的东西或者可以夜晚栖息的地方,不然的话不敢保证树林里会不会有dú蛇猛兽。

沿着岛边,她走了好长一段路,本想找些木头拼成竹筏的,可到头来只找到了几根干枯的树枝外,什么都没有了。

又累又饿,最后她不得不想办法先找东西吃再说。小,番~茄?书,院


外面是海,虽然有很多的鱼,但以自己的本事是不可能把鱼捉得上来的。最后,她只好朝树林里面寻找野果。

越往里面走,光线就越暗,白慕雅找了好久,却什么能吃的果实都没有见到。

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斑勃地照了下来。她这才意思天已经完全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