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7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其实头发是什么颜色皮肤是什么颜色,鼻梁高不高,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脑袋瓜子里面装了多少有用的东西。

送走了美国鬼佬,没有多久又来了一批德国鬼子。德国鬼子走了,又来了英国鬼子。那段时间真的有很多鬼佬们来看厂。中国以拥有人数众多的廉价劳动力而摘得世界工厂之美名,所以鬼佬们把订单下到中国大陆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因为中国制造的另一层含义便是:便宜货,廉价货。

有一天,工厂又来了一个重要客户。这个客户当然不是像上面讲的那些只是来看看厂的鬼佬了,人家可是已经有大把的订单给德能电器做了。他们来看的,就是工厂现在已经投产的,属于他们公司的产品。那是一款烧烤器。烧烤器的外壳我见过。在丝印部印这个壳子的时候,给丝印工打下手的人还是我呢。生产这些产品的时候,有我一份儿,可是我却从来没有用过这些产品。不只是我,工厂里面的绝大多数人,包括一些高管们,都没有用这些东西的福份儿。人家卖的产品,是多少美元,或者多少欧元一个,换算chéng rén民币,那可是天价。而且据说这一款烧烤器,是德能最新研发出来的产品,真正的德能制造,而不是盗版或者代工。这次还是首批投产,那个场面自然是非常壮观的。客户来的时候,这款产品已经生产一天了。一切都做熟了。

头一天的生产还算顺利。工厂就是想着,在客户来的前一天开拉,做熟了等客户来,这样才不会出洋相。人家客户那边也是相当重视这批产品,来参观的时候,带了一支浩浩dàngdàng的队伍:采购的、技术的、工程的、品质的、还有市场营销的,反正该来的人都来了,就怕我们这边出了个什么问题,影响到他们投放到市场的日期。那些人也真是认真,进了工厂,就直奔生产一线,从流水线的这一头看到那一头,从产品放线看到打包装,生怕我们这边会犯个什么错误。那些人在车间里面转悠了大半天,生产也没有出什么状况。他们打算再巡视一遍就打道回府了。我们这边业务部的负责人,正在同客户那边商量jiāo货的日期。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偏偏在这个时候,打螺丝的工人不争气,外壳有六颗螺丝,他居然才打了四颗,就放线了。更倒霉的是,流到线上的产品,刚好被客户的品质人员看到了。新产品刚投产就出现这样的问题,这可是一件大事。很快,一大堆人马就聚在这只少了两颗螺丝的壳子前面了。客户那边发火了。这是一个低级错误,也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少了两颗螺丝,消费者在用德能制造的产品时,或许产品就突然散架了。电器可不是一般的产品,产品散架了或许就因此发生触电事故,后果是很严重的。客户于是要逐个检查我们这边已经生产出来的产品。几千已经放入货仓的产品也调了出来,堆在工厂的大院子里,拆了箱进行检查。一大堆人马检查了半天,终于把几千只产品全部检查完了。几千只产品,也就那一只产品有那样的问题,其余的产品全部全格。想起来这件事情还真是冤枉。就因为两颗螺丝,客户也对我们不放心了,他们让他们的质检员留在我们厂跟拉,直到产品全部完成。而且因为这件事情影响极不好,工厂为了让他们回去以后少说坏话,请他们去吃大餐,又给他们每人塞了一笔数目不小的钱才算完事。就因为两颗螺丝而劳民伤财,真是不值得呀!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当然得不惜一切代价去挽救这件事情,我们的产品还要销到客户那儿去呢,如果真的把客户惹烦了,人家不要我们的产品了,那才怎叫一个惨字了得!

第六十二节(二)

第六十二节(二)

不过,仔细想想,老板从我们这儿榨取了太多的油水,却舍不得多给我们一分钱工资,所以只能让他破一点财了。对他来说,这一点招待费又算什么?当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工人说老板活该。我们只是寄居在德能电器厂屋檐下的燕子。主人的屋檐漏雨了,我们还有住的地方吗?我们当然是希望每一批产品都顺利地送到客户手上去,只有这样,客户才会对工厂满意,才会给订单,我们才有加班费呀!处理完客户的事情,工厂接着就处理了工人了。那个工人被炒了,不过工厂还算没有做得太绝情,工资没有扣他的一分钱,当然也没有赔偿了。那个工人,可是为德能电器厂卖了几年力的一个老工人啦,就这样被撵出了德能电器厂的大门。同工人一起被炒的,还有拉长,组长。想起来我们这些打工者真的很可怜。在我们还年轻,还有一点力气的时候,给他们卖力,他们才我们一点点少得可怜的工资;可是一旦当我们做坏了事情,资本家就不顾我们为他们曾经卖过力的情份了,一脚就把我们揣出了工厂的大门,也不管我们出去以后有没有饭吃,有没有投靠的地方了。资本家真是太无情了。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晚上下班回宿舍,只见死老太在用一只大塑胶盆泡干萝卜丝。见了我,她对我说:“你别出去呀,等会儿吃我拌的萝卜丝。”四川女人都会做凉拌菜,又麻又辣的,吃起来香香的,麻麻的,辣辣的,自己做的菜比饭堂里面的大锅菜好吃多了。她让我等着吃东西,恭敬不如从命,我当然是等着吃了。死老太是个好人,见有人回宿舍她就说同样的话,宿舍里面一二十个人,她也说了一二十遍了,像祥林嫂说阿毛一般。

只见死老太的床前放着一大桶开水,萝卜丝洗过一次,换一次水,再洗一次,再换一次水。看她忙得不亦乐乎的样子,每个人都想捧她的场:等她把萝卜丝拌好以后,多吃一口。下了班我们也没有别的地方去,不外乎就是接水冲凉,洗衣服,再就是回宿舍聊天睡觉了。等我洗好衣服回来,死老太的萝卜丝已经洗干净了,她把萝卜丝放在一个筲箕里面,双手挤掉萝卜丝里面的水份,忙了一会儿,就沥干水份了。只见她把萝卜丝又倒进了塑胶盆,然后低下头,从床底下探出一个塑胶包,慢慢地一层一层地打开,从里面拿出一只大塑胶瓶子。那是她装辣椒面的瓶子。她把这只瓶子看得比命还要宝贵呢。她打开瓶子,倒了一些辣椒面到盆子里面,又倒了一点菜油,一点麻油,用筷子左拌右拌拌了老半天,萝卜丝终于拌好了,坐在宿舍里面就能闻到香味。宿舍里面的人差不多到齐了,她端起盆子沿着床铺挨个儿地走,见了人就用筷子喂一大筷子到嘴巴里面。虽然我们进厂的时候没有体检,也不知道宿舍里面有没有乙肝肺结核病dú,不过整个宿舍的人共着这一双筷子吃萝卜丝的时候,谁都没有想那样多。宿舍里面的人都爱吃辣椒,好不容易吃到这样好吃的东西,只顾着吃。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