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了姓名才让她进去。过年上班,就有处罚通知贴在告示栏,说她夜不归宿,记小过处理,罚款三十元。从此以后,星星就算偶尔出去住一住,也只能是七点半以后进厂了。记得那个时候,一到星期天,就算要上班,都会有许多工人早晨出去买早餐的。卖早餐摊子就在工厂外面,卖的品种真多,油zhà糍粑、油饼、油zhà饺子、炒面炒粉、蒸小笼包,品种很多,一块钱就可以买一份早餐。保安室有两三个保安把守着,任何一个不是德能电器厂的人,也别想趁着人多的时候挤进德能来。就算你是德能电器的人,没有厂牌也会被拦在厂门外。

星星和河南仔的恋情也不算什么,人家脚踏两只船,其实也没有什么,他俩在一起,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的男生就是喜欢找成熟的女人,在德能电器厂,星星算是成熟的一类吧。河南仔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按老家的规矩,在多年以前,似乎还没有成年的时候吧,家里就由父母作主给他订下了一门亲事,人家女孩子一直在家里没有来广东挣钱,似乎是女孩子没有读过书,不认识字什么来的,怕来广东走丢了吧,所以就只能呆在家里了。双方的父母只等着他在外面挣一点钱,回家去热热闹闹的办一场喜事了。不过他似乎不买这个帐,就要在外面沾花惹草。算起来他星星的德xìng差不多,你玩一下我,我玩一下你,相互玩弄,算是扯平了,你也不欠我的,我也不欠你的。

第七十五节(二)

第七十五节(二)

说了星星和河南仔的恋情,再说一说丝印部的第三段恋情。是丝印部的一个包装工与保安的恋爱故事。女主人叫小艳什么来的,四川妹仔。依稀记得那个时候她也很小,才十六岁。但是据工厂的老工人说,她在更小的时候,才十五岁吧,就和工厂里面一个大她十岁的保安谈恋爱了。那个保安,在老家也有女朋友的,没有想到来广东了,居然找了一个十五岁的小妹仔,老牛吃到嫩草了,于是乎一封信写回去,把老家的女朋友给吹了,和这个小妹仔玩起来。保安不是草包,而小艳也不是刘雪。保安哥看上了小艳,也没有费什么功夫,就把小艳给俘获了,小艳也真是犯贱,和保安哥认识不到一个星期就主动把自己献了出去。真是造孽呀!据说回厂以后,还坐在宿舍里面,对着几个大姐们吹保安哥有多厉害,她的第一次有多难受。一间大宿舍,到了下班的时候坐在宿舍的当然不止是一些大姐,还有许多女孩子。人家许多女孩子年纪比她大多了,听话的人都觉得有点害臊,但是小艳却不害臊。和保安哥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人家保安哥想了,两个人就去外面开房。因为小艳泡的是保安哥嘛,所以去开房了,或者去拍拖了不回来,人家保安队的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报上去,所以她理所当然不用挨罚款。这或许就是和保安哥拍拖的唯一好处吧。那个保安也确实不是什么好鸟,每次要出去开房的时候,就要小艳去弄钱,他自己的钱不知道去哪儿了,反正是不但不给小艳花,反而他会来花小艳的钱。小艳每个月辛辛苦苦挣几百块钱的工资,就这样贴给他用了。有一天我从培训中心回来已经很晚了。小艳找我借三十块钱。我问她:“这样晚了,你借钱干啥?”她说:“出去和我老公开房。开个房十五块,我们出去吃个夜宵十五块。我的钱花完了,你先借给我吧,我发了工资就还给你。”我的口袋里面确实有钱,不过听宿舍的人背后议论说小艳借钱借了很久都不还,也不想借给她了。我说:“我口袋里面只有几块钱了,还得用到发工资呢,这次不好意思了,下次有钱的时候我再借给你。”小艳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宿舍里面又进来了一个人,她又向别人借。借了大半个宿舍,也没有人借钱给她,后来她两手空空地走了出去,但是第二天早晨才回宿舍。回宿舍就讲着昨天晚上走到保安室门口,保安哥就问她借到钱没有,她说没有,保安哥先是很生气,然后就找自己的同事借了二十块钱出去了。住的依旧是十五块钱一晚,还有五块钱他买烟了,两个人自然是没有钱去吃夜宵了。

小艳对保安哥可谓是一心一意了。一个十六岁的小妹仔,很轻易就被别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有一次和小艳一起打包装。我还没有让她讲恋爱故事,她就自己给我讲起来了,或许觉得我不如她吧,她可是有男朋友的,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呢,想在我面前炫耀一下吧。她对我说,她老公对她很好。脸皮还真不薄,不知道这个保安哥最后会在哪个女人身上停住脚步,居然叫起她老公来了。她爱讲,我就爱听。反正又不用我浪费口水。见我爱听,她更是喋喋不休地讲起来。从两个人认识开始,慢慢地道来,那个水平真不一般,那个水平比以前电台里面说书人的水平还要高许多辈。和她在一起打了几天包装,每天她的话题都离不开她的老公。其实保安哥的人品天下皆知,不是什么好鸟。他在老家的那点破事就不提了,在广东,不说远的,就说近的,在一三八工业区,他的女朋友就不止一个。小艳只是他的女朋友之一,他在离德能电器不远的一家鞋厂还有一个女朋友,人家比小艳大一些,自然要精一些,每过一段时间,他就跑去给那个女朋友献殷勤,给人家送花送礼的,他自己的工资或许就是花在这个人上面了吧。这段恋情也并没有对谁隐瞒,小艳都知道,还认识那个女的。小艳真是大度,居然可以容忍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胡作非为。宿舍里面的人,包括小艳的一个表姐,都劝她:“不要理他了,你看你为他付出了那样多,你自己又得到了什么?”可是小艳就是一根筋,听不进去。

事情的发展居然有一点戏剧xìng,有一天保安哥突然要带小艳回老家去走一走。按我们的分析,保安哥带她回去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自己想回家了,又懒得掏路费,所以找一个给他掏路费的人。小艳发了工资,还不够两个人回去一趟的路费,于是又找人借。借了一大圈,还是和她一个村庄出来的人,帮她凑齐了路费,然后两个人才回老家去。其实保安哥的家离小艳的家并不远,只有两百里路。小艳去了保安哥的家,并不提回自己家的事情,保安哥自然也没有主动提起。新媳fù进门,可是保安哥的父母待她并没有多好。按老家的规矩,第一次去少说也得给个千儿八百的见面礼吧,可是人家才给了她两百块钱,连新衣服也没有买一件。这两百块钱小艳一路揣到广东来,回了厂保安哥就把那两百块钱套走了。从保安哥家里回来,并没有带多少家乡特产出来,只带出来了两瓶咸豆豉。两瓶咸豆豉打发一个新媳fù,也算太寒酸了吧?不过小艳却觉得自己了不起,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