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把好好的电子元件破坏了,当然,不是电子专业出身的我,也不会明白那个道理,只知道按照领导的吩咐去做。对于一个门外汉来说,相信领导,绝对没有错。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过了。下班铃响的时候,我的肚子也咕噜噜地叫响了。其实我早就饿了,不过肚子还算争气,上班时间没有唱戏。下班了,它就开唱了。

第十章

第十章

我走下楼来。现在最要紧的,是赶快去宿舍拿了碗打饭去!想到要吃午饭了,肚子又咕噜噜叫了几下。得加快脚步!要是慢了半拍,等下我就得站在队伍的后面慢慢移动了!这样想着,我就加快了脚步,冲出了厂门。刚出厂门口,我就愣住了。大妹站在那儿。

见了我,她说:“走,我们出去说说话。”然后我就没有跟着她走了。走到离工厂不远处的一个小快餐店,店里的环境不算好,墙壁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灰尘了,壁扇的叶子上面,也沾满了灰尘。屋子里面的几张桌椅,大概也是从二手市场搜回来的吧,那几张桌子也是有点旧,而且并不是同样的颜色同样的款式。看起来,和小县城菜市场的早餐店的摆设一模一样。后来,我习惯了钻工业区的小吃店,几乎所有的小吃店都是那样的模式,也就见怪不怪了。她吩咐老板娘给我们炒两份米粉,坐在桌着等上餐的时候,大妹问我:“工厂压了你身份证没有?”我告诉她,早晨工厂把身份证搜走了,据说要压半个月。大妹说:“要你的身份证,你也给他了?”我说是的。所有的新工人,都jiāo了身份证。她说:“你想办法把身份证拿出来吧。我找同事打听过了,水电三局工业区,没有一家好工厂,都是些骗子工厂,你在这里做上一年,也拿不到多少工资。”一听说我进的工厂居然是这样一家工厂,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低谷。原以为广东的钱好挣,于是兴高采烈地来广东,准备挖一桶金回来呢,却进了这样的工厂。大妹说:“不过,你别着急,你先在这儿呆着,我在外面给你打听情况,一三八工业区工厂多,而且都是正规的工厂,只要有招工,你就出去,凭你的文化程度,在一三八工业区进厂,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听她这样说,有倒是有一点高兴。不过,我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她:“我真的能进一三八工业区的工厂吗?那些工厂真是太漂亮了,看上去比家里的工厂强多了,想必用人也很挑剔吧?”我这个这人有一个弱点,就是太自信和太自卑居然会在我一个人的身上表现出来。或许,这就是人xìng的弱点吧。大妹说:“你要自信一点。一三八工业区的工厂,也是要人去做事的。那些初中毕业生能做的事情,难道你不会做吗?”听她这样一说,我又觉得,我行。

老板娘端着米粉出来了。还没有走到我们的桌子边上,我先闻到了一股香味。久违了,香味。还是来广东的前一天晚上,在家里,母亲做了一桌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呢。离开家以后,我已经了几天没有吃过一口可口的东西了。老板娘把那盘米粉放在大妹面前,大妹却推我来给我,对我说:“你先吃吧,我的很快就端上来了。”看着眼前的食物,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拿起筷子,挑了一口送进嘴里。哇,那个味道,真是美得无法用文字来形容呀!看来再破旧的小店,也能做出可口的食物。那是我第一次在广东吃米粉。吞了一口下去,饥饿的肚子得到了些许安慰,不再唱歌了。我才慢慢地吃起来。并不是我故装斯文,是我舍不得吃下眼前的这盘美食。吃完了它,晚上还得回去吃饭堂里面难以下咽的所谓的晚餐呢。我一边吃,一边用筷子拔弄着。三块钱的米粉,份量还真多,满满的一盘子,还有ròu,有鸡蛋,有青菜。算起来,比小县城里面还便宜呢。多年以后,我成了老江湖了,才不得不承认,其实家里小县城的食物,也不比广东便宜。广东的物价,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贵。关键在于,你在什么样的消费档次。

一盘米粉,吃了好久才吃完。现在想起来,那确实没有什么好吃的。不就是从副食店批发回来的,用大绳皮袋装的一袋一袋的干粉,用水泡软了,再用中地沟油有限公司生产的小作坊牌的地沟油炒一下,加上一点冻ròu(或许是死猪ròu,加一个国人制造,并非母鸡制造的鸡蛋,加两片从农贸市场买回来的,不知道有没有清洗干净的青菜叶子,于是就制造出了三块钱的产品。算起来,按那个时候的物价,成本也就一块钱吧,怎么都不会超过一块钱的。可是,那样的东西,在那个时候,却能满足我的胃。吃完了米粉,我和大妹走出了快餐店。

我们走到了高尔夫球场旁边的空地上。这一次,我和大妹一起站在空地上,眺望不远处的凯升电子厂。当然,两个人眺望工厂的时候,心情自然是不一样的。我像一个朝圣者一样,望着那一块土地,我在祈祷自己早日成一三八工业区的一份子。大妹呢,或许只是望望罢了。我很想知道,她刚来广东的时候,有没有像我一样,站在球场的空地上,眺望并不太远的一三八工业区。或许没有吧,虽然那个时候,她在东莞逗留了几天才找到工作,但是那时有老师带队,不管怎么艰苦,也不会像我现在这样落迫吧。不过,她的那些没有找到好工作的同学,在老师离开广东回宜昌以后,是否也像我一样,时常站在这块空地上眺望前方呢?或许,就在前一刻,她的某个同学还来过这里。那些初到广东的人,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曾经站在某一片空地上,眺望过远方?而现在,这些人又会在哪里呢?至今想起来,这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十年时间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十年,代表着一个时代。或许,许多像我这样大年纪的人,已经离开了广东,回到家乡,开始新的事业了:当然,肯定还有一小部分人,依旧留在广东寻梦。每一个人,刚来广东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但是结局肯定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在广东混三五年以后,或带着一桶黄金,或依旧是两手空空地回家去了,从此以后,广东对于他们而言,成了一段遥远的回忆。有的人,渐渐地融入到广东的生活中去,成了新客家人。但是无论怎样,广东就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地方。每天有无数的人离开这里,每天也有无论的人,千里迢迢地来到这里寻梦。要无,那些从广州发往全国各地的民工专列,为什么一年四季,车厢里面,坐着的,站着的,躺着的,或是趴着的人永远是那样多呢?

大妹告诉我,可以通往他们工厂,就在离高尔夫球场不远的地方,在空地的旁边,有一条小路通往他们工厂。她也只是从同事那儿打听到的,因为她自己亲自走过,所以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条路。我想,我得趁着下班以后的空闲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