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就太不够意思了。你想,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不只是在帮我,也在帮你的好朋友李瑶。”这个臭小子,一张臭嘴倒挺会说的。我说:“你还不如直接去求李瑶,让她帮帮你,做你女朋友好啦。”张辉摇了摇头,说:“要是我能打动她,我就不用过来求你了。”我说:“你求我也没有用,人家不答应就是不答应,那有什么办法?”张辉说:“这样吧,你不帮我说好话,帮我做一件事情好吗?”我问他:“什么事情?”他说:“今天下班以后,你和李瑶来一下厂门口,你把她带出来就行了。”我说:“你以为李瑶是小孩子,说骗她出去她就会出去呀?”他说:“你把她带出来就行了,平时你们两个人不总是一起名不逛街吗?”我说:“我没有时间,下了班还得去学电脑。”张辉又求了我一会儿,我也懒得理他了,他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张辉求我不成,又去求小圆,和李瑶同一个办公室上班的文员,让小圆下班以后把李瑶带出厂。小圆可没有我那样闲,人家结了婚,下了班就得回家去相夫教子,根本没有时间管他们的破事。小圆拒绝了他,他又跑过来求我。我说:“张辉,你在厂门口守十天吧,看哪一天我心情好,不去学电脑的时候,我就会拉上李瑶去逛街的。你慢慢地等着吧。”

有几天时间,张辉不过来缠着我了。这个死家伙,真是讨厌。人家李瑶不喜欢他,还追着她干什么,真是不知趣。这几天时间,追李瑶依旧没有一点进展。据说他还专门请教了德能电器厂闻名天下的风流浪子武哥,讨教追女孩子的真经,当然少不了烟酒招待武哥一番。从武哥那儿取经回来,他依武哥开出来的方子去追李瑶,他曾经捧着玫瑰花站在饭堂门口(因为回女生宿舍,必须从饭堂路过)等李瑶,也买了李瑶爱吃的东西拦在李瑶必须经过的路口,还给李瑶写了不知多少封情书了。更为可笑的一次,是一个星期天,他打听到了李瑶在宿舍,于是站在饭堂门口,看见一个女孩子上楼去,就对人家说:“麻烦你帮我叫一下某某宿舍的李瑶,说有老乡在楼下等她。”从早晨站到中午,估计也叫了最少有一两百次吧。那个上午我去学电脑了,没有见到这样壮观的场面,不过据宿舍的姐妹说,那个场面是非常的好笑(她们用了好笑一词),前一个人刚进宿舍,告诉李瑶有人在楼下等,让她马上下去,人家说完话还没有走开,后面就有人又来叫了。不止是李瑶,宿舍里面的人都被吵得不行了。没有办法,李瑶才走下楼去。因为吃中午饭的时间也到了,得下去吃一点东西了。走下楼,张辉见李瑶终于下楼了,喜出望外,对李瑶说:“李瑶,我想请你出去吃一顿午饭。”李瑶骂了他一句:“神经病。”然后去柜子里面取自己的碗。张辉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对李瑶说:“我都等你一个上午了,你好歹得赏个面子吧。你要是不赏面子,我下午继续在这儿等。”李瑶也真是烦死他了,要是下午还被他吵一个下午,她在宿舍里面根本没有办法安宁了。不过李瑶不想吃他的东西,有一句话叫吃了人家的嘴软,用了人家的手软。李瑶说:“算了,上次你请我吃了鸡腿,这次我请你吧,算是我还你的人情,还完了这次人情,我们谁也不欠谁的。”见李瑶同意了,张辉就如一只蛤叭狗一样,笑嘻嘻地跟在李瑶身边走出了厂门,倒是李瑶始终板着一副面孔,任张辉怎么说笑,她都不理他。

两个人走到商业街的时候,我正好从培训中心出来,准备回厂去吃中午饭,,见我走过来,李瑶一把拉住我说:“今天中午不要回去了,我们去外面吃吧。”一看就知道,李瑶要拉我做挡箭牌了。不过,为了朋友,也只能去当靶子了。我说:“行呀,你请客,我可是穷光蛋,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然后,我和李瑶勾肩搭背地走在前面,张辉又只有落在后面的份儿了。一三八商业街中午的时候是没有路边摊的,我们只能进饭店里面去吃了。去了一家炒粉店。我和李瑶每人要了一份炒米粉,张辉见我们叫了米粉,他也跟着叫了米粉。店里面的米粉就是比路边摊的干净许多,炒出来看那颜色就放心吃。我和李瑶两人,每人捧着一盘米粉大口大口地吃着,倒是张辉无心吃粉,趁着李瑶低头吃的时候,不知道偷偷瞅了李瑶多少眼。

第七十四节(二)

第七十四节(二)

吃了人家的嘴软,用了人家的手软。吃了李瑶的米粉,当然只能继续做挡箭牌了。李瑶对我说:“下午你就不去学电脑了,陪着我玩吧。”我说:“行,你说去哪儿玩,我全程陪护。”李瑶知道回宿舍一定不会安宁,对我说:“我们就逛街吧。”我们从一三八商业街,挨家挨家地逛,张辉就跟在我们身后。逛完了一三八商业街,我们又去三阳商业街。在一家化妆品店门口,张辉趁着李瑶试头花的时候,走到我身边,悄悄地问我:“李瑶穿多大裤头?”这个男人,还真猥锁,连人家穿多大裤头都要问。我问他:“你问这些干什么?”他说:“我想给李瑶买一套衣服。”看来发了工资有钱了。我说:“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问她吧。”张辉说:“那你穿多大裤头?”我说:“我穿多大裤头关你屁事。”他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看你和李瑶身材差不多,你们两个应该可以共衣服穿。”我说:“我不知道。”他说:“请你帮我一个忙吧。”我问他:“帮什么忙?”他说:“帮我试一套衣服。”这个死人,连这样的馊主意都想得出来。我随口说:“报酬呢?不给报酬我不干。”他说:“你试完衣服就帮我挑一套好看的,我一下买两套,你一套,李瑶一套,这还不成?”亏他想得出来!这个报酬我可不想要,要了惹麻烦。看看我身上穿的衣服:十块钱一件的马夹,十五块钱一件的T恤,三十五块钱一条的牛仔裤,穿在身上不是挺好的吗,走在街上也没有见得有多寒酸,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要他买衣服给我穿干什么?要是穿了他的衣服,我就等于出卖李瑶了。衣服与吃的不一样。给我吃的,吃进胃里面马上就消化了,不会留下痕迹。衣服可不是,一件衣服穿很久,只要衣服穿在身上,你就会想起衣服的来历。如果他们两人以后成了,这件事情将成为笑话。如果他们不成,我可成了骗吃骗穿的坏角色。我对张辉说:“算了吧,你还是找别人帮这个忙,我也不要你的报酬,也不帮这个忙。”

在外面转到吃晚饭的时候才回去,半天时间没有停过脚步,累死了。回去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张辉让我帮忙试衣服的故事讲给李瑶听了。李瑶对我说:“你别理他,他这个人讨厌死了,我才不想要他的东西呢。”其实我何尝不觉得张辉讨厌?真像一只狗,自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