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着紧身牛仔裤特别漂亮,我也想买一条。还得买一张200电话卡。自从进了德能电器厂以后,工作紧张,一直没有给家里写信,得先打个电话给小妹,告诉她我已经离开展顺了。还有杂七杂八的开支,中途要过一个十一,或许会花一点钱。算起来,四百多块钱还有两百多块结余。这两百块钱可不能拿去吃喝玩乐,得用来偿读书时候的欠债。读书时欠的外债也不多了,只剩下两笔。一笔是幺姑的两百块,还是我上中专的时候,一九九四年借的,这个陈年老帐早就还还给她了。另外一笔,就是欠姑妈的一千四百块,也是上中专时借的陈年老帐。姑妈是亲姑妈,她的帐我可以晚一点给她,不过这个幺姑并不是我的幺姑,而是姑爹的妹妹,表哥们喊她幺姑,我也就跟着喊幺姑了。两家人走得近,也像亲戚一样。定了目标,马上就去寄钱。

白天要上班,中午不能出厂门,去邮局寄钱显然不现实。不过工业区里面有一个邮政dài bàn处,人家工作人员穿的也是邮政的制服,不过上班时间不像邮局那样死板,以前路过那儿,看见那儿挂的营业时间牌上写着:晚上九点半下班。发工资的当天晚上,照例有一场露天电影,工厂不管多赶货都不用加班的。我溜出厂门,向着邮政dài bàn点走去。钱当然不能直接寄到幺姑家里去。虽然和幺姑一家走得近,但是也只是长辈们在走动,我还是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并不知道她家的具体地址,只知道她家离镇上很远,去一趟邮局也不方便。那个时候送到乡下的汇款单,邮递员并不会把钱一同给你带过来,接了汇款单以后,还得专程去镇邮局取。还有一个原因,人家借钱给我六七年了,六七年的时间,对比一下物价涨了多少,就知道六七年前的两百块,到了二00一年,它的价值已经远远不止两百块了。人家没有要我还利息就不错了,这笔钱直接寄给她,显然失礼了,一定得派人送过去。因此,钱一定得先寄回家,让母亲帮我跑腿去了。

想好了以后,就去邮局寄了钱。问过了工作人员,说一个星期家里就可以收到钱了。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张三十元的电话卡。还是第一次这样高兴地走在一三八商业街的路上。只因为,今天,我领工资了。一三八商业街最热闹的时候是晚上,光线最不好的时候也是晚上。一三八工业区想必不差钱吧,那样多大厂在这里,怎么会缺钱呢?可是那个时候的路政设施却一点儿都不好。路灯杆子不知道多旧了,一点看样都没有。这倒还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路灯似乎总是昏暗的,就像死猫的眼睛一样。幸好沿路上并不缺少商铺,商铺的灯光从里面照shè出来,人行道上才有一丝光线。不过,那天走在昏暗的光线下,我并没有抱怨路灯有多暗。我想,即使走着走着不小心摔了一跤摔破了膝盖,我都不会抱怨的。因为我心情好。回厂的路上,我在算计着:每个月都挣四百多,一年就是五六千。两年时间,我就可以存一万块钱了。那个时候,总觉得一万块钱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不过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拿着一万块钱,我的心里还会特别慌。在东莞,现在一万块钱的价值,它仅仅够买一个不起眼的楼盘的一平方米多一点。我想,就算某一天,我的手里有了一百万,我也会心慌。时代不一样了,思想也不一样,追求自然不一样。真的怀念那个思想单纯的年代,那个只要一万块钱就让我满足的年代。如今它早已一去不返了。

在宿舍楼下和小妹煲了一顿电话粥才上楼。李瑶正好在。她问我:“你去哪儿了?”我告诉她,去邮局寄了两百块钱回去。说着掏出一百块钱还给她。她说:“你拿了多少工资?”我老老实实回答:“四百八十四块。”她说:“你寄了两百回去,还我一百,剩下的钱够用一个月吗?”我告诉她,已经够了。她说:“我也拿了四百多块。反正这个月的钱花到下个月发工资就行了,还是第一次领工资,先花个痛快。”她当然和我不一样,从小生活在富足的环境里面,哪会像我一样算计着小钱过日子呢?

我们说到了十一的计划。李瑶说:“在饭堂吃了一个多月的饭,想下馆子了。”下馆子?来广东以后,我还没有正儿八经下过馆子,甚至连想都不敢想。不过,长期在饭堂里面吃饭,不管饭堂的饭多好吃,总有吃厌的时候,总有贪嘴的时候。我随口问她:“你想吃什么菜?”她说:“我想吃酸菜鱼。都几个月没有吃过酸菜鱼了。”也是,工厂里面似乎从来没有吃过酸菜鱼的。这个菜,本来就是小锅菜,一千多人的工厂,怎么可能做这道菜吃呢?我说:“我想吃猪脚炖土豆。好久没有吃这道菜了。”她说:“等放了十一假,我们一起出去,找一个地方吃一顿吧,就我们两个人,就点这两道菜,每人最多花费三十块钱。”我说:“好呀,放了假我们就出去好好地吃一顿。你打听一下,工业区里面哪家馆子的菜做得好吃,价钱又实惠的,十一那天哪儿也别去,就去吃。”其实算起来,我和李瑶并不算是贪吃的人。丝印部好多工人,一发工资,就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出去大吃大喝,今天你请我,明天我请你,吃菜还不说,还要喝酒,据说他们每点一桌菜,买单的时候不下一百多。与他们相比,我们这一个小小的计划算不了什么。

计划好了,就等着放十一假了。眼看着十一的日子越来越近,我们似乎闻到馆子里面酸菜鱼和猪脚炖土豆的香味了。流口水呀!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早晨上班的时候,还没有走到cāo场,就觉得工厂和往日的气氛不一样,但又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只是感觉而已。不过,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当我走到行政部门口的空地时,看见行政部门口,正对着神像的位置,搭起了高高的供台。看样子要祭神了。神像前的香刚刚换过,两柱刚开始燃烧的香发出淡淡的香草味。再往前走了几步,工厂院子里,平时停放叉车的位置上,供着两头猪。在两只龙图腾的间隙处,摆了两只大炉子,每只炉子前站着一个人,一脸虔诚地朝一只铁盆子里面不停地焚烧金圆宝。炉子里面的火真猛,金元宝一把一把地朝炉子里面扔,火苗就窜过炉子,向空中扑散开来,整个德能电器厂的院子里看上去火光冲天。来广东以后,还是第一次看见工厂拜神的场面,比家里拜神的场面气派多了。家里拜神,不过只是在八月十五的时候,到庙里去放一下鞭,许一下愿而已,谁还会焚烧金元宝呀?而且在老家,似乎没有金元宝之类的供品出售。广东这边迷信,似乎每个工业区都有那么几家买祭祀用品的,金元宝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了。这些台湾老板们真是钱多了,不烧一点钱心里就不舒服。不过,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