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血神皇_第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霸血神皇_第5章

小说:霸血神皇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19:38:09

请稍等。”马厩一名马仆前往禀报。
等待之时,之前见过一面的胖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这不是睿大天才吗?来马厩不会想要逃跑吧?”胖子yīn阳怪气的说道。
“我们有仇?”张睿问道,胖子明显一怔,明显没有想到张睿会这么问,气氛有些尴尬。
此刻,马厩外迎面走来三人。为首者正是大长老,他的一侧跟着的正是对张睿心怀不轨的张陵,另一侧跟着一名老仆,佝偻着身影。
“睿儿,你这是要出远门吗?”大长老笑眯眯的说道。
“在屋内呆了太久,我想出去走走。”张睿说道。
“二弟,我早说过了,你应该多出来走走,多呼吸呼吸天地灵气,对你的病情有好处。”nǎi油小生模样的张陵虽然在笑,却显得格外虚伪。
“出去走走也好,你的身体虚弱,没有人照料怎么可以。”大长老说到这里转头对老仆说道。
“阿福,待会去库房领些银两,睿儿去哪都可以,你必须形影不离,好好照顾。”形影不离四个字,大长老说得格外重。
“遵命,老奴定不辱命。”阿福慎重的说道。
张睿静静的看着这些人的表演一语不发,看着老仆微微皱眉。
“阿福?气息很熟悉,看来当初监视我的人就是他。”张睿暗道,张陵乃大长老之子,喂dú之事他也定然脱不了干系。
“睿儿,事情已经安排妥当,我们就先走了。”大长老笑眯眯的说道。
“侄儿身体抱恙,恕不远送。”张睿装作虚弱客套道。
一番客套,张睿离去,张陵对着胖子说道:“张才,刚才看你和张睿似乎有矛盾?”
“只是口头矛盾。”胖子张才说道。
“没必要和一个死人争执。”张陵冷漠的说道。
“我知道,陵哥,你说这张睿服食了大量灭灵草为何还生龙活虎,有力气出去?”张才话音未落,张陵连忙捂住他的嘴。
“张才,隔墙有耳,小心点。”
“好了,我们走吧,陵儿。”大长老对着胖子说道。
“张才,此事你知即可切莫张扬懂吗?”
“我懂。”
张睿乘坐的马车略显奢华,他端坐在车厢内,老仆阿福为车夫驾马。
“睿少爷,去哪?”阿福问道。
“去南远城。”
阿福闻言,虽然连声应是,但是显得十分虚伪,根本不把他这个睿少爷放在眼里。张睿心知肚明,他阿福跟着他就是为了监视!
“得想个办法,摆脱阿福!”张睿内心暗道,阿福虽为老仆,却是一名灵海境界的修炼者,体内孕育着两颗灵力种子,这也是为何大长老放心的原因。
“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我得依靠张家的地位参加百族争霸。”
旅途颠簸,张睿不断的思索,良久之后,眼中流转一丝寒光。
“必须制服阿福,否则我的计划将无从施展!”
阿福就是一颗定时zhà弹,若不趁早排除将会带来巨大得麻烦,他的一切计划难以实施。

第6章 偷袭
心中有了计量,张睿开始评估双方的实力差距。
“阿福年过六旬,孕育两颗灵力种子,应该精通一些神通法门,以我现在得实力,硬碰很不明智!”张睿揣测着阿福得实力。除非他动用保命禁术,否则硬碰,风险巨大!
“力敌风险太大,只有智取,出其不意!”身为紫血大帝,张睿心xìng极其成熟,在最短得时间内想好了对策。
阿福虽强,却并不知道他恢复实力,而且他的血印威力十足!
马车渐行渐远,前往南远城路途遥远,很快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大道上。
“停车!”张睿喝道。
咯吱,车轮渐渐停止转动,马车停了下来。
“睿少爷,有何吩咐?”阿福耷拉着眼皮,有气无力的问道。
“旅途颠簸,我身体乏累,先休息一会儿吧。”张睿装作虚弱说道。
“好。”阿福回应。
“阿福我问你一些事情,你进来。”张睿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好。”阿福回应,他的任务就是监视张睿,形影不离自然最好!
随后阿福一只手掀起车帘,就在他毫无防备准备进入车厢内的时候,张睿突然出手!
右掌瞬间充斥大量灵力,血脉沸腾,右掌鲜红如血,血印凝结!几乎在瞬间张睿一掌击中阿福的丹田。
吃惊!惊愕!阿福几乎瞬间被击飞,满脸的难以置信!
轰!
阿福被击飞三米跌落在地掀起灰尘。
“噗!”阿福口吐鲜血,指着迎面走来的张睿手指颤抖。
“你居然……居然……”阿福的声音有些颤抖,惊骇至极连话都说不完整!被击中的瞬间阿福就知道完了,击中他的不是普通的一掌,也不是融合灵力增幅威力的一掌。
击中他的是神通,而且还是瞬发的神通,威力巨大且内敛的神通。这一击的速度快到他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击中。
几乎瞬间,狂暴的力量将阿福灵海震碎,灵海中灵力种子破碎,化作暴走的灵力摧残他的身体,这一击神通非常的凶悍。
瞬发、内敛,这简直神乎其技!
张睿踱步走向阿福嘴角挂起一丝冷笑。
“很吃惊吗?是因为我瞬发神通吃惊,还是因为我的神通能够内敛,亦或者,恢复修为?”此刻的张睿哪有一丝的衰弱?
“这不可能!”阿福嘶吼。
“不可能?愚蠢!”张睿冷笑:“这些年你们做的好事我心知肚明!比如,你监视我吞服灭灵草!”。
阿福一个激灵,面如死灰,他知道张睿什么都知道。绝望蔓延,阿福嘶吼道。
“你怎么可能恢复,怎么可能能够如此熟练的bào发神通?不可能,这一定是做梦,我明明亲眼看到你吞服灭灵草,你怎么可能无事?”阿福灵海被破,数十载修行化为泡影,说话有些声嘶力竭难以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难道说你一直装病?莫非你发现了主人的计划故意装病?莫非你这些年一直在暗中修炼神通?”仿佛想到了什么,阿福癫狂的呢喃。
“缘由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张睿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将脸庞贴近阿福。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如果满意,我将留你一命,如果不予配合,你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不要杀我,我说,我都说!”
面对死亡,什么忠心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为何给我下dú?”张睿厉喝。
“睿少爷,这不是老仆的错啊。”阿福一脸畏惧。“您当初十岁修成灵海,震惊天风国,张陵少爷被压的喘不过气来,甚至长老团暗中已经授意你成为下任族长!
张陵少爷本是天才,却被你压得喘不过气,为了权利,大长老谋划暗害你!早在你沾染怪病的时候,我们就已经下dú,为的就是扼杀你这个天才,保住张陵在家族之中的地位。”
权利总会使人迷失和疯狂。
“继续!”张睿声音冷漠。
“还有……还有……”阿福的额头已经密布冷汗。
“张才!张才他们那一族系他也参加了这次yīn谋,包括你参加百族争霸,都是他们极力促使的!原本长老团是准备联名上报,取消你参加百族争霸的事情,都是因为他们和大长老才会致使此事搁浅的。”
张睿微微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