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他就对着我笑了起来。见他在笑,我的心里也不紧张了,才对他说起了这次人事部招聘的事情。我对他说:“科长,我进厂几个月时间,一直在您的手下工作,拉长他们待我也很好,您虽然没有直接管着我们,但是看得出来,您对我们都很好。这几个月,在丝印部上班,我也很高兴。这次我看见人事部要招聘,我想去试一下,自荐表昨天我就jiāo上来了,想麻烦您签一个字。其实就算填了自荐表,人事部给不给我面试的机会,面试了能不能被录用,我心里也没有底儿。但是如果我自己都不去自荐,那就是自己不给自己机会。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得感谢您和协理(协理是台湾工厂里面介于副总与总经理之间的一个职务,德能电器厂的协理,主管零件部,也算是我们的上司)。因为进了德能以后,我就是您们手下的一名员工,我知道,您和协理在也挺不容易,我们在您们的庇护下,就算员工做错了事情,总是尽量在部门内部就解决了,没有让上面的人知道。从工厂公告栏上张贴出来的罚款单就可以看出,平时挨罚款的都是生产部的人,零件部的人很少挨罚款的。”科长听我说完,笑着说:“你的自荐表我看过了,已经签了字,协理也签了字,下午已经jiāo到人事部去了。我们零件部里面,像你这样中专毕业生有好几个。你们读书不容易,来广东更不容易,作为你们的科长,我当然会想着为你们提供更好的工作岗位。不管这次招聘你能不能被录用,工作都要努力,就算是提拔上去了,你也得不断地学习,这样才能进步,知道吗?”我点了点头。又谈了一会儿话,我就告别了科长,回宿舍去了。

自荐表jiāo上去了,当然是等着人事部通知面试了。左等右等,等了一个星期,也没有通知面试。后来听说人事部新进了一个文员,才知道招了生产部的一个人上去。招别人上去也没有什么,张助理的话说得好听,到头来却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给我。后来才知道,其实很多事情也不是张助理能决定的。工厂大了,人际关系自然就复杂。工厂里面,许多管理人员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在生产一线一边干活一边等着提拔的机会。每当有机会的时候,也就是这些人活动的时候。所以在德能电器厂,内部招聘也就是走后门的好时机。我在工厂没有任何靠山,只能听天由命了。就算张助理有心提拔我,她头上什么人发话下来说要录用谁,她也只能听从上面的安排了,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这次提拔,就这样错过了。只能等着下一次提拔了。其实在工厂,内部招聘的机会虽然多,但是自荐的人多,我们这些自荐的人,仿佛在走着独木桥。每次能走过去的,只可能有一个。其余的都会从桥上掉下来,这就是规则。老太的侄女就告诉我,为了做文员,她自荐了五六都没有通过,最后一次还是有人帮她说了好话,才被提拔上去。在德能电器厂,我和许多不甘心坐一辈子流水线的人,就仿佛一个个现世范进,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只等着二十五岁的那道年龄关来卡我们了。

第六十四节(二)

第六十四节(二)

又过了一段时间,机会又来了。技术部招聘一名文员。这一次,上帝朝我咧了一下嘴,却没有对我微笑。自荐表jiāo上去第二天,人事部就通知我去面试。面试是单个地进行的,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工厂内部招聘比在外面招人的条件宽松一些,不过面试的程序却是一样的。先香经过笔试。我被安排在人事部隔壁的一间会议室里面考试。试题也不多,全是选择题和填空题。三十分钟的考试,做了十多分钟就做完了。做完了试题,马上有人阅卷。我考得不错,才填错了一个空,得了九十多分。笔试过了,我被带进技术部面试。一个文员拿出一张表格,让我制表。一张很简单的表格,我那天的表现却不太好,花了好长时间才完成。制完了表,技术部科长找我谈了一会儿话,然后就又等通知了。后来有人告诉我,那次内部招聘,jiāo自荐表的人一大群,最后却只安排了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去面试。二选一,结果最后录取的人仍然不是我。

我努力想结束坐流水线的日子,却每次的努力都是白劳。不过,每次战败以后回到丝印部,丝印部都以最大的胸怀接纳着我这个小工人。有一天拉长告诉我,工厂里面的内部招聘,特别是写字楼那边的招聘,要靠关系才能进去。没有关系,就只能碰运气了。他说:“其实我们工厂特别缺人才,就算是零件部办公室里面,也缺人。现在的招聘少,等到过完年,招聘就多了,下一次零件部内招的时候,我去帮你说一说,看能不能把你调上去。”只可惜我没有等到零件部再次内招就离厂了。有时候想:如果我一直在德能电器厂呆下去,说不定现在也混得不差,或许比如今的我好许我倍,谁知道呢?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依旧是早晨八点上班,中午十二点下班,下午一点半上班,五点半下班。六点半加班,加到什么时候下班,也没有一个准时间。上班的日子也挺快活的。有时候中午要连班,连班就没有休息了。连班的时候,下午我肯定要打一会儿瞌睡。似乎这已经成了习惯了。不过,打瞌睡的时候,该做的活儿依旧得做,于是虽然眼皮老是抬不起来,老是一睁一闭地,但是手上的活儿却在照样做。拉长是个好人,见到我打瞌睡,也只是说:“你怎么老是打瞌睡?”说完就走开了。反正打瞌睡顶多也就十来二十分钟,过了这个时间段,瞌睡虫就跑了。这天我在流水线的最后面装箱子。这是一份最不费力的活儿。产品流下来,用胶袋包一下,装进箱子就好了。只见拉长一路小跑着过来,对我说:“老板来了,你的注意力集中一点。”那时真的是太想睡觉了,连“老板来了”这几个字都没能把瞌睡虫吓跑。装箱的有两个人,那个同事对我说:“你站起来封箱子,站一会儿瞌睡就没有了。”我从座位上站起身,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拿了胶纸去封箱子。低着封箱子的时候,眼皮还是很沉。老板和老板娘就在这个时候从我身边走过了。好险呀!他们走了以后,我的瞌睡就没有了。以后,连班的时候,还会打瞌睡。看来午睡的习惯是没有办法改变了。

每天五点半下班去饭堂吃饭,排队的人总是很多。生产部离饭堂比我们近,所以我们总是排在最后。天气渐渐地凉了,去晚一点,饭菜就不热了。科长于是给我们出了一个主意:下午的中休取消,提前十分钟下班,下了班就去吃饭,吃完饭再去打下班卡,这样都能吃上一口热饭。这是我们零件部内部的事情,只不过是把十分钟换了个位置,他这样做也是对我们好,当然没有哪个不知好歹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