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调进生产部帮忙了,不过这一次是给丝印工打下手。这次我们去的是三楼的组装部。组装部有三条生产线,每条生产线都有丝印,因此也去了三个丝印工,这次一个丝印工配了两个打下手的工人。依旧是印电木壳子。以前丝印的工作是在丝印部完成了,印好的壳子再送到组装部去组装,不过现在赶货,没有那样多周转的时间,所以就让丝印工带着她们的家当,到组装部一边丝印一边放到流水线,印好的产品立即组装。组装部没有烤炉,我们这些打下手的包装工,工作任务就是用吹风筒把丝印吹干。

这次跟的那个四川丝印工,虽然我和没有什么过结,但是却没有广水老乡那样让人产生好感。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不过因为长得干瘦干瘦的,锁着眉头的时候,眉心就会露出一个大大的“川”字,一看比实际年龄老好多,说她有四十岁一点都不过份。在二00一年的广东东莞,三十多岁还在工厂里面做普通工人的已经很少了。或许是因为长了一副我不喜欢的面孔吧,我和她并没有多少话说,倒是和一起给她打下手的女孩子小娟有说不完的话。小娟也是四川的,刚进厂不久。虽然是四川人,但是她却与四川的那一批丝印工玩不到一块儿来,和我们这些新工人倒是好朋友。虽然和我同龄,她却早已成家立业了,儿子都有几岁了。我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把吹风筒,把丝印工印好的丝印用吹风筒慢慢地吹干。她干活不偷懒,丝印工印两个壳子,我吹一个她吹一个。刚好印两个壳子的时间,够吹干一个壳子。这是标准的速度。其他两条线丝印的产品和我们的差不多,速度也差不多。组装部的拉长们并不多管我们,因为我们并不是他们手下的人,只要做好了我们该做的事情,有东西给他们组装,谁吃饱了撑着没有事干来多管闲事呢?唯一管我们的,就是质检员。我们这条拉的质检员是一个新来的,对于丝印并不懂,或者可以说对于丝印,除了会看一个图案,其余的他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检查丝印图案这一道工序是在我们的手上完成的。这是在丝印部的时候就立下的规矩。丝印完了,一定得看清图案有没有印完整才放烤炉。所以,质检员能做的,也就是过一时半刻的,来检查一下我们用吹风筒吹过的丝印图案的附着力够不够。检验附着力也很简单,等丝印冷却了,拿一块专用胶纸贴在丝印图案上,用手把胶纸刮平了,再用力把胶纸扯下来,不掉丝印的,就是合格品。这些动作,我们丝印部的任何一个包装工做起来,都会比这个组装部的质检员熟练一些。不过,他是质检员,我们是普通员工,他要来测试就给他测试吧,各人做各人该做的事情。其实,在油墨没有出问题的情况下,丝印的油墨里面,该加的东西全部加进去;吹风的时候,吹到足够的时间,也不会出现附着力不够的问题。这简直太简单了。

据德能的老工人说,生产部和零件部,历来都是水火不相容的。两个部门的头头们,都想着揪住对方的小辫子。当然很多时候,是生产部在揪我们零件部的小辫子。因为丝印部的产品,最后都上了生产部。如果丝印部的质量没有把好关,到了生产部就只有被他们说的份儿了。上生产部帮忙的时候,拉长也jiāo待过我们,要把事情做好。用他的话说就是:你在我们自己部门,做坏了事情,我们都会尽量封口不传出去,也不会对你们的经济产生影响。在上面去帮忙,人家生产部巴不得零件部的人出一点事情。在上面做坏了事情,芝麻大一点小事都会被他们说成大事,如果犯了大错,那就更不得了了。被捅到上面去了,你们就倒霉了。据说拉长说的这些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先例可查的。我们当然不想辛辛苦苦挣来的工资被罚掉,干活的时候也特别留意。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按自己的方式干活,做好事情了,也没有谁来故意整你。

一连抓了几天吹风筒,还算平安无事。这个四川的丝印工,倒是屁话特别多。一个人坐在丝印台前,嘴里却老是在不停地叫骂,一会儿叫网板不好用,一个会儿又叫油墨里面杂质多,一会儿又说油墨太干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那副网板老是堵,一堵就得用开油水清洗,洗一次网板没有个三五分钟是完不成的,所以我们这儿老是断线,常常见前面的组装工人,坐在流水线旁边等着我们放产品下去。赶货的时候,遇到这样的情况,工人们倒是高兴。累得个半死,终于有了三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可以坐在流水线旁边歇一下了,内急的也可以趁着这个时候去方便一下。不过那些管理人员看了就不高兴了。幸好我们去的不是在德能厂素有“男人婆”之称的拉长所管辖的流水线。人家拉长见停线了,也只是在那一头叫“是不是丝印跟不上来”,然后走到我们这儿来看一下也就罢了。如果去的是男人婆的拉,这个男人婆不在车间里面骂娘才怪。

突然有那么一天,丝印工的网板就不堵了,她也不叫喊着油墨有问题了,一路丝印下来,似乎特别顺利,流水线也不断线了。反正她印多少我们就吹多少,不堆积产品在拉上,这是硬道理。起初还没有留意为什么四川丝印工的网板一下子顺了。这件事情也轮不上我们去管。而且那个时候以为所有的人都会本本分分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并不会想到她会在油墨里面做动作。中休的时候,跑到其他拉上找吹风的同事玩。她们说,她们那边的网板,一直在堵,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我们这些职务为包装工的工人,也只是随便聊聊,谁理他们那是为什么呀?

也算是我多事,以前给广水老乡打下手的时候,习惯了提罐子,每次提了罐子回来,就会看着她把罐子里面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加进油墨里面去搅拌几下,再丝印。在提了多天罐子以后,那些花花绿绿的罐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也记得一些了,它们的作用也了解了一点点皮毛,当然也知道了油墨里面该加哪几样配料了。当然我知道的只是理论知识,没有安排我学丝印,当然也没有机会去调油墨。很快我就知道了为什么突然丝印就很顺利了,这是因为四川丝印工在油墨里面少加了一样东西:消泡剂。这除了跟着广水老乡提罐子学了一点知识以外,另一半还得益于四川的丝印工自己长了一张大嘴,说话口无遮拦。这天中休的时候,一个丝印工来找四川丝印工,说堵网板好麻烦。四川丝印工就用他们的方言小声说:“你不要加那样多消泡剂进去,加进去了老是堵网板。”她坐在丝印台前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以为这些话就算我们听见了,也不会对她产生多大的影响吧。确实,就算这些话被我听到了,我也不会把她做小动作的事情告诉上面。与我没有多大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