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热乎乎的,又油又滑,比饭堂里面的炒河粉好吃多了。三个人坐在一起,围着桌子吃起来。五毛没有来。如果五毛来了,说不定他一定会一边吃一边感慨:“一块五一份,就是三个五毛呀,三个五毛,可以买三瓶水。”在那个贫穷的年代,大部分打工族都是如此捏着手中的钱过日子的。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

大刘五毛王八三人在消失了几天之后的某一天晚上,悄悄地坐在了电脑前。那天他们特别早,我进去的时候,大刘一边抽着烟,一边练习画图。我没有打扰他,找了他旁边的一台电脑坐下了。记得是一副图画完了,休息的片刻,大刘一脸沉重地告诉我,他们工程部的一个老工程师,在今天早晨被炒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怪不得大刘的脸色那样难看。我说:“现在工厂都不赶货了,你们工程部这边也没有多少新产品开发了吧,所以工厂就想着炒他。”在工厂里面,工程师的工资可是比一般的部门经理还要高,走一个人,就可以少付一个人的工资了。所以一到生产的淡季,很多工厂就像疯了一样炒人。大刘说,他昨天晚上还和我们一起加班到很晚才下班,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天就会被炒吧。谁知今天走进办公室,就接到了人事部的通知,让他办离厂手续。其实那个人挺好的,工作也没有出错,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被炒了。鬼知道呢,工厂要炒你的时候,可以编出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让你滚蛋。我对大刘说,工厂炒人太正常了,只不过现在出去了不好找工作而已。大刘感慨说:“幸好我在工厂里面的工资并不高,也没有混到工程师的位置去,如果领着高工资,说不定今天早晨该滚蛋的人就是我。”我说:“你别想那样多了,现在不是过得好好的吗,工厂还没有炒你呢,你还得把CAD学完了,到时候工厂就算炒你,你也不怕。”大刘又抽了一支烟,才开始画图。在大刘暗自庆幸的时候,我何况不是如此?如果我当初进的是生产部,说不定这个时候也早被德能电器扫地出门了,哪还能坐在电脑前慢慢地编织自己的理想?谁叫我们都是一群寄居在别人屋檐下的燕子,主人不高兴的时候,当然是把我们撵走。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利,只有听话的福份。

命运如此,我们暂时又无法改变它,也只能一步一步往下走了,走一步看一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也会吃一口老板送上来的鱿鱼。依旧是每天坐在电脑前练习画图。拿着一本盗版的教材(后来有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见了正版的教材之后,才知道培训中心发给我们的教材,居然是盗版的。)这也不怪,正版的书贵,好几十块钱一本。盗版的,十块钱以内就可以敲定了。不管是正版还是盗版,反正写在纸上的东西是一样的,只要能学到知识,它和正版又有什么区别?有一天,大刘告诉我,别看这本书五百多页,其实能学到的东西并不多。对于他们那些本来就是从事这个专业的人来说,这本书真的太简单了。不过,对于我这个外行来说,它真是一本天书,我得慢慢地啃,才啃出一点点味道。有一天,大刘从工厂带了一个盖子来,坐在电脑前画盖子的平面图。他慢慢地画,画了好久终于画完了。然后,他把盖子递给我,对我说:“你学着画一下实物吧,老是对着书上的图例去画图,是学不会东西的。”有了实物,我也想班门弄斧了。画了一会儿,画完了,学CAD好久了,还是第一次拿着实物绘图,心中自然有几份得意。大刘看了看我画的图,对我说:“你看看这个盖子,它们的螺纹有的是一整圈的,有的不是一整圈。在画图平面图的时候,这些不是一整圈的螺纹,你只能画四分之三圈,代表这条螺丝不是完整的。因为CAD能表现出来的,也只有这个效果。如果以后你学了PRE,那这个盖子是什么样子,你就得画成什么样子,包括螺纹的弧度,还有盖子的拐角度,都得画出来。”这些都是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教我们的老师也不是专业的绘图员,他们做的也就是照本宣科,当然不知道这些专业的东西了。所以,当老师看到我的图纸上,出现了四分之三圈的螺纹以后,有点惊讶地问我:“你从哪儿学来的?”我告诉他,这是大刘告诉我的。如今,当初学的内容全部忘了,不过大刘告诉我的这一点专业知识,至今仍然深深地印记在我的脑海中。只是,没有做绘图员,牢记了十年的一点小知识也一直派不上用场。

有一天大刘告诉我,他们工厂里面,订单都不能维持正常的生产了。生产一线的员工,要裁两成。广东这边的工厂就是这样,夏天赶货的时候,一个劲儿地猛招人,等到赶完货了,就一个劲儿地裁员,一点也不顾及工人的感受。裁吧,裁吧,让裁员来得更猛烈些吧。在那个年代,在那个时候,被裁掉的人,几乎拿不到赔偿。人家工厂能把全部的工资结清给你,你就得谢天谢地了。大刘说了这话没有几天,一三八商业街上,多了许多穿着汇丰厂制服的工人。他们提着箱子,从商业街上匆匆走过。当年的广东工厂,做下了太多伤心的事情,以至于到了现在,长三角兴起以后,许多人都放弃了广东,直奔江浙去了,广东这边是越来越少有人来了,不少资本家感慨:怎么现在招工越来越难呢?尽管招工的条件比以前宽松了许多,还是缺人。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资本家自己。十年前,他们做下了昧良心的事情,在十年后的今天,他们终于得到惩罚,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而已。

张霞学电脑的热情在与日俱减。这也不怪她,整天面对着一只不会说话的机器不停地敲着键盘,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下的破键盘才能帮着自己敲开上帝面前的那扇门,开小差也并不奇怪。不管在哪家电脑培训中心,总有相当一部分学员不能坚持到最后。除了极少数毅力超人的,和脑袋瓜子反应超级慢的人,能坚持下来。我算是脑袋瓜子反应超级慢的,所以我两次学电脑,两次都坚持下来了。因为我不知道,不学电脑该去干什么。张霞开小差,并不影响到我对学习的热情。有我们五人帮,我哪会感到生活枯燥呢?

不过,五人帮的意志并不是坚不可催的。第一个开小差的人,就是秘书。一向很准时的秘书,突然不准时了,来培训中心的时间一天比一天晚了。有一天到了八点多钟,他才慢悠悠地走进来。见他来了,我对他说:“秘书,你今天又迟到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才坐到电脑前,慢悠悠地打开电脑。谁知练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一个小妹仔跑进来找她了。电脑培训中心虽然不是什么正规的学校,不过也算是学习的场所吧,这些地方很少有外人进来打扰的。那个小妹仔倒不忌讳这些,三两步冲进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