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走进饭堂,排了好久的队才打到了菜。菜还算丰富。每人一只zhà鸡腿,一勺子猪ròu丸子,一勺子猪脚焖黄豆,一个冬瓜块,外加一只香蕉。饭堂打菜的人也大方,每样菜都是盛了满满一勺子才打到工人的碗里面去,四样菜就堆了满满一碗了。端着饭菜沿着饭堂走了一圈,想找一张干净的餐桌坐下,可是每张餐桌上都堆放着被啃光了ròu的白骨。一些工人就坐在堆放着白骨的餐桌上,满意地享用着晚餐。实在找不出一张干净的桌子,我才找了一张白骨少一点的桌子坐下了。猪脚是我最喜欢的。挑起一块猪脚,准备送进嘴里,却发现皮上面还有一层厚厚的猪毛。这团猪毛可以称之为毛坚强了:被屠夫用卷毛刀剐了一次,又被德能电器厂的大厨们煮过一次,它居然还好端端地附在皮上,比猪坚强都不知道要坚强多少倍呢!扔掉这块ròu又实在可惜,所以我只好做一个拔毛人了,用手把皮上的猪毛一根一根地拔掉了,才吃下这块ròu。

吃过了晚饭,依旧要加班。平时六点半开始加班,这天就变成七点半加班了。加到九点半才下班。下班的时候,接到通知:国庆节全厂一线工人加班,没有休息。李瑶虽然是统计,没有直接参加到一线生产,但是她也是同我们一样,靠加班费挣工资的。我们不休息,她也没有玩伴,于是她也就决定国庆三天留下来加班了。我俩都要加班,下馆子吃酸菜鱼和猪脚炖土豆的计划就泡汤了。我们于是又约定:过年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去下馆子,还是吃这两道菜。

第六十二节(一)

第六十二节(一)

十一的三天长假,就因为工厂加班泡汤了。不过我们并不失望,而且还有一点高兴。不得不承认,我们七零后六零后的人,大都从小吃过苦头,所以喜欢钱。二00一年,在广东卖力的劳动者中,六零后七零后是主力军,不像现在的八零后九零后这般娇贵,只要遇见有钱的事情,谁不会去做?就算大年三十让我去加班,我也干!双倍加班费,一天如果上十个小时,就是四十块钱。在那个年代,四十块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后来的结果证明,其实那几天我们每天都上了十二个小时,而不是十个小时。就这三天加班,工人们一个个都发财了。唉,现在回忆起来,真有一点点心酸。不只是多拿了一点加班费吗,我们还觉得发了一小笔财。其实,在台湾老板付给我们双倍加班费的时候,他不知剥削了我们多少剩余劳动价值!社会是不公平的,允许老板们榨取工人的剩余劳动价值的同时,也允许我们用自己的青春汗水去换取那一点少得可怜的加班费。从来广东的时候开始,我在拿着资本家发给我的薪水的同时,却恨着这些万恶的资本家。所以十年时间过去了,十年,许多打工者都完成了从工仔到资本家的转变,而我却依旧是一个普通打工者。因为我从骨子里头就痛恨资本家,自然也当不成资本家了。

三天假期就这样度过了。以后的日子,依旧是永无休止的加班。加班多的时候,加到晚上十一点半。少的时候,也是九点半下班。算起来在那个年代的一三八工业区,工厂待工人还算不错。有工人加班的时候,饭堂就会煮两大桶稀饭放在餐厅里,想吃稀饭就去打。当然,没有加班的人,也可以去吃稀饭,没有人说不加班就不能吃。只是白稀饭太难吃了,谁也不爱吃。加班到十一点半,就有餐票了,会有一小勺子咸菜,一个zhà鸡蛋。我加到十一点半的时候不多,就算加班到了那个时候,回到宿舍就想睡觉了,也懒得去吃夜宵。不过听说咸菜好吃,zhà鸡蛋也好吃。

我们就这样每天上班,下班,加班,日子就一天天地从我们身边溜走了。进厂的时候,还是穿短裙的季节,不知不觉工厂里面就没有人穿短裙了,全都换成了长裤。秋天真的来了。在广东呆了这些年,我最喜欢广东的秋天。白天不热,二十来度,穿一件长袖衫,一条牛仔裤,脚下穿一双半单鞋就行了。晚上也不冷,盖一床薄薄的棉被,一觉睡到天亮,特别舒服。所以每到秋天的时候,我就成了瞌睡虫,特别困,上班的时候都想睡觉。这真是一个适合睡觉的季节。不过,书上可不是这样说。书上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德能电器厂的高管们,在每周一的全厂例行大会上,也是如此说。他们还说,工厂最近又有几个新客户要过来工厂里面走一走,如果搞定了这几个客户,那么德能电器厂以年一年四季都赶货,而且还要扩大规模,或许有一天,它将成为德能集团,我们台下的每一个人,到时候都有可能成为中流砥柱。话说得好听,而且我们这些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看听。因为我们正是奋斗的好年华。可是那些年纪大一点的人就不爱听了。他们说:“中流砥柱个屁,只要现在的德能不倒,我们在这儿捞一点钱回去养大孩子就行了。如果有一天,真的有了德能集团,说不定我们这些人就不管用了,会被工厂扫地出门呢。”

果然没过几天,就真的有鬼佬来看厂了。那时我还在生产部帮忙。我和小娟像往常一样,站在座位边上,一只手拿着电木壳子,一只手拿着吹风筒不紧不慢地吹走着瞧,拉长匆匆忙忙走过来,对我们说:“快坐好,美国的客户就要来车间了。”美国鬼子要来了?我们当然不能站着干活儿了,只能坐下来。其实站着吹风正舒服。站着的时候,拿吹风筒的手放在自然的高度,吹电木壳子刚刚好,坐下来吹风却是一件费劲的事情:我们的座位和流水线一样高度,坐下来的时候,拿吹风筒的手就得抬得高高的,要不吹风筒就会碰到壳子,一个壳子就报废了。这样作业,着实委屈了我们拿吹风筒的胳膊,因为干不了多久胳膊就会发酸。不过,为了咱德能的明天,我们也只能委屈一下自己的胳膊了。

坐下来没有几分钟,就见总经理和翻译带着两个鬼佬来了。一男一女。我们也只能趁着干活的空隙,偷偷地抬起头来瞧了一下鬼佬。男的长啥模样我没有观察,不过那女的远远看上去挺漂亮的。金黄的头发在后脑勺扎成一撮,比玩具店里面芭比娃娃的头发还要好看。她的一头金黄色的头发配上白色的皮肤,瘦瘦的脸,高高的鼻梁,确实很好看。她的个头很高,比咱们中国男人还要高出半个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美国人。当然,对于许多工人还说,或许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美国人。末了,很多人都说:今个儿来的那个美国女人好漂亮呀!后来见鬼佬的次数多了,也不觉得那个美国女人有多漂亮了。如今咱们国产的女人,有很多人赶时髦,染个黄头发的,然后再把皮肤洗白净一些,再隆个高鼻梁,戴上一副蓝色的隐形眼镜,单从外表很难辨别出到底鬼佬还是国产的假洋鬼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