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的事情,谁会多嘴呢?而组装部的这些人,对于她们说的名词,自然更是不懂了。我这才想起,她确实有几天从来没有拿过一只罐子了,一时记不起这只罐子是装什么的,经她这样一说,我倒记起了,这个东西就是消泡剂。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这件事情会和我有关联,而且有很大的关联。因为不加消泡剂的产品,丝印特别不容易干。这天我和小娟像平时一样做着自己的事情,突然组装部的组长就到访了。他看了看我们吹的产品,用胶纸测试了一下附着力,那些经我们细心吹过的丝印,居然一扯就掉。组长怒气冲冲地对我们说:“你们两个吹吹风的,给我吹好一点,这一点事情都做不好,小心我去找你们科长。”说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看着我们吹。我和小娟又每人吹了一个给他测试,同上次一样,掉丝印。他说:“吹久一点。”说着他从丝印工的手里拿了一个印好的壳子递给我,对我说:“你再吹一个,我没有说关吹风,你就不能关。”我一只手拿着壳子,一只手拿着吹风筒去吹丝印,结果把壳子都吹起泡了。他再用胶纸测试了一下吹起泡的壳子,丝印居然还没有吹干。他显然很不高兴,让小娟也吹一下给他看。小娟吹了一个,结果同我的一样,壳子起泡了丝印却还是湿的。这个家伙不再同我们啰嗦了,直接用对讲机呼叫零件部的科长,让科长来对付我们。

第五十九节(二)

第五十九节(二)

很快,零件部就来人了。不过来的不是科长,而是我们的丝印拉长。拉长拿起我吹过的壳子测试了一下,掉丝印;又拿小娟吹的壳子测试了一下,还是同样的结果。他站在我们身边看了好久,也没有看出我们的cāo作有什么问题。可是吹过的产品,就是经不起测试。他自己从我的手里接过吹风筒,一连吹了几个壳子测试,都是同样的结果。他这才走到丝印台前,看网板里面的丝印油墨了。单看油墨也看不出什么结果,因为有没有加消泡剂是看不出来的。他问丝印工:“你有没有按要求配油墨?”四川丝印工倒是很镇定地回答:“我都是按要求来配油墨的,她们吹风筒的没有吹干,关我什么事情?”看样子她是想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了。拉长说:“这就奇怪了,丝印怎么就吹不干呢?”四川丝印工自己做了贼,还喊捉贼,她说:“你处罚一下吹风筒的人,保证就吹干了。”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知趣,还是想逃脱自己的责任,或者她根本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那一类人。自己做了坏事,想找替罪羊了。听了这句话,是想害我们了,到了这个时候,我也管不了那样多了,对拉长说:“拉长,她的油墨没有加消泡剂。”拉长做丝印好些年了,我这样一说,他当然明白了。拉长让丝印工让开,他坐在丝印台前印了几个产品,没有让我们吹干,而是印了就直接擦掉了。不过四川丝印工还不服气。或许她小看了我吧,一个包装工,怎么会知道她干的好事呢?她就开口和我吵了起来。我也不怕她,吵就吵呗。很快一大堆无事可做的人就把目光投向我们这儿来了。虽然我们吵架的声音不算大,可是相对于组装部来说,声音已经足够集中很多人的注意力了。拉长见有人在远处观看我们,对我们说:“上班的时候,吵架干什么,小心我记你们的警告。”说着他就走了,很快零件部科长就上来了。

只见科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们这边,站在丝印台前,把个丝印工就是一顿臭骂。骂了好久,现在都记不起那些话的内容了,不过有一段我记得:“你要不想做了,给我说一声,让我炒了你;想在这儿做的,你就按要求做好。”科长并没有骂我和小娟。当然,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我们的错,骂我们岂不是冤枉我们了?算起来,我还是功臣呢。如果不是四川丝印工逼着我说出这个秘密,鬼知道还会产生多少不合格的产品呢?不过,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工厂没有惩罚丝印工,也没有表扬我。没有对丝印工的经济造成任何威胁,而且我们又住同一间宿舍,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过后来我们的关系也一直不冷不热。这件事情以后,拉长就把我和小娟同另一条拉的两个吹风筒的jiāo换了一下。拉长真不亏是拉长,他肯定知道,经历了这件事情以后,我们和四川丝印工的合作一定不愉快,所以趁早换了,免得以后再吵架。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将近国庆的时候,发工资了。本来德能电器厂是每月十五日就发上个月的工资的,但是因为赶货,工厂怕工人领了工资就走人,所以工资拖到二十多号才发下来。八月份才上了二十来天班,居然领到了四百多块钱,这让我有些喜出望外。只记得我打开工资袋的时候,看见口袋里面躺着四张一百元的大钞和一叠散钞,心里头还真的很激动。一晃来广东就快半年了,这段时间里,呆过兴宇电子厂这个黑窝,进过展顺电子厂这个只管让你吃饱不管让你挣多钱的工厂,而且还为展顺做了一个月的义务劳动。好不容易进了德能,第一次领工资就有这样多,创下了我来广东几个月的新高。想当初就是我自己运气不好,为什么一开始就没有进到这样的工厂呢,要不我也挣了几千块了吧?

拿了工资,就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富足感。的确,不仅仅只是在广东的这几个月,就算我踏入社会的这几年,每年夏天在小县城的食品厂里面卖命地干活,最高的一次也只领到了四百零二块钱的工资,而付出的代价却是双手十指不知道磨破了多少层皮。在德能二十多天就挣了四百多块,值!不过,我也犯不上太高兴。那些上满一个月班的,大都有五百多块,有个别加班多一点的,还有六百块呢。人家比我付出的多,得到的也多。仔细想想,为德能付出的汗水也足以让我们每一个人领这一笔工资了。自从进了德能以后,就没有休息过一天。据说在德能电器厂,大多数时候,咱们生产一线的工人和管理人员,是没有星期天一说的。这就说明,工厂生意好,工人可以挣很多加班费。这是好事,大好事。

拿了工资,自然有用钱的地方。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并不是一个会胡乱花钱的人,即使现在也不是。首先,得还李瑶的一百块。然后呢,还有一些东西要买。花十八块钱买回来的波鞋,在我用丝印部的洗面水清洗过几次灰尘以后,鞋帮子早就破掉了。那个时候真是笨,丝印部的这个水那个水,是可以用来清洗鞋子的吗?化学yào剂,它的威力可比洗衣粉和肥皂强大多了。尽管每次用它擦洗过以后,比用洗衣粉肥皂清洗出来的要干净多了,可是它的损坏力却是巨大的。得重新买一双鞋子了。秋天来了,裙子穿不了几天了,得改穿长裤了。见同事们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