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决定下来,还得找一个伴儿。一个人单qiāng匹马去培训中心未免太孤独了。李瑶现在有免费的学习地方,她自然是不去了。丝印部里面,高中毕业的也只有三个人:我、湖南妹小静、广西妹张霞。这两个人和我的关系都不错,就去拉她们吧。先去问了小静,小静说,她不想去学,因为她的普通话都说得不标准,她怕学会了电脑也找不到文员的工作。这句话有道理。在广东,就算你不会说白话,但是得会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吧。连普通话都不会,很多工作机会就与你无缘了。我又去找张霞。心里想着:一定得把她拉上,以后每天晚上从电脑培训中心回来,才有一个伴儿。和张霞可以说是一拍即合。张霞告诉我说,她正想去学电脑,只是没有伴儿。这不我也要去,两个人就去了。看了几家培训中心,最终选了一家名叫青航的,因为离工厂近,走路只要两三分钟。jiāo钱报了名,我们就开工了。张霞学办公软件,我学CAD,我们一起去,学习的时候不在同一间教室里面,不过回来的时候一起回来。

当我拿着厚厚的CAD课本,我突然有了一些茫然。那本书,至少有一斤多重,五百多页呢。这样厚的一本书,要把它慢慢地啃完,不是那样容易的事情,得比学办公软件付出更多的汗水了。不过,既然来了,就别无选择,只能学下去,学会为止。前来培训中心学CAD的,全是清一色的男士,不少人都是附近工厂里面的技术员,其中不乏在工程部做事情的。他们来学习的目的,就是充充电。那个时候的许多工厂,工程师们正在经历着从手工制图改为电脑制图,他们大都在工厂呆了好些年,为了不被淘汰,只能学习了。我是学CAD的唯一的一个女孩子,也是唯一一个在生产一线做员工的人。双重的身份加在我的头顶上,我并不觉得自己的地位就比别人低。当然,培训中心的学员也没有谁就说我的地位低了,大家在一起学习,那些先去的学员还会主动帮助我,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一个班的学员就是同学了。

青航培训中心的老师有好几个,会CAD的却只有两位。相对而言,CAD比普通的办公软件复杂多了,学员也不多,只有十来个学员而已。每个学员进去的时间也不一样,我们班也不能像学办公软件一样组织起来授课了,老师只能是单个辅导。张霞她们那些学办公软件的,自然没有我们幸运了,还是大班授课,授完课就去自行练习。与书山相比,青航的唯一好处就是电脑多,有两三个电脑室,每次去的时候总有电脑空着,根本不用抢电脑。培训中心的老板阿玲是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女孩子,大家都是同龄人,聚在一起话就多了。她总对我报怨说生意不好,没有多少人去学习,买了那样多电脑,却总是空着。我说:“行了吧,你现在都当老板了,我还是一个打工妹,还不知道明天该去那家工厂做苦力呢,你该知足了吧。”每当听到我这样说,阿玲就笑了。她说:“其实打工还更好,拿了工资什么都不愁,我愁的事情比你愁的多多了。”当了老板自然多愁,那简直是一定的。谁叫你赚的比我们普通打工仔打工妹多呢?自然也要承担风险了。其实我在心里说:我们可是拿着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工资来学习的,你要是没有足够的电脑,就真对不起我们这些人了。因为电脑充足,所以在这里也没有发生过排队等电脑的事情了。不过这儿的学习气氛似乎没有书山那边浓。这里的人似乎特别懒散。也难怪,一三八商业街这边的工厂,以大厂居多,工资方面与书山那边的工厂自然不一样。前来学习的人,许多都已经不是生产一线的员工了。即使是生产一线的员工,工资也不错了,所以他们对学习也就没有太高的积极xìng了。看起来钱真是个坏东西,可以消磨一个人对学习的兴趣。不过,来了这里学习,我才懒得管别人爱不爱学习,自己学好自己的就没错。

工厂每天都是十一点半才关厂门。或许是因为中午不让我们出去的缘故吧,所以晚上才晚一点关厂门,放我们出去透一口气?我就喜欢这样的工厂,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培训中心呆久一些。每晚十一点二十离开培训中心,和张霞一边走一边聊天,慢慢地走回厂,总在关门前几分钟。回了宿舍,洗澡洗衣服,十二点钟躺在床上睡觉,很快就闭上眼睛睡着了,一觉睡到七点半,再起床洗脸刷吃早餐,不浪费一点时间。

没有几天,我就和班上的同学们都混熟了。学员里面居然有两个湖北老乡,他们都是恩施的,在汇丰电器厂工程部做事。其中一个年长一点,另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他们比我早去,进度自然比我快一些。这样也好,在培训中心我又拣了两个免费的师傅。在培训中心学习的好处就是,不但学到了知识,还可以认识一些新朋友。虽然这些朋友只是萍水相逢,离开了培训中心以后,大家也就不再联络了,不过他们可以给生活带来一些简单的乐趣。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还可以带给我一些招聘信息。比如说有一天,恩施老乡告诉我,他们厂招一名绘图员,问我去不去试一下。还有一次,另一个学员告诉我,他们厂招一名仓管员。虽然我最终没有去那些工厂面试,但是他们的好心我一直记得,直到现在还记得。

现在回忆起来,去学CAD不一定是正确的。这并不是因为我后来没有做绘图员,学的知识白费了,而是这些年,我一直在反醒自己,依我的xìng格,我的智慧,我的能力,做一份文职的工作是轻而易举不在话下,但是如果真让我去做一名绘图员,整天和那些没有语言的线条,图纸打jiāo道,就算我做好了,不一定能找到工作的乐趣。我的爱好是文字,而不是那些图形。做着自己并不喜欢的事情,是难免出错的。说不定哪一天,绘的图纸就出错了呢?图纸出错可不是一件小事,一般的打工仔打工妹,可以承担不起那个经济损失的。所以我很庆幸,找工作的时候,没有遇见招绘图员的工厂,所以做绘图员的计划也就没有实现。这些年一直在做着文职的工作,工资自然比绘图员和工程师少多了,不过文职没有太多犯错误的机会,做起来也得心应手。不过,学CAD的那段日子,给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花了一笔冤枉钱也算值得吧。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节气早已过了立冬。广东的天气突然变冷了。前几天穿着一件T恤刚刚好,才过了两天,就得加一件外套了。不过,还有在广东呆久的人说:今天的冬天来得好迟,一点也不冷。可是我已经感觉到冷了。天气变冷了,也就预示着:又得花一点钱置办一些行头了。翻了翻箱子,发现可以御寒物资,的只有一件旧毛衣,一件外套,这还是从老家一路带到广东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