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一勺子粥到饭碗里面,然后拿起一只馒头,朝饭碗扔去,馒头在饭碗里面打了个翻身,飘在粥上面。接着,胖fù女用圆珠笔在饭卡上划了个记号,又把饭卡扔进我的碗里面。我想伸手去接饭卡,可是刀明显地表现出了不耐烦。不仅仅只是对我,对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难道她不知道,纸质的饭卡上面,有很多细菌,饭卡放到饭碗里面,是特别不干净的?或许,在她看来,我们真的是一群难民,所以对我们也就不用那样客气了吧?管它有没有细菌呢,碗里面的饭又不是她吃,是我们这些工人吃的。至今回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那个胖fù女可恶。

饭堂并没有给工人提供桌椅,我们打了饭还得端回宿舍去吃。所幸饭堂在一楼,宿舍在三楼,走上去也没有几步。走到三楼,看见许多工人端着饭碗在走廊上吃饭,我也在走廊上找了个位置吃起早餐来。喝了一口粥,有一股馊味,似乎是用剩饭熬成的。只能靠馒头充饥了。我从碗里面捞起馒头。馒头个头非常瘦小,只有街上卖的半个大,是儿童版的。小孩子吃一只馒头,或许还能撑一会儿,但是早餐就用这样一只馒头打发我,肯定是吃不饱了。这样的早餐,居然还要我一块钱,真是太坑人了。馒头甜甜的,也没有家里面的馒头软。但是,这是早晨唯一可以充饥的食物了,不吃就得挨饿。于是我闭着眼睛,大口大口地吞下了馒头。肚子并不十分饱,猛喝了几口水,戴上厂牌,就跟着队伍去上班了。一边走,我一边怀恋小县城文锋路菜市场的馒头。那条街上,一排溜儿,有三四家做馒头的,蒸馒头的锅一天到晚冒着热气,所以不管在什么时候去,都能买到热乎乎的馒头。价钱也便宜,一块钱三个,又大又白,吃在嘴里,软乎乎的,热乎乎的,两只馒头就足够把我撑饱了。想到那个白馒头,刚才吃下去的儿童馒头就开始在胃里面翻滚了。我打了一个膈。家里面有一句方言是:饱鼾饥膈。看来儿童馒头在我的胃里,还没有填满一个角!

第九章

第九章

很快就走到了昨天我应聘的那个门卫室门口。八字须已经在那儿等着我们了。他看了看我们这些新人,说:“把你们的身份证jiāo上来吧。”他拦在门卫室门口,似乎我们不jiāo上身份证,就不让我们进车间上班了。工厂要扣压我们的身份证?其实,在那个时代,连很多正规工厂都会扣压工人的身份证的。似乎进厂jiāo压金、扣压身份证是大多数工厂用以留住人的方式。少的扣三五天,长的就不知道会有多久了。身份证被搜走了,我还是有点不甘心地问八字须:“身份证要扣多久?”八字段说:“也就半个月时间。”同我一起的几个新人都乖乖地jiāo上了身份证。我其实很不想jiāo身份证的,但是那儿是八字须的地盘,我不能违抗他,否则昨天jiāo的那一百块钱压金,就等于泡汤了。我也只好乖乖地jiāo上了身份证。没有了身份证,我们就只有一张厂牌了。在那个时代,厂牌并不能代表什么,最有份量的东西,据说是暂住证。后来,我真真见识了暂住证的厉害。关于暂住证的故事,后面我会讲。

八字须带着我们去车间。车间就在院子里。这是一栋三层的楼房,三层楼,每层楼都是不同的工厂。每间厂的规模都不大,一家工厂也就几十人。现在想起来,叫它们工厂,倒不如叫它小作坊好了。旧社会的小作坊,有的还不止几十人的规模,而且条件也不见得会比眼前的这些小工厂差呢。八字须带着我们上了二楼。在进入二楼车间的门口,摆着一张椅子。有一个剃着光头,四方脸,粗大眉毛的,一只手上戴着粗大的佛珠的年轻男人,站在那里,看样子,他就是现世穆仁智了。我猜得没有错,八字须带我们走到光头身边的时候,我听见他对光头说:“刘副厂长,这几个是新来的。”光头哼了一声算作答应了。然后,就听见光头对着正在上楼的工人喝斥道:“排好队进入车间。”看来,他对我们几个新人算是够意思了。我们几个没有排队,他还没有喝斥我们。当然,听见他的喝斥声,我们几个也自觉地跟在队伍后面,进了车间。

仔细想起来。在兴宇电子厂,我见过的荒唐的事情还真多。上班第一天早晨,就看见副厂长站在车间门口,看着工人进入车间。这样的事情,随便jiāo给一个小保安去做就行,何必安排一个副厂长去做?叫了他一声副厂长,就得给副厂长的工资,领着副厂长的工资,做着保安的事情,如果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情,我第一个乐意去做了。不过,后来我又看见了几件事情以后,就觉得,这件事情发生在兴宇电子厂,也是司空见惯了。

我还真来的是时候。上班第一天,工厂的几个老板都来了,众老板们召集全厂的工人在一起,欢迎我们这一段时间新来的人。对于所谓的众老板,我还真不敢恭维。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据说是股份最大的头儿。但是他的说话水平确实不怎么样,讲话的时候,时不时还带出一句“格狗日的”,“格老子的”,“他妈个B的”,还有一年年纪稍微小一点的,是工厂的二股东,此人干瘦干瘦的,颧骨很高,两只眼睛像两个黑洞,络腮胡子盖住了小半张脸,看样子并不像有钱人,倒和我这个刚入广东的人差不多,口袋里面也同他的脸蛋一样,干瘪得很。第三个股东是一个中年的胖女人,这个人看上去还有一点福气,至少那张肌ròu饱满的脸看上去还特别舒服。如果此人是我家中的亲戚,我会对她产生好感。不过,现在在这里,她是老板,是资本家,我只是给她的打工的几十号人马中的一个,自然也不会对她产生好感了。

股东们致了欢迎词,工厂大大小小的带一点官字头的人也都出来了。拉长,拉长助理都同我们打了照面。当然,穆仁智也来了。出乎意料的是,八字须也来了。我还以为他只是个简简单单的门卫呢,原来他是车间主任,真是小瞧他了。据糟老头说,兴宇电子厂已经走完了冬天,迎天了事业的春天。还才四月,就接到了几百万的订单,如果按自己工厂的生产能力,恐怕要一直做到明年春天去了。不过,客户可不给这样长的时间,让工厂这边尽快jiāo货,所以,单靠自己的力量还不能完成,还得找别的工厂联手吃完这一块肥ròu呢。我们这批新人呢,正是为着这几百万的订单而招聘进来的。一听说有订单做,我的就仿佛看见双手抓满了暂新的票子,觉得自己进这家工厂没有错。

走完了形式主义,流水线才开起来,我被安排坐到了流水线的一个小位置。印入我眼前的,是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电子元件。后来我才知道,我看到的那些东西,名为三极管。我的任务就是把三极管的一个脚弯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