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还要接受处分的。大妹说:“好吧,你后天来就后天来吧,我们后天还要上班,元旦都只放两天假。”找她要了工厂的名字,地址,乘车线路,就决定阳历二00一年的最后一天,去东坑碰运气了。

现在想起来觉得特别好笑,从老家来广东的时候,是拿着大妹写给我的信一路找到广东来的,现在从塘厦去东坑,还得让她引路,这一次也拿着纸条,纸条上依旧写着乘车线路。来广东快混了一年,我依旧是那样没有出息,似乎在没有别人引路的情况下,就寸步难行了。或许许多来广东的人,刚开始起步的时候,也有和我一样的经历吧。

三十日晚上,我精心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小包包。其实包包里面并没有放什么东西,就放了毕业证,暂住证,一支圆珠笔,一张信纸,一把雨伞。冬天的时候不会口渴,也没有准备水,洗了几个苹果放进包里面,苹果是在路边摊上买回来的五块钱一袋的苹果,装进包里的自然是漂亮一点的。阳历二00一年的最后一天,一大早我就从挂着包包走出了宿舍,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要去面试,我只是对她们说,我去东坑找我妹妹。走出了一三八工业区,从塘厦高尔夫球场对面的一个小公jiāo站出发,转车到了樟木头,再坐车到常平汽车站,再坐车到东坑路口。这里得说一下东坑路口。东坑路口当然是属于东坑镇了。在东坑路口下了车,再坐了三块钱的摩托车去了她所在的工厂——初坑村天志塑胶厂。没有出过门的人出一次门就是这样麻烦。一大早出发,到工厂的时候也不晚,还不到十点钟。

下了摩托车,就看见厂门口用红纸写着招聘启事,招聘启事的第二行就写着招质检员,看来我并没有迟到。看门的是一位大叔,一看他那古铜色的皮肤,猜测他是广东人。同他打了个招呼,果然不出我所料,一听到他那一口带着广东腔的国语,就知道我的猜测没有错了。我告诉她,我是来应聘质检员的。他让我在厂门口等,然后拿起话筒,打了电话到厂部去。很快他就挂了电话,客气地对我说:“你进来里面等吧。”我进了门卫室,找了一个板凳坐了下来。坐了没有几分钟,就有一穿着拖鞋,走路有点歪歪斜斜的中年眼镜男走过来了,问保安来面试的人在哪儿。大妹前晚告诉过我,面试我的会是质检部主管,反正见了戴眼镜的男士,就一定是那人了,因为工厂里面戴眼镜的男士,就只有他一个人。看来她说的没有错,此人定是主管了。眼镜男问我:“你以前有没有做过质检员?”我说做过。他又问我以前的工厂是做什么的,我说是做面包机的,经常会接触到塑胶产品。这一点没有假,在德能电器厂虽然没有做过质检员,但是给丝印工打下手、到流水线的尽头去打包装,都得检查一下产品是不是合格的,也算跟质检员沾了一点边吧。听说我以前做过质检,眼镜男说:“跟我去面试。”我跟着眼镜男去了样品房,他拿出一些不良品,对我说:“这些都是不良品,依你的判断,你找出这些产品的不良之处。”明知是不良品,摆在我眼前让我挑毛病,这还不简单,我很快就挑出了产品的毛病,不过一大堆产品,我并没有百分之百找准毛病。眼镜男又问我了:“我现在要招的是丝印喷油部的质检员。依你的判断,接触到一个需要首检的丝印产品,(所谓首检,即首次检验,依据品质规定,每个产品都要经过首检以后,才能正式投产),你是先看丝印的颜色还是先看内容?”我说:“先看内容。”以为自己答对了,谁知眼镜男说:“错,先看颜色。颜色都不对,就不用说内容了。”还没有进天志塑胶厂做质检员之前,他先给我上了第一课。后来在车间遇见了,他依旧重复那天他说的话:“看丝印产品的时候,先检查丝印的颜色有没有对得上样版,再看颜色,位置。”至于喷油产品的检测方法,他根本没有考我,就算考我,我也只好继续蒙骗过关了。眼镜男又问了我几个问题,他才满意地对我说:“你被录用了,今后我就是你的主管了,你叫我老刘就好了。今天下午你就把行李搬过来吧,我们元旦放两天假,三日上班。”让我下午就搬行李过来,肯定是不行的。德能电器放假了,我连放行条都开不到,别说搬着行李走了。眼镜男说:“那你三日上午一定要过来报到,我给你一天时间适应工厂的生活,四日早晨一定得上班,不能再推了。”我说:“行,没有问题。”本来还以为他会给多我几天时间,让我在德能电器辞了工,领了工资走人,可是他不给我时间。我得在新工作和德能电器的工资上做出选择。不过,这一次选择并不费我太多心思,当然是选择新工作,丢十二月份的工资了。反正十二月也就能领到三百多块钱的工资,可是好工作并不是时时都在等着我的。后来才知道,要是我在阳历二00一年的最后一天去了天志塑胶厂报到,我就不用每个月扣六十块钱生活费。这是天志塑胶厂在二00一年的最后一天才贴出来的通知,说二00二年进厂的人,无论是管理人员,还是员工,得每个月扣六十块钱的生活费,二00二年以前进厂的不用扣生活费,工厂免费提供食宿。亏了,真是亏了,若是早知道,那天就算开不到放行条,我也会想法把行李分成若干份,宁愿多走几次路,把行李分批转移出去了,在工厂下班前赶到。就算后来我离开德能电器,工厂依旧在放假,依旧开不到放行条,我的行李依旧是这样分批提出去的。

第八十节(二)

第八十节(二)

面试完毕,我带着胜利的喜悦从样版房走到了厂门口。保安大叔问我:“应聘上了没有?”我高兴地告诉他,应聘上了,三日来报道。大叔朝我笑了笑,帮我打开了厂门。走到厂外面,我问大叔:“工厂什么时候下班?”大叔告诉我,十一点半。看了看时间,才十点过,我想等大妹下班了,和她说上几句话再走。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只能站在厂门口等了。当然,我还得让她知道,我来了,在厂门口等她。于是我就和保安大叔套近乎,然后问认不认识货仓部的某某某。他说:“认识呀,她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听说工作还蛮出色的。”我告诉他,那是我妹妹。保安打量了我一下,才对我说:“你不说还不觉得,你一说出来,我还觉得你们姐妹俩长得挺象的。”亲姐妹,相貌自然会有几份相似。然后我就请他打个电话到仓库,告诉大妹,说我来了,在厂门口等她,让她下了班就来厂门口。大叔倒是很爽快地就答应了我的请求,打了电话告诉大妹,说我来了。他还告诉她,我应聘上厂里面质检员的位置了。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终于等到中午十一点半,陆续有工人从车间走出来。这里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