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2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在一三八工业区,到了年底的时候,双休的工厂实在太多了。不过,青航的电脑似乎永远都用不完,永远都有几台机器空着。大刘五毛王八他们都没有去,据说这几个人偷懒了,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画了一个上午的图,到了吃饭时间,依旧是回厂吃饭去了。

按照惯例,吃完饭得回宿舍坐一会儿再去培训中心。一个上午没有在宿舍呆了,想必宿舍里面又会有一两个包打听,从别处打听一些新鲜话题回来津津乐道地同大家讲。走进宿舍,就觉得宿舍的气氛不对。往日这个时候,该是一大堆人围着包打听来听故事的时候了,可是这个时候坐在宿舍里面的人,一个个都坐在床沿上不说话,除了周稳一边收拾行李一边不停地骂。

周稳是生产部的,夏天用工紧张的时候招进来的。那个时候,生产部的宿舍住满了人,正好我们宿舍还有一张床位,她就住到了我们宿舍。那次大裁员,她有幸没有被裁员下来,生产部的宿舍倒是有空位了,不过她并没有搬回去,而是继续住在我们宿舍。她和我的关系也不错。在宿舍,除了李瑶以外,她算得上是和我关系最要好的人了。平时我去学电脑了,她去外面买夜宵,总是多拿一副筷子,等我回来了分一半给我吃。我有食物带回宿舍的时候,当然也留一份给她。早晨我出去的时候,她还没有起床,才半天时间,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她怒气冲冲的样子,想必出大事了。她正在气头上,所以也不方便去问她。她很快就把行李打好了包,然后独自下楼去了,我这才问宿舍的人。她们告诉我,周稳惹了大麻烦。这里得说明一下,广东的工厂可不像老家的工厂一样如菜园子门一样,外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这里,不仅仅只是德能电器,几乎是所有的工厂,只有本厂的工人可以凭着厂牌出入,外人没有正经事情是不许进来的,如果是因为工作关系进去,也得戴上门卫室给的访客证。要不,保安见了你就会抓。周稳来工厂也不只是一两天时间了,这条厂规她当然清楚,不过她还是闯祸了。

早晨周稳的两个老乡来厂门口找她。其实所谓的老乡,也是在外厂的时候认识的,并不是什么一个村庄出来的,或者关系有多深厚了朋友。不过,周稳还挺够义气,带着她们在一三八商业街、三阳商业街逛了老半天,当然也买了一些食物来满足老乡的胃。离发工资还有几天,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想必她口袋里面的钱也不多了。到了中午,那两个老乡也不识趣,不知道快点走,还想周稳请她们在外面吃午餐呢。可怜周稳正是囊中羞涩,哪有钱请她们在外面吃呀?她只好冒着天大的危险把她们两个人带回工厂吃午饭了。

周稳并不是一个很笨的人。要是她笨,她就不会惹上这档子事情了。老乡没有厂牌,自然是不能走进厂门的。她和老乡们站在厂门口,见着进出厂门的人多,保安又在和漂亮女生聊天,顾不上查岗的时候,把两个老乡夹在人群中间,混进了工厂,到饭堂去了。如果那两个人进了饭堂就老老实实地坐着,等着周稳端上饭菜,吃了饭就走人,事情也不会穿帮。可是她们就是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和嘴。据说她们进了饭堂,就拿一双眼睛在饭堂里面扫来扫去,一边看还一边说德能电器的饭堂如何如何差,不如她们厂之类。周稳费了一番功夫,才从同事那儿借了两只饭碗,打好了三份饭,当然只打到了一份菜。幸好每到休息日,在工厂里面吃饭的人比平时少的缘故,饭堂的师傅打菜比平时充足了很多,一荤两素三个菜,勺子舀三下也有一大碗了。周稳把菜分成了三份,三个人就着那一点菜,坐在桌子边上吃饭。有了吃的东西,却还是堵不住她老乡的嘴。那两个女孩子一边吃,一边抱怨说德能电器饭堂里面的饭菜不好吃,没有她们工厂的饭菜好吃。就怪她们话多,她们说话的时候,正巧被饭堂值勤的保安听见了。保安也是打工的,不过他并不想揭穿她们。她们只是在饭堂里面吃一点饭,理那样多事情干啥?谁愿意为了工厂里面的一点小事情,在厂里面结怨呀,在德能电器,有保安服穿着,还可以威风一下,出了厂说不定就怕别人提报复呢。值勤的保安在她们身后站了一会儿,也就离开了,原以为她们吃了饭就会离开工厂,只要走出了工厂,没有给工厂造成影响,也就万事大吉了。可是这两个女孩子偏偏一点都不识趣,吃完了饭还不肯走,还要周稳带着她们在厂区里面走一走,说要看一看工厂里面的模样。工厂里面什么模样,周稳不敢带着她们到生产车间去走,这个时候,车间的大门都是有保安把守的,放假的时候没有人去车间门口,以免以起麻烦。她只好带着她们回宿舍了。这下饭堂值班的保安可不能视而不见了。因为他除了维持饭堂的秩序,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巡视好进出宿舍楼的人。宿舍区里面是严禁外人进入的,就连工厂的临时工都不能进宿舍区,何况她们两个人是外人呢?

两个女孩子进了宿舍,依旧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并不讨我们宿舍人的喜欢。她们在宿舍没有呆多久,就有保安来查房,于是这两个人就被揪了出来,连带的人当然有周稳。工厂里面钻进了外厂的人,这是一件大事,很快这件事情就惊动了行政部。行政部的人从头到尾盘问了一下,她们俩只是在工厂里面蹭了一顿饭吃,然后就去我们宿舍了,并没有去过其他地方,对工厂的财产并没有造成损失,在宿舍楼也没有做啥坏事,行政部也就只是让保安把她俩请出了厂门,算起来这样处理已经够人情味了。

对周稳的处理当然没有那样简单。进厂还没有几个月,就敢把外厂的人带进来,虽然这一次没有给工厂造成任何损失,假如她在工厂呆得更久一些,鬼晓得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说不定有一天她就会引狼入室,这样的人是危险份子,当然不能再用了。而且工厂正好是淡季,少了一个员工,流水线并不会因为而停下来。于是工厂当机立断:炒了她。工厂没有赶货,算了一下,她的工资也没有多少,人家也不忍心罚她的款,直接结清了她的工资,让她打包走人了。算起来工厂这样处理也已经很够人情味了。

我下午从培训中心回去的时候,周稳已经离开了工厂,她的床铺空了下来,不过很快就有人把杂物堆放到了她的铺上。人们谈论了一回她的事情以后,很快就把她忘记了,因为宿舍里面每天都有包打听,从外面打听到关于德能电器的,以及德能电器以外的故事回来滋润着茶余饭后的生活。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坐在宿舍里面听这些八卦消息,只有在从培训中心回宿舍的时候,才能听到这些内容了。生活在继续,每天都有故事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