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4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去不去自荐是我们的事情。好不容易说服了她,两人去办公室找文员要了自荐表,拿回宿舍填好了,jiāo到了办公室。然后,我就又被调到生产部去了,给一个四川的丝印工打下手,李瑶继续做她的丝印工。

第二天上午上班没有多久,拉长来找我,让我中休的时候去一下零件部办公室,说是科长要见我。我立即猜到,科长是要面试我了。心里那个激动呀,真是难以言表。虽然最后录用的人不一定是我,但是得先有面试的机会,再才有被录取的机会。因为想着中休的时候要去面试,总觉得时间难熬。好不容易听见中休铃响,我三步并作两步下了楼,直奔零件部办公室。

台湾科长坐在他那张宽大的办公椅里面。这里得顺便说一说零件部的科长了。刚进厂的时候,听见一些老员工说他的坏话,说他好色。那些老大姐们告诫我们这些新人,常常是这样一句话:零件部内部招聘什么的,你们千万别去应聘,去了就上了他的贼船。就在我填自荐表的时候,还有一位热心的大姐叫我不要去自荐,她说:“写字楼、行政部里面,内部招聘的机会大把的,你就等着写字楼的招聘吧,不要去零件部自荐了。”不过我才不相信这些狗屁话。所谓好色,是两个臭味相投的人在一起,才会有所谓的色。那个时候年轻,头脑简单,后来才知道我的这些道理算什么狗屁道理!人家老工人说的话不可以全听,也不可以不听。不过,大姐们这样评价零件部科长,还真有一点委屈他了。后来同他接触过几次,发现此人心眼不坏,也并不是所谓的色鬼,只是他这个人胖,脸上堆着肥肥的ròu,笑的时候,眼睛眯缝在一起,像一双色眼,所以人家就说他是色鬼了。这也不能怪别人,只能怪他的父母没有给他一张好面孔。唉!

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脱掉乡巴佬的乡气。工厂一直说,很快就给我们新人发厂服了,却一直没有发下来。没有厂服穿,从展顺带出来的厂服当然不能穿着进车间了,人家看你还穿着前工厂的厂服,就对你没有好印象了据说很多工厂都忌讳这个的。能穿的衣服,除了来广东以后,大妹给我买的那件短袖,我自己买的短裙,这两件衣服可以凑成一套,再就是从家里带出来的旧衣服了。在老家的时候,夏天要么是穿长袖长裤,要么就是长长的连衣裙。让我穿着长袖长裤在丝印部上班,相信不出三天就会和五金部的同仁们一样,从头到脚长满痱子,所以我就穿一天连衣裙,然后再穿一天短袖短裙。口袋里面剩下不多的一点钱,当然是放在内裤的袋子里面。那个时候地摊上卖两块五毛钱一条的带裤兜的内裤,俗称保险内裤,宿舍里面不少姐妹们正是穿着那样的内裤,把钱就揣在裤兜里面。除了那一点钱,我还有一件重要的物品,就是CALL机。穿短袖短裙的时候还好,把CALL机别在腰间,短袖的边缘还可以盖住CALL机。穿连衣裙就不方便带CALL机了,但是这个贵重物件又不敢放在宿舍里面,所以只好挂在裙子的领口上了。幸好领口开得高,不是低领,挂了一个CALL机,低头干活的时候才不至于走光。我去零件部面试的时候,也是这样挂着CALL机走进办公室的。那个时候真是笨,把CALL机取下来,让同事帮忙看着几分钟,面试出来再戴上不就得了?这样进办公室,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了。可是那个时候的脑子就是笨,根本不知道这些,总觉得什么都凭能力办事,殊不知,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当陌生的人还不知道你的能力的时候,唯一能代表你的,就是外表了。

科长显然对我的这身打扮很反感。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指着他前面办公桌前空着的一张椅子对我说:“请坐。”其实,那天我一屁股坐下去也好,但是我没有坐下去。或许是来广东以后,一直都是站着听上司讲话吧,我居然推辞了。那张桌子正是统计坐的位置。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应聘的时候,人家叫你坐,你就坐,这绝对没有错。连眼前的位置都不敢坐一下的人,怎么能让你的上司相信你的能力呢?我又犯了一个错误。科长并没有笑,而是小声问我:“你为什么把CALL机挂到裙子的领口上去?”来广东以后,还是第一次有人,而且是异xìng这样问我。我老实回答:“因为放在宿舍怕被小偷偷掉,又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放,就只能挂在领口上了。”科长没有再继续问这个话题,而是问了一些关于工作的话题。整个面试的过程也不算太复杂。很快就面试完了。他对我说:“你先回去上班,有了消息我会通知你。”

一连几个中休,科长都在对自荐的人进行面试。他的名声再臭,总有一心向上的女孩子们,不想把自己的青春埋没在流水线里面,不管拦在前面的是狼还是虎,都一如继往地去了(这里引用一则笑话,在老家的时候经常听说的,不过广东这这却没有再听说这一则笑话了。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在一座独木桥上行走,突然,前面来了一只狼,后面来了一只虎,你是shè狼<色狼>还是shè虎<色虎>?正解的答案是:一个都不shè<色>)!不shè狼也不shè虎,要么等着被狼和虎吃掉,要么自己从独木桥上跳下去吧,掉到小河里面,不一定会淹死,但是河水绝对能打湿脚。

李瑶也被叫去面试了。科长也是让她等通知。jiāo自荐表的有三四个人,据说都是新进厂不久的工人,看来这一次人事部给零件部招了一批高素质的人进来。每个被叫去面试的人,面试完了,依旧回流水线上去干活。等着科长最后的裁决。前面已经说了,jiāo不jiāo自荐表是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能决定;科长会不会录用我们,那是他的事情,他说了算,我们并不能自己为这件事情作主。所谓的双向选择,其实到头来就是单向选择。

时间又过去了好几天,内部招聘终于有了结果。最后上去的人不是我,而是李瑶。不过,我也很高兴,因为这个差事没有落到外人手里。要是落到外人手里了,我和李瑶一个都上不去,那样情况乞不是更糟糕?后来才听李瑶说,我没有上去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写的字太糟糕了,因为科长不希望自己部门jiāo到上面去的报表,字像桃符一样难看。这一点不可否认。以前上中专的时候,全班四十多个人,貌似我写的字是最难看的。班上jiāo作业本的时候,看到别人的作业本上都写得整整齐齐,我的作业本却真是鬼划桃符。真难为我们的老师了,不知道他们帮我批改作业的时候,比给其他同学的作业多费了多少时间多少眼神。当然,现在写字比以前好看了一些,不再难看了,不过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第五十九节(一)

第五十九节(一)

已经是第二次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