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次在德能电器厂看见了这样声势浩大的祭祀,倒也觉得活了二十多岁,又长了一点见识。

因为觉得新奇,到了车间和大姐们说起这件事情。大姐们却觉得司空见惯了。她们说,在德能电器厂,每个月的三十日都是拜神的日子。每次拜神的时候,都要供一头猪。八月份因为太赶货了,安排不过来,所以工厂里面就没有进行祭祀活动。这件事情被台湾老板知道了,很是生气,还专门跑来工厂,把工厂里面的高管骂了一顿。因为在台湾老板看来,工厂的生意之所以如此好,客户订单之所以源源不断地来,全是因为托了神灵的保佑。不按时拜神,神生气的。所以,九月份的祭祀就比平时隆重了一些,要把八月份没有祭祀的这一份也加上去呀!

每月三十日拜神,对于德能电器厂来说,只是小的祭祀了。大的祭祀,是每三年一次的祭祀活动。那个场面据说才叫壮观,在德能电器厂工作了三年以上的,都亲自参加过祭祀。祭祀是在秋天不冷也不热的时候。每次祭祀,都得花一个星期,这个时候,工厂的工人全部都不上班,搬了小板凳坐在院子里面观看祭祀。工厂请了大仙们来做法事,他们穿着古怪的法衣,站在坛上颂经论道,还请了跳戏的班子来跳戏。因为老板是台湾人,那些大仙和跳戏的班子也是从台湾远道而来的,他们说着闽南语。大陆这边除了福建的一部分人能听懂闽南语以外,其他人是听不懂闽南语的,不过见过那个场面的人,都说精彩,特别是跳戏的班子,他们跳的戏很好看,听着音乐的调子就很感人,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很多人都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我在德能电器厂没有呆多久,自然没有见过那样的场面。因此,人生也少了一项阅历。

所以,现在能讲朋友们听的,也就是德能电器厂的月祭了。月祭的时候会用上很多人的,虽然被叫去的人全都是打杂,不过能在供台前面走一走也是一件荣耀的事情。据说在月祭的时候打了杂,大神就会带给你好运。每次月祭的时候,打杂的人大都是行政部那边的人,自然是轮不到我们零件部这边的小人物。不过,我们可以看热闹。工厂并没有禁止我们观看,而且看的人多,大神会越高兴。当然,我们观看的时间是有限的。因为这个祭祀,除了烧金元宝会烧上一整天,其余的在上午就结束了。我们只能在上午中休的十分钟,走到供台前面看一下。中休的时候,供台上的供品已经摆好了。苹果香蕉在桌子前堆成了小山,在水果的四周,还摆上了一圈金元宝。整张供台上摆得最高的是苹果。漂亮的苹果一层一层地堆起来,最顶上的那只苹果超级大,起码有一斤多重。供桌上chā了几柱超级粗的香,香慢慢地燃烧着,轻烟袅袅升起,比起平时在神像前点上的那几柱香,又不一样。两头猪前面,也供着几柱香。金元宝一直在燃烧着,有一些从厂门口路过的行人,纷纷把目光投向厂内。据说供奉过神灵的水果撤下供台以后就是yào了。如果能吃上一口这样的水果,一定会身体健康,百病不生。从供台上撤下来的香蕉,只要是德能电器厂的一份子,每个人都可以吃上一口的,但是苹果就没有了。其实苹果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一三八商业街的路边摊上,随处都可以买到。那个时候物价没有现在贵,好一点的苹果也就两三块钱一斤。差一点的五元钱一袋,一袋也有四五斤吧,买一袋回去,够吃好些天。可是这些非常平常的水果,却有人偷。据说在某一次拜神的时候,零件部的一个小伙子,硬是手心发痒,趁人不注意,跑到供台前,把供台顶上最大的那个苹果给偷走了。据说他偷走了苹果以后,还拿着这只大苹果到车间里面炫耀了一番,对着同事说:“你们瞧,我弄到了这样一只大苹果。”供台上的苹果丢了,按台湾人的说法,这可不是一件吉利的事情。刚好那天老总在工厂,也是他最先发现苹果偷了。他并没有派人去查苹果是被谁拿走了,只是骂了一句:“哪个该断手的人,把供台上的苹果拿走了。”结果没有过多久,偷苹果的那个小伙子在开机器的时候,不小心弄断了右手食指。幸好送医院及时,断掉的手指最终还是接上来了。不过,从医院回来以后,工厂就给他调换了一个工作岗位。手有伤了,当然不能再开机器了。不知道这个小伙子出事是偶然,还是真和偷了供台上的苹果有关,但是就因为他偷了供台上的苹果,很多人就说,就是因为他偷了供台上的苹果,惹怒了大神,于是大神就逗了他一下。

中午下班的时候,供品就撤下来了。两头猪抬进了厨房,让厨师把它跺了给员工加餐。按照德能电器厂厂的惯例,拜神的日子,也是员工加餐的日子。算起来,自从离开展顺以后,两个月没有加过餐了。一说到加餐,就有点怀恋那些只有在加餐的时候才能吃到的菜了。德能电器厂是在晚餐的时候加餐的,中午还是三菜一汤。不过那三菜一汤是特定的,一个凉拌海带,一个鸡爪,一个黄豆芽,汤是冬瓜汤。凉拌海带很好吃,工厂的四川厨师,做的凉菜又麻又辣,比菜市场卖的凉菜好吃多了,而且干净多了,可以放心吃。只是好吃的菜偏偏只打了一小勺子,吃完了还觉得不过瘾。那个鸡爪呢,就太难吃了。油zhà的本来就油腻,再用水煮一下,就更觉得油腻了,不过听说浙江人爱吃这道菜。我没有与浙江人接触过,不知道此说法是不是真的。黄豆芽,我一直就讨厌。和我一样口味的,不用走出丝印部,就可以找出一大拔人。所以中午这顿饭因为菜的关系,很多人只是免强吃了几口。不过,晚上有加餐呢,饿一点更好,可以留着一个大大的空空的胃去填充食物。

下午过了中休,就盼着下班了。时间慢慢地到了五点半,却听不见下班铃响,流水线也在以它不紧不慢的速度向前流着,老同事们一个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干活儿,似乎这个时候时间已经停止了转动。老工人都没有急着下班呢,我也就坐在自己的座位前做着自己的那份事情。又过了很久,终于听到下班铃响。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六点半了。真不明白为什么今天要比平时晚一个小时下班。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德能电器厂又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加餐的当天,下午下班比平时晚一个小时。当然,这多干的一个小时的活儿,是白干的,不给加班费的。德能电器厂一千多号工人,每个人给它白干一个小时,就是一千多小时,累积起来就是一个工人半年的力量。资本家们真会剥削,也知道积少成多的道理,所以就以加餐的时候,饭堂忙不过来为名,让我们给他免费做事。算起来,这顿饭已经不是台湾老板请我们吃的,而是我们自己用一小时的劳动换来了一点加餐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