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来,收拾起自己的铺盖,回到别了一夜的宿舍。宿舍里面依旧热得像蒸笼,哪有楼顶上的空气清爽?放下铺盖,我们就端着脸盆去洗脸。那些睡宿舍的人,估计晚上没有睡好,想趁着早晨再补一下,可是我们却早已睡了一个好觉。

大妹留给我的CALL机算是体面的物件了。睡楼顶的时候,自然把它也带在身上,它是我随身携带的宝贝。当时这部烂CALL机,价值一百多块钱呢。不过一年之后,CALL机就退出了通讯的大舞台。虽然有这部烂机器,可是它永远都在沉睡。没有多少人知道我的CALL机号码,自然没有我CALL我,可是我却盼着有人会CALL我,或许就是下一秒钟罢。在楼顶睡了好久,有一天早晨CALL机真的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我却不知道在哪儿回电话。工厂里面只有两部IP电话机,打电话得用200卡,我没有买电话卡。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公用电话了。不知道是谁在CALL我,想必肯定有事情找我吧。为这件事情,我想了好几天呢。后来才知道,是大妹在找我。她去常平以后,没有干几天就回家了。再次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口袋里面已经没有钱了,也没有再来塘厦,而是去了东坑,依旧做着仓管员。从那以后,我才买了200电话卡,买了电话卡,却依旧很少人有CALL我,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小妹。小妹的学校宿舍里面有电话,和她煲起电话粥来,一煲就是半个小时,一张电话卡用不了多少天就打完了。

有一天晚上没有去睡楼顶,因为觉得天气不对劲。下班的时候,风很大,看样子有雨。但是,一个偌大的德能电器厂,依旧有人英勇地卷着铺盖上楼顶去了。我算是胆小的。大概是半夜的时候,听见一阵阵脚步声和说话声在走廊里响起来。原来真的下雨了。那些睡楼顶的同事,被雨淋成了落汤鸡,狼狈地从楼顶逃下来了。天晴以后,睡楼顶的日子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只到晚上的气温慢慢地降了下来,宿舍凉快了一些,才不去楼顶睡觉了。,宿舍凉快了一些,才不去楼顶睡觉了。在二00一年夏天那段最炎热的日子里,在德能电器厂做一个最底层员工的日子里,楼顶陪着我度过了多少凉爽的夜晚?现在那片楼顶还在吗?还有人在睡着楼顶吗?十年过去了,楼顶如今又变成什么样子了?真的好怀念睡楼顶的日子,那段白天是工人,晚上是流浪汉的日子。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再选择一次过那样的生活。因为只有在那种环境下,才知道努力。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又不得不怀恋一下展顺了。虽然展顺有千种不好万种不好,但是展顺厂的工人们虽然贫穷,却有一样好道德:手脚干净。据说展顺从开厂以来,工厂里面从未发生过一起盗窃事件,工厂里面发生的唯一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就是有一个工人不小心丢了一个月的工资。不过钱不是放在宿舍被别人偷走的,而是她自己放在裤兜里面,不知什么时候掉了。掉到地上的钱嘛,不拣白不拣,也就不能怪那个拣钱的人了。刚进展顺的时候,我还记得家里人的告诫:外面的人,坏得很,得时刻看紧自己的钱包。上班的时候,总是把口袋里面并不多的钱揣在身上。后来发现宿舍里面的姐妹们,没有人会揣着钱包去上班,她们总是把钱包朝枕头底下一塞,上班去了。下班回来,也没有翻动钱包。于是我也就把钱包塞到枕头底下。几个月下来,安然无事。家人的告诫也就忘在脑后了。当然,展顺的空间小,才一百多号人,在那样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面无贼,也有可能。因为展顺无贼,我以为德能电器厂也无贼了。那个时候年轻,对人不设防,总以为在展顺遇见的是手脚干净的人,德能的人也同展顺的人一样了。仔细想想,那个时候的我真是无知。

进了德能以后,我把钱包放进皮包里面,刚开始还把皮包放在箱子里面,后来也懒得朝箱子里面放了,直接丢在枕头边上。隔几天翻一次钱包,看见钱还在,也就以为宿舍里面住的全是好人,于是放心大胆地这样放钱了。其实只要仔细想一想,就觉得我真是愚蠢至极。那个时候睡的是上铺,我坐在床上翻钱包的动作很容易被别人发现。那个时候单纯,总觉得那些同事看上去一个个都挺和善,于是觉得她们的道德应该也不错吧,于是也就不设防了。其实,只要在广东混久一点的人都知道,钱是一件不同平常的物件,因为钱都长得一样模样,人家偷了你的钱,只要被有被你当场发现,你的钱就很难追回来了。只记得有一天下班以后,从皮包里面拿了钱包就去外面买东西。在百货店里面选了几样东西,拿到收银台,打开钱包准备付费时,才发现钱包里面只剩下一块七毛钱了。当时我的头就像被别人用柴棒给狠狠地劈了一棒,只觉得一片空白。我对收银员说:“不好意思,我忘了带钱。”然后放下那一堆选好的物品,走出了百货店。

狗日的小偷,偷了我钱包里面的大钱,留下一块七毛钱干什么,留给我打电话,还是留给我买雪糕吃?口袋里面的三百多块钱,还是我从老家出发的时候带在身上的。那些钱是我冬天的时候在小县城的食品厂里面做苦力换来的一点工钱。那是我在小县城做一个月的工资。记得从小县城回家的时候,双手都长满了冻疮,过年的时候冻疮都还在流血,年过了好久手才好。在广东,病得快死了,都舍不得花掉,我把钱死死的揣在身上,也舍不得去买一粒感冒yào。感冒倒是熬好了,可是到头来钱却被小偷给偷走了。早知道会被小偷偷走,当初要是拿去看病多好,还省得自己吃那样久的苦头;要是拿去买衣服也好呀,三百多块钱,够我买好多套衣服了;要是把钱寄回家也好,家里正缺着钱花。每年暑假,小妹的学费都没有着落,母亲东奔西走不知要求多少人,才能错到一点学费。有了这三百多块钱,母亲可以少走多少冤枉路呀!这个该死的小偷,真是没有良心。要偷我的钱,也等我在德能发了工资再偷吧,怎么非要偷我从老家带出来的,一直舍不得花掉的那一点点路费呢?那一点点钱,是我从牙齿缝里省出来的,记得冬天的时候,在小县城的食品厂,为了攒路费,我每天都吃大白菜和土豆,炒菜的时候都舍不得多放一勺子菜油。当然,做小偷的人,肯定是没有良心的。如果有良心,她还会做小偷吗?、

丢掉的钱当然是不能找回了。但是这样便宜了小偷,我心里不甘心。回宿舍的路上,我去找宿舍管理员,告诉她我的钱放在宿舍不见了,让她帮我查一查。她问了我的姓名,宿舍号,登记了一下。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回到宿舍,就有一群保安来了。保安进宿舍来询问了一下,然后在宿舍里面走了一圈。其实,查也是白查,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