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乎永远都在行走着,似乎永远都在寻找着一份比眼下的活儿要好的工作,所以,我们似乎永远都在不停地更换着工作地点。我们和我们的农民工兄弟们,就是这样在茫茫人海中相遇,又于茫茫人海中消失的。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有一天下班回来,李瑶告诉我,最近一个叫张辉的臭小子总是来烦她。我笑着说:“恭喜你走桃花运了。”李瑶说:“我看见他就烦,巴不得他走得远远的。”李瑶前不久和家里的男朋友分了手,现在她是自由人,当然可以再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呀,又不是脚踏两条船,我支持。我问李瑶:“你了解他的底细吗?”李瑶说她知道他的底细,那家伙是冲压部的物料员,还是松滋的,和她是老乡。算起来李瑶还真是幸福,在千里之外的广东,居然能有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小县城的人来追求她。我在外面这些年,别说找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小县城的老乡做男朋友了,就算同事中,只遇见过一个正宗的老乡,不过那是一个女的,至于男的,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看到过。我说:“李瑶你行呀,我看月老真的待你不薄,你觉得他的人怎么样,要不要说出来我帮你参考一下。”李瑶告诉我,他的家在乡下。李瑶家可是住在县城的小区里面,算起来张辉的家境比李瑶差一些。当然,目前的情况下,他们俩都在外面打工,家在乡下还是城里似乎不是问题。二00一年的时候,房子虽然也很重要,但是似乎没有现在这样金贵。那个时候,在县城买一套房子,也就十万左右就可以搞掂了。哪像现在,没有百八十万,别想在小县城里面安家了。当然还有一个有利的条件就是,那时的我们才二十出头,对于房子、对于未来,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看重。大家都不富,甚至可以说大家都是一群穷光蛋,看重那些干什么?只要有感情,就去大胆地去恋爱吧。当然这是我这种头脑简单的人的想法。每个时代的人,都有一部分人头脑简单,一部分人头脑复杂。头脑简单的人,注定了要多吃一些苦,头脑复杂,精于算计的人,要享福多了。我说:“他家的其他情况呢?”李瑶说:“其他的还好吧,他老爸在我们县城打工,一个月也有六七百块的收入,比他的工资还高呢。他老妈在家里种地。他是家里的独子。”在我看来,这样的条件也不算差了。人家的老头老娘现在还在给他挣家产呢。能找到这个的男人,也算有福分了。我对李瑶说:“这个条件也算可以了吧。”李瑶说:“我倒没有想到他家的条件怎么样,现在我也不用去考虑,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他。”搞了老半天,这就是症结所在。不喜欢一个人,那就没有办法了。就算他老头儿是市长,不喜欢依旧是不喜欢。

不过,臭小子张辉还不死心,整天像一只癞蛤蟆一样缠着李瑶。当然上班的时间每个人都得干活,私人工厂的办公室,可不像国字号工厂的办公室,它不是你家开的,也不是为你谈恋爱开的。况且现在的李瑶并没有进行一场恋爱的准备。不过,张辉倒是狠下了心,想追到李瑶。李瑶在办公室除了做统计,还有一件事情:打领料单。零件部下属每个部门的领料单,都得用她办公桌上的那台破电脑打出来,再由各部门的物料员拿着单子去领料。张辉是冲压部的物料员,自然每天都得去李瑶那儿打单了。估计他正是去那儿打单的时候,不知不觉地喜欢上李瑶的。自从张辉向李瑶发起了攻击战以后,每次去打领料单,就瞅着科长不在的时候去,这样就可以在办公室里面多磨蹭一会儿。不过,李瑶对他依旧是不理不睬。不知是那位伟人说的,男孩子追女孩子隔着一座山,女孩子追男孩子隔着一层纸。不过男孩子追女孩子容易,因为男孩子为了追女孩子可以去翻越一座山;女孩子追男孩子不容易,因为很多女孩子不愿意捅破那层纸。看样子,张辉这小子,为了李瑶,是要去翻越一座山了。

就在这个时候,科长大人一不小心做了法海。某一次零件部办公室开会,科长听手下的人发言,于是李瑶说,她的工作任务太重了,除了做统计,还有打领料单,一天经手的领料单,也有几十张吧,每天加班都忙不过来,所以想让科长把她的工作合理分配一点给其他的同事。不知道李瑶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没有其他目的,或许她正是因为讨厌张辉,才想甩掉打单这个包袱呢?不过科长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以前零件部专门有一个打单员的,后来打单员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招新的进来,那个时候李瑶刚进办公室,就把这份工作给李瑶做了。现在不是旺季,当然不可能再招一个打单员进来,就算是内部提拔,也得等到年后赶货的时候再提拔一个上来。科长于是叫一个小文员先帮忙打一下单,等年后再招一个打单员进来。就这样,打领料单的这份工作就不再烦着李瑶了。于是,当张辉这小子终于瞄准了科长不在办公室,一头冲进办公室里面,站到李瑶面前的时候,李瑶便瞪着眼对他说:“打单的,去某某某那儿打,我这里不再打领料单了。”可是张辉那小子不想走,就想在李瑶的办公桌前多站一会儿,这也算是和李瑶近距离接触吧!李瑶不理他了,拿着一大堆报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得把报表jiāo到写字楼那边去呢。当李瑶离开了座位,打开办公室的门,匆匆走了出去,张辉还站在李瑶的座位前,看着李瑶远去的身影发呆。直到其他的人都笑了起来,张辉这和挪动步伐,去打领料单了。零件部另一个物料员,就此事和张辉打赌,他说:张辉臭小子,你要是三个月之内能把李瑶追到我,我请你去湘菜馆吃大餐。言外之意就是,张辉三个月追不到李瑶,他就得请那个同事去湘菜馆吃大餐。张辉或许是受了激将,于是向李瑶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有一天下午,张辉趁着去生产部的间隙,瞅着生产部经理科长不在,居然偷偷地用生产部的内线电话打电话给李瑶,约李瑶下班以后在厂门口见。这小子,真是疯了。

李瑶下班以后就找我,她说:“你今天不去学电脑了,陪着我出去买一点东西吧。”自从学电脑以后,确实很少和李瑶一起上街了。不过,买一点小东西,犯得着要我陪着他吗?我说:“等星期六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吧,反正没有几天就周末了。”李瑶说:“我今天真的要买东西。”我说:“那你一个人去就是了,这屁大一点地方,还怕迷路了不成?”李瑶说:“鬼才怕迷路,今天有人拦路呢。”一问才知道,张辉拦在厂门口。我说:好啦,看在你待我不薄的份儿上,今天我就舍命陪君子了。于是和李瑶两个勾肩搭背地走出了厂门。张辉那小子见李瑶出来,先是一阵欣喜,继而就失望了,因为还有我呢。他只有不动声色地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