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比家里的还便宜,在家里花四十五块钱,未必能买到那样好的牛仔裤,所以她就当机立断,要去买了那条裤子。我说:算我舍命陪君子吧,不过你不可以打番我肚子里面的馋虫,等下要是我肚子里面的馋虫跑出来,我就想花钱买衣服了,我可不想工资花个精光。她说:你又要节约了是吧,想当初,你那样节约,却被别人偷了三百多块钱,你说值得吗?我当然知道不值得,可是我还真舍不得花钱买衣服。在老家的时候,穷得响叮铛,一年四季也不买什么衣服。现在好不容易进了德能电器,每个月都进一点钱,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把读书时欠下的一点旧债还清了,我可不想让老是被这条尾巴给拖着。至于还清了债以后呢,我想过,等还清了债,我就一笔一笔地存钱,做一个小富婆。现在想起来,整个少女时代,一直被一个钱字纠结着。越是被钱纠结着,就越想节约,越想节约,就越存不到钱。或许正应验了一句老话:命中只有八斗米,跑遍天下无满升。

和李瑶去了三阳商业街。她倒是很快就买下了传说中的四十五块钱一条的牛仔裤。那条裤子的质量当然是好得没有话说,只是太贵了。她劝说我也买一条,我其实也挺想买,只是觉得太贵了。我们转了一大圈,看了好些家特价商品,我才选了一条白色牛仔裤,不贵,二十八块钱,不过挺值得。一条裤子买下来,结果真把我肚子里面的馋虫给打番了,我们又逛了一会儿,和李瑶一人买了一双鞋子,才满意而归。晚上花的钱,再加上发工资那天的花销,一个月的工资就花掉了一半了。接下来,还要过元旦。虽然离元旦还有好些天,不过很多人已经在讨论元旦放假的话题了。据说会很长,有三四天时间,这几天肯定要花一点钱。李瑶在计划着过元旦的时候去她阿姨家。她阿姨也一三八工业区的另一头,一家万人规模的鞋厂上班,据说工作很辛苦,但是工资却很高,一个月有八九百块,这是我做梦都想要的数字。她对我说:“元旦的时候,你要是没有地方去,就跟我一起去我阿姨家蹭饭吧。”我说:“行啊,不过我们不好意思空着手去,得买一点礼物去吧。”她说:“我们又不是去那儿长住,元旦有三四天假,我们只在元旦当天去蹭两顿饭,去的时候,买一点水果就行了,贵的我买,便宜的你买,这样总算行了吧。剩下的几天假期,我们就在附近好好地玩一下吧。来广东这样久了,现在的生活才算有起色,不要亏待了自己。”我何尝想亏待过自己?只是她不知道我的经济状况了。虽然和她是好朋友,我也只是对她提起过我家在乡下,住着土房子,至于连读书时欠的债都没有还清,我就没有告诉她了。这些关乎个人隐私的话题,我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当然,就算我告诉李瑶了,相信李瑶也不会因为我欠了一点债就不把我当朋友,不过假如哪一天李瑶不小心说漏了嘴,这个话题一传十,十传百,不几天就会有一些八卦婆在真实事件的基础上添油加醋一番,我家的土房子很快就变成茅草屋了,欠了不过几千块钱,很快就变成几万块了,这辈子要奋斗多少年才能还清的债了。不想让自己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第八十节(一)

第八十节(一)

公司在元旦前两天就公布了放假通知,因为货源不足,从十二月三十一日放到元月三日,四日才上班。四天长假,进了德能那样久,还是头一次。得趁着小妹还没有放假之前,打个电话到她的宿舍去,让她放假回家的时候,帮忙给家里报一个平安。老家的村子里面,依旧没有一户人家装电话,那个时候老家的通讯实在是不发达。打电话到小妹宿舍去,很快就接通了电话。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候她,她就对我说:“这几天二姐一直在打你的CALL机,总打不通,所以她打电话给我了,让我找一下你。她们厂正在招质检员,问你去不去。”有这样的好事,我当然要去。小妹告诉我大妹那边的电话号码,让我自己打电话过去问。

先说一段CALL机的故事吧,虽然与本节并无太大的关系,不过为了怀念那个时代,这里有必要写一段。如果不记上一笔,或许再过十年,很多人的脑海里面都不会再有关于CALL机的记忆了。大妹离开凯升电子厂的时候,把CALL机送给了我,于是我身上多了一样通讯工具,在前面的章节已经提到了。有了CALL机,可是却没有人CALL我。那个时候的CALL机是非常寂寞的。在我拥有CALL机的几个月时间里,CALL机只响过两次,第一次是刚进德能电器不久,大清早的响了,可是那时我没有买电话卡,早晨又不能出厂门,自然没有回那个电话。后来才知道那次是大妹CALL我。再后来一次,是大妹的一个同学,人家也不是找我,是找大妹的。很多时候,我怀疑是不是CALL机坏了,或许有人CALL我了,只是我没有收到信息呢?于是傻傻地跑到公用电话亭,花一块钱CALL自己一次,如此几次,发现CALL机根本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自己的神经。于是CALL机就由通讯工具变成了表一块表,仅仅给我提供我需要的时间而已。不过CALL机并不难侍候,花三块钱买一只质量好一点的电池,也够用一个月。有一天上班的时候,CALL机响了,上面显示出三个数字,不记得是九九九还是六六六了。问有CALL机的同事这是啥意思,同事告诉我,你的CALL机要jiāo费了。没有人CALL我,我jiāo费干什么呢?所以CALL机就欠费停机了,于是有了后来大妹打CALL机总打不通的故事。

和小妹简单地说了几句,挂了电话,我就立即打电话给大妹。打了好一会儿,电话才打通,她刚下班回宿舍。她告诉我,她在东坑镇,上班的工厂是一家塑胶厂,依旧是做仓管,工厂待遇还不错,正好这段时间厂里面招一个质检员,问我想不想去,她说:“做质检员,比做仓管的工资还要高呢。”这真是一个诱惑,这样的工作,有我不去的吗?先别说工资了,质检员的位置至少比员工高吧?机会来了,我当然想往上爬。她说:你想做质检员,就立即来应聘吧,面试这一关很好蒙过关的,人家给个产品给你看,问你什么问题,就把你想到答案告诉他就是了。她说她当初就是这样混进那家工厂的,现在也算站稳脚跟了。我说:“行啊,我一定要来应聘。”她说:“你明天过来吧。”我们还得再上一天班才放假,我对她说:“我后来放假才过来,不知道会不会迟,明天还得上班。”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能进这家工厂当然好,假如进不到这家工厂,我还得继续在德能电器做工人。这个时候,在德能电器只能拿基本工资了,如果请上一天假,又少了几十块钱的全勤奖。旷工去呢?情况更糟糕,不仅没有了全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