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电脑室,没有对我们任何人打招呼,径直走到秘书背后,狠狠地朝秘书的后背捶上了一拳。秘书转过头,看见了小妹仔。我们大家都笑了,有人起哄:“秘书,谈恋爱啦?”秘书倒被笑得不好意思,脸一下子就红了。小妹仔对秘书说:“九点半出去,不许你迟到。”说完就溜了。秘书虽然没有走,但是看得出来,此时的他是人在曹营心在汉,无心再画图了。他坐在电脑前磨蹭了一会儿,就关了电脑,拿了书本走出去了。以后连续几天,虽然他每天都来了,但是学不了多久就第一个开溜。我在猜想着:这小子,眼看着就要被一个小妹仔毁了。过了几天,秘书就很少出现在培训中心了。有一天晚上学了电脑回去,经过工厂下面的那一排路边摊,看见秘书和那个小妹仔坐在一起吃夜宵。人家此时忙着拍拖,我也就没有同他打招呼,免得打扰他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去培训中心的路上,我又遇见了他。不过那天他是一个人,看上去有点落寞。我问他:“你女朋友呢?”他说:“哪有啊?”我说:“你还不认帐呢,那天冲进培训中心找你的那个小妹仔,好几次我都看见过你们在一起拍拖了。”他说:“分了。她回家去了,前天我送走她的。”我说:“那更好呀,没有人打扰你,你就可以去学电脑了。”秘书依旧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不去了。”我说:“你还没有学会呢。”他说:“不想学了。”这个小秘书,就真的被一个女孩子给毁了。从此以后,他就真的从培训中心消失了。看来爱情并不是一个好东西,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灭一个人。

秘书消失了,我们五人帮也就剩下了四人了,少了一个人,我们就变成了四人帮。四人帮,多难听!不过,学员们还是依旧管我们叫五人帮。

第七十一节(一)

第七十一节(一)

星期六晚上,决定给自己放个假。于是约上了张霞一起去逛街。住在一三八商业街,平时逛的也是一三八商业街,逛腻了,得换一个地方逛逛了。离一三八商业街最近的一条商业街,就是三阳商业街了(忘了那儿到底是叫三正商业街还是三阳商业街了,就叫它三阳商业街吧)。三阳商业街是一三八工业区里面最繁华的地方了。从工厂出来,走路过去也不过十分钟路程。那儿的商铺里面,无一例外地卖的全是便宜货,服务于打工族的,商品的档次自然高不到哪里去。不过,商铺却比一三八商业街漂亮很多,清一色的小洋楼,看上去很有欧洲的风味。在商业街的中央,有一个小广场,一到晚上,就有许多人去广场上面跳街舞。商业街斜对面有一家咖啡厅,还有一家美容院,再往前走,还有一个楼盘。以前在展顺的时候,倒是经常去那儿逛逛。后来进了德能,一三八商业街就在家门口,也就很少去三阳了。

出了工厂没有走多远,就遇上了我的CAD老师阿敏。在这个时候,她应该在上班的,在路上遇见她,我和她都有一丝惊喜。我问她:“你今天没有上班?”她说:“我辞工了,过几天就要走了,玲姐让我休息几天。”真没有想到,在培训中心辞工如此简单,不用像在工厂提前一个月jiāo辞工书,然后等拉长批,等科长批,末了再等人事部通知。我问她:“你辞工了,谁来教我们呢?还是不要走了吧,大家在一起玩着多开心。”她说:“你们的老师其实早就来了,就是那个阿霞呀,她是来接替我的。这几天我晚上还得去教一下课,顺便和阿霞jiāo接一下”说起阿霞,我自然知道,她来培训中心几天了。老板阿玲告诉我,阿霞和她是一个村庄的,论辈份,阿霞还是她的婶婶辈,因为阿霞是她叔叔的女朋友。这几天见阿霞在培训中心转来转去,以为她只是来玩一下就走,原来她是我们未来的老师呢。我问阿敏:“你辞工以后去哪里?”她告诉我,她妈妈也在一三八工业区打工,租了有房子,先去妈妈那儿住着,再慢慢地找工作。其实想一想,阿敏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哪像我们这些人,辞工了就得一定去努力找工作呢?以前听她说过,她十五岁初中毕业,毕业了就来了广东挣钱。挣了两年钱,也要歇一会儿了。我十七岁的时候还在上学呢。星期天去培训中心,阿敏还在。我对她说:“你走的时候,一定得告诉我们啊,不要这样悄悄地走了。”人是有感情的,短时期的相处,虽然我们之间没有培养出多深厚的友情,但是给我教了这样久的课,也算是我的老师吧,虽然不能送她离开,却可以送一些祝福给她。阿敏说:“星期三我就要走了。”班上的学员,不止是我,就连那些大男人都说,想和阿敏多说说话,阿敏走了以后或许连碰面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们身边的许多人,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后来就没有了消息的。阿敏说:“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就趁着我在这儿的时候都说给我听吧,星期三中午我就走,晚上你们过来的时候,就见不到我啦!”刚才这些大男人还吵着说要和阿敏说话呢,阿敏给了他们说话的机会,他们却一个个地成哑巴了,真是没劲。男人们沉默了好久,才有一个人对阿敏说:我们要不要给你送礼物呀,以后你离开了,看到礼物才会想起我们。”阿敏说:“礼物就不用送了,你们把想说的话说给我听就行了。”男人们再次沉默。我说:阿敏,我送你一件礼物吧,不用钱的礼物,相信你一定会收下。阿敏吃了一惊,问:“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礼物?”我说:“我就写一首诗送给你吧。明天来的时候带给你。”一听我要送诗给她,阿敏特别高兴,她说:“还从来没有人为我写过诗呢,你是第一个。”

晚上回宿舍以后,就写了一首诗。诗的题目就是:致阿敏。不得不承认,我年轻的时候,脑子里面还有一点点文学细胞,要写个什么东西,三两下也就敲定了,而且还算过得去。现在不行了,脑子生了锈,没有了灵感,再也写不出感人的东西了。那首诗里面的内容如今记不得了。反正只是记得,这首诗是写在了文稿纸上的。那个时代投稿还用文稿纸,并不像现在这样,发一个伊妹儿过去给报社杂志社就完事,所以我的手上永远都有文稿纸。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文稿纸这个东西,反正我现在不用它了。阿敏拿到了诗以后,激动地说:“谢谢你的礼物。”然后坐在我旁边看完了诗,说:“写得太好了,写得太好了。”然后,这首诗就在电脑室里面被大男们传阅了一遍。给阿敏送诗的第二天,她就离开了青航,然后很自然地就没有了她的消息。不过,我的故事却没有完。

王八看了我写的诗以后,硬是要拜我为师。我说:论职务吧,你的职务高,我只是工厂最底层的员工一个;论年龄,你比我年长,我怎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