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养活许多人,就算来一两个闲人吃粥,反正粥多的是,闲人要吃就让人了吃吧,他们也吃不了多少。现在,只有半锅粥了,如果给每个人都分一份,大家都吃不饱,倒不如没收一些人的饭碗,让另一些人填饱肚子。据说,这是德能电器厂办厂以来,炒人最厉害的一次。这个冬天,也是德能电器厂办厂以来,订单最少的一个冬天。我们这些留在德能电器的人,日子也不好过,说不定明天一早醒来,整个德能电器就已经被冰雪覆盖了。

生产部乱成一团的时候,零件部却还风平浪静。有一天下午,科长和协理召集我们丝印部和点焊部的人开会,几十号人,全部聚集在丝印部的空地上,听科长发言。记得那天的天气有点冷,不过有太阳。太阳透过屋顶的琉璃瓦照shè下来,见到了阳光,心里头也觉得有一丝温暖。科长对大家说起了生产部近日发生的事情。其实就算他不说,我们也知道了。这样的事情,能不在工厂引起哄动吗?不过他对我们说,就算生产部那边的生意再淡,但是我们零件部却有事情做,因为零件部有塑胶车间,五金冲压车间,工厂里面的任何一张订单,都得在零件部生产出了壳子,才送到生产部去组装。生产部组装的速度远远比零件部生产壳子的速度快,所以只要有一张订单,零件部就不会停下来。零件部里面,没有事情做的生产线,也就是丝印部和点焊部了。因为丝印和点焊的速度,远远比生产壳子的速度快。他说,到了这个时候,他是我们的科长,他理所当然地要来保护我们这些人。就算生产部再怎么炒人,但是他绝对不会炒我们其中的一个人,不管是新人还是老人,不管在表现好的还是表现坏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他手下的一个兵。在这个时候,只有所有的人团结在一起,才能共同度过难关。等到明年赶货的时候,大家都会好起来的。丝印部和点焊部闲余的人员,他会暂时安排到塑胶部和五金冲压部去帮忙,先混过这段日子,等订单多一些的时候,再把这些调出去的人叫回来做事。这样,就算老板问起来,他可以说,零件部的每一个人都有活儿干,没有放假。在德能电器厂,零件部虽然与生产部,与行政部不和,但是我们这边除了他,还有台湾籍的协理在掌控着整个部门。生产部那边的经理是大陆人,所以在老板那边,科长和协理更好说话。他对我们说,平时流水线开得快,现在可以把流水线的速度放慢一些,这样才能保证八个小时内,流水线上有产品在流动,老板下车间的时候,看见线上还有产品在流动,看见大家手上都在干活,自然也不会说什么。正是因为我们有台湾科长和协理保护着,所以在工厂生意最淡的时候,零件部没有一个员工被炒掉。现在回忆起来,科长和协理真是好人。他们除了为老板打工的同时,更多的时候是在为我们这些工人考虑。这样的人现在已经不多了。

虽然丝印部没有炒人,不过却有很多人辞工走。以前赶货的时候,想辞工都辞不到,现在好了,辞工书jiāo上去,一个星期就可以领工资走人。离开丝印部的,大多都是和我同时期进厂的新工人,他们都是找到了新的路子才走。辞工走与被炒掉唯一的区别就是,结了工资以后,辞工的人还可以在厂里面逗留三天,而被炒的人就得立即离开工厂。在工厂逗留的三天时间,工厂还管吃管住。不过,所谓的管吃,也只是让你吃几口白饭,喝一口汤而已。因为结工资的时候,厂牌饭卡都已经jiāo到财务部了,没有饭卡是打不到菜的。没有厂牌,出了厂就进不来。所以在工厂逗留期间,除了只能吃汤拌饭,还有一点不自由的地方,就是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厂里面,连外面都去不成。我们车间的两个小妹仔,辞工了没有立即走人,在工厂里面吃了几天汤拌饭,窝在宿舍里面混了几天日子,才在一个夕阳西下的日子里拖着箱子离厂。当然,大多数人结了工资,顶多在工厂住一个晚上,天亮了就走了,也就没有受过那样的苦。和我同时期进厂的工人,相互之间的关系还不错。而且那个时候的打工仔打工妹,似乎比现在八零后九零后的打工仔打工妹有人情味。每一个人走的时候,都会来生产线,同工友们一一握手告别。记得有一个河南仔,离厂的时候,我问他去哪里。他告诉我,他们村子里好多年轻人,都去西部修铁路了,在那儿一个月可以挣两千多块。他说他出了厂,就直奔西部,也参加到修铁路的队伍中去,在西部修两年铁路再回老家,有了本钱他就去做生意,不用来广东打工了。多少年过去了,他现在早已有了自己的事业吧?还有一个湖南仔,他告诉我,他准备去深圳,因为深圳是一个充满着机遇与诱惑的地方,在那儿可以一夜暴富,也可以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当然,我们这些在工厂里面混饭吃的年轻人,本身就是穷光蛋,去了深圳,最糟糕的事情,不过也只是继续一个穷光蛋而已。不知道那个去深圳的同事,如今有没有成为有钱人。直到现在,我还一直挺佩服他。年轻的时候,就该有一番闯劲。来广东十年,多少次我想去深圳闯一闯,却一直没有去,现在快人到中年了,自然也去不成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遗憾。或许早些年去了深圳,我的人生将会是另一番景象呢?这是谁都算不准的事情。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

工厂每天只上八个小时正班,星期天也放假,我就更有理由呆在青航了。青航什么都好,唯一不好之处,就是那儿没有给学员提供饮水。转遍了培训中心的每个角落,居然找不出一台饮水机。在进培训中心的一角,放着一只小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只小小的热水瓶,围着热水瓶放着几只杯子,那是老师喝水的杯子。并没有放一次xìng水杯。于是怀念书山了。在书山,似乎从来没有断过水,电脑室里面,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着一台饮水机,想喝热的有热的,想喝冷的有冷的。刚去青航的时候,还真不习惯。在培训中心坐下来,最少也得三四个小时才离开,这期如果不喝一口水,恐怕支撑不到走出培训中心的时候。真是麻烦,渴得要死了,只好去楼下买水。纯净水一块钱一瓶,也有一块钱一瓶的可乐,不过那不是正宗的可乐。现在,依我喝多年可乐的口感,回忆那个一块钱一瓶的可乐,说不定那是用什么化学原料调出来,或者用可乐加水勾兑出来的东西。不过那个时候可不知道那样多,也不想那样多。买一支可乐上来,咕噜咕噜几口就喝了一大半,还有小半瓶留着,等口渴再一次来临的时候,润一下干枯的嘴唇。回厂的时候,瓶子就空了。不过舍不得丢掉瓶子。这只瓶子就是一只可以随身携带的茶杯。下次去培训中心的时候,装了一瓶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