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盆子萝卜丝,死老太挨个喂到我这儿的时候,盆子里面就没有剩多少了。她给我喂了一筷子,吃在口里,觉得比饭堂的拌萝卜丝好吃多了,也比外面卖的凉菜好吃多了。我一边吃,一边对她说:“你拌的萝卜丝真好吃,和我们老家的口味一样,好久没有吃到过老家的菜了。”死老太说:“全靠了这辣椒面好。这辣椒面是去年过年的时候,我让我表妹在家乡给我带出来的,正宗的四川辣椒面,一瓶辣椒面花了二十多块,虽然贵了一点,不过没有掺假。广东这边买不到正宗的辣椒面。”我说:“怪不得在饭堂里面吃的萝卜丝少了一种味道,就是不好吃,原来是辣椒面的问题。”死老太说:“就是。说着她指了指她那瓶辣椒面,对我说:“你信不信,我们宿舍里面,居然有人偷辣椒面。”我说:“不会吧,要吃辣椒面找你弄一点不就成了,干嘛还要偷?”她说:“就有人偷。我这瓶辣椒面,一直舍不得吃,还是好几个月前拌了一次萝卜丝,今天再打开瓶子,瓶子里面就只剩一点点了。我都知道是谁偷的,就是那个老太偷的。”我这才发现吃萝卜丝的人群里面,少了睡我下铺的老太。

关于老太与死老太两个人,全宿舍都知道,她们两个都是好人,工作很卖力,待人也好,可这两个人就是水火不相容。后来才听宿舍里面的人说,其实以前她们两个是好朋友,好到可以合穿一条裤子。有一次老太在宿舍里面的上铺上面同一个江西fù女打架,江西fù女推老太,眼看老太就要摔下来,幸好死老太双手拼力托住了她的屁股才没有摔下来。不过后来两个人就为一件小事闹翻了。其实算起来真的只是一件小事而已。老太的侄女刚进厂的时候在电木部做员工的,后来提拔上去做部门文员去了。德能电器厂各个部门办公室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发工资当天,办公室里面的人,都去外面吃一顿,不过吃饭是AA制。有一次老太侄女她们办公室的人聚餐,科长喝多了,对她动起了手。人家一个才刚刚从学校走出来的小女孩,自然被这个场面给吓呆了,一路哭着从餐馆跑回来,回来以后就去找老太。其实这也没有什么,许多初入职场的女孩子都有类似的经历了。后来那个科长被工厂开除了,老太的侄女也没有吃到什么亏。事情也就过去了。不过死老太嘴巴长,私下里说,老太的侄女和那个科长有一腿。这句话传到了老太的耳朵里面,两个人就不再是朋友了,她们成了死敌。一直以来,工厂里面对于这件事情也一直流传着两个版本。一个版本说,那个科长想老牛吃嫩草,但是没有吃到嫩草,反而还丢了工作,抓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另一个版本说,老太的侄女本来就和那个科长有一腿。当然,那个时候的人挺善良的,爱听前一个版本的人多,爱听后一个版本的人少。一千多号人的工厂,人的嘴巴终究是不统一的,想管都管不住。老太却只抓住死老太一个,对她说的话耿耿于怀。

俗话说,一室容不下二虎。当然,老太和死老太都不是虎,都是善良的女人。只不过再善良的女人,也有虎xìng的一面。这天中午,两个女人终于开火了。两个女人各自坐在自己的床沿上争吵,吵的也是生活中的一些锁事。死老太骂老太是小偷,偷了她的辣椒面;老太也骂死老太是小偷,偷了她擦脸的粉。想起来她们骂得真有一点好笑。为这些小事情吵架,真是吃多了。而且也不知道她们是谁偷了谁的,据说两个人好的时候,连牙膏都共用着一条呢。可是一旦翻脸,就把多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全部倒出来晒晒了。她们两个人开火我并不是第一次看见,以前也见过一次,只是对骂一下就完事了。还要上班挣钱,哪有那样多的功夫去吵架呢!所以,我们也只是口头上劝她俩不要吵了。她俩吵架,我们也睡不着呀!晚上还得加班呢,中午不休息一下,下午就会打瞌睡。以前她们俩也只是互相对骂几句,骂累就各自倒床睡觉,睡觉起来就去干活,似乎就把吵架的事情忘在脑后了。

不过这一次看上去却不一样,我们的劝说一点儿也没有效果。起初两个人还只是各自坐在自己的床沿上对骂,骂着骂着,只见老太从床沿上站起来,指着死老太的鼻子说:“你有什么本事,自己辛辛苦苦在广东打工,挣回去的钱却被自己的男人拿出去找女人,养别人的家去了。”关于死老太的男人在家嫖女人的事情,宿舍里面的人无所不知,这也不怪别人,全怪死老太自己,没事的时候就在宿舍里面把自己男人背着她干的好事一件件地兜出来说给大家听。死老太也不赖,她骂老太:“我男人在家里嫖女人,证明他有本事,有女人上钩,你家的男人,长得一副寒碜样,还没有女人要呢。”老太又骂死老太:“我家的男人长了一副寒碜样怎么了,关你屁事。”死老太说:“你家侄女还在外面勾引人家结婚的男人呢。”死老太说的也就是老太在办公室当文员的侄女。这句话一从死老太的嘴里说出来,只见老太一下子就像一只发了疯的母老虎,嘴里说着:“什么叫乱勾引男人,什么叫勾引男人”,人飞快地跑到死老太面前,一下子揪住了死老太的头发。死老太不设防,脸上就挨了几下。不过,死老太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她狠狠地咬住了老太的手,老太的手松动了一下,死老太就坐床上坐起来了。她抓起老太的头,两个女人就打到了一块儿。不一会儿,两个女人的面部都受了伤,挂了彩。闻讯赶来的老太的侄女上来拉开了她俩,不过后来据死老太说,在拉开她俩之前,老太的侄女狠狠地在她的脸上抓了几下。死老太哪肯吃亏,只见她手在枕头底下摸了一下,一把水果刀就拿在了手里。然后就飞快地在老太的脸上划了一刀,我们都被吓呆了,不记得去拉她了。顿时,老太的脸上就是一片红色了。死老太还算有理智,划了一刀就放下了刀子,没有再划第二刀下去了。大家愣了一会儿,才有人说:“快去叫保安上来。”很快保安就上来了,把她们两个带走了。

下午车间里面少了她们两个人。下班的时候,工厂的告示栏贴着对她们俩的处罚决定:立即开除,以后永远不许再进德能电器厂工作,两人的事情移jiāo公安机关处理。两天之后的一个中午,我见到了死老太。见到她的时候,她正蹲在宿舍的地上吃着盒饭。她是回来收拾行李的。据说两人被送进了派出所以后,因为行政部这边的头头儿和老太是同一个村的,又沾一点亲戚,而且老太的伤明显比死老太重,所以他帮老太说了几句好话,派出所很快就把老太放了,却把死老太关了起来。当然那个时候所谓的关起来,并不只是关起来,而是把她们带去干活儿。广东这边在不停地建设,需要大把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