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间里面钻出来,向着一个方向奔去。他们去吃晚饭了。此时我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眨了一下眼睛,我要找的人就从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长长的队伍走了好久才走完。可是我没有从这支队伍里面找到大妹。大部队的人马走完了以后,又过了片刻,我看见几个穿着灰工衣,红衣领的人从一栋楼里面钻出来。他们与刚才的大部队唯一不同的是,衣领的颜色。虽然都是灰工衣,但是刚才的人马都是灰衣领。红衣领渐渐地走近了。从这几个人里面,我终于找到了大妹。我一下子心潮澎湃起来,几天的长途旅行的累,在那一刻都从我的身体里面飞走了。我如同一个深夜在寂寞的公jiāo站台等公jiāo的路人,在黑暗中等了很久很久,终于看见自己要乘坐的公jiāo车来了,可以上车回家了,一切的担心与恐惧,就在那一瞬间,全部化为了乌有。我向着里面大声叫着她的名字。

第六章

第六章

叫了大妹几遍,她才反应过来,把看见了厂门外的我。她不紧不慢地从工厂里面走出来,问我:“你到了多久了?”我告诉她,来了一会儿了。她望了望厂门口已经被雨淋得有些模糊的招工启事,对我说:“你怎么不早几天来呢?我们工厂三天以前就招够了人,现在都不招人了。”三天以前?她忽略了一个问题,从广东寄回家的信,最快也得个把星期才收到。收到信以后,我就马不停蹄地往她这儿赶了,谁知还是没有赶上。刚才还怀揣着一个美好的梦想,还计划着进了他们厂以后,得老老实实地工作,多挣一点钱回去呢,谁知还没有开始,就没有戏了。我仿佛突然从空中跌落到地面一般,不免有一些失落,还有一些沮丧。不过,我还是不死心,总觉得奇迹会出现,于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她:“你们厂过多久再招聘?”其实,问她也是白问,她怎么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招聘呢?她告诉我,这个她也不知道,工厂有时候,每个星期都招工,不过招工启事贴出去,不用几天就招到人了。有时候,几个月都不招工。她看了看我,对我说:“我先去给你租一个房子,你住下来,自己慢慢地出去找工作吧。”我想:租房子找工作,还不知道过多久才能找到工作,而且在外面吃住,得花很多钱吧?虽然我刚到广东,但是对于广东这边的物价却早就有闻,据说比家里贵一倍呢!刚来广东,还没有挣钱,就坐着吃喝,口袋里的钱会很快就花完的,然后呢?或许,就等着流落街头吧!我对她说:“我刚才在来的路上,看见有工厂招聘的,进不了你们厂,我就去那边试试吧。”大妹说:“我送你过去。”

我们在工厂门口坐上摩托车,很快就到了水电三局工业区。到了工业区,我却记不起几个小时前曾经看见过的,用大红纸贴着的招聘启事在哪面墙上了。这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找不到红纸条,我晚上真的就要去住出租屋了,而出租屋在哪里,还不知道。让我一个人去住出租屋?我还从来没有试过呢。想必,一个女孩子住出租屋,是一件恐怖的事情。摩托车载送我们来回找了两圈,我也没有找到大红纸。摩托车不耐烦了,再也不载我们转第三圈了。我们不得不下了车,这似乎对我们更有利了。刚才坐在车上,车行驶得太快了,我总看不清红纸条,下了车,没有走几步,就找到了我要的宝贝了。我如果发现了金库一般,有点激动地指着墙上的红纸条,对大妹说:“你看,就在那里,我终于找到了。”说着,拉着箱子,飞快地跑到了工厂门口。

保安室的玻璃窗开着,有一个留着小平头,八字须的中年人,正好从屋子里面探出头来。我连忙毕恭毕敬地走上去问他:“请问你们厂还招工吗?”中年人说:“还在招工。”我告诉他,我正在找工作,想应聘。说着,掏出一大推证件。他只是简单地看了看我的身份证,对我说:“你填个表吧。”说着,拿出一张表格递给我,那个时候,在我的眼里,那可是一张宝贵的表格,我的工作就全部寄托在那份表格上了!我小心翼翼地填好了表格,递给八字须。八字须接过表,简单地看了一下,笑了笑说:“中专生呀,进我们厂你呆得住吗?我们厂工资不高哟。”我告诉他,我不怕吃苦,只要有一份工作就行了。他说:“进厂得jiāo一百块钱压金,两张照片,你有没有带在身上。”我一边告诉他,这些我全都有,一边忙不失迭地从包里掏钱掏照片给他,此时,我的前途似乎就在八字须手里了,生怕掏迟一点,就进不了这家工厂了。

钱jiāo了,照片也jiāo了,八字须对我说:“明天早晨七点五十,你在这里来找我吧,我带你车间。进我们厂工作,得住在工厂里面,现在你跟我去宿舍。”于是我拖着箱子,跟在八字须身后,去宿舍了。宿舍还有很远的地方,我跟着八字须走过了一段路,又拐了一个弯,才走到一栋宿舍楼前。他把我jiāo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吩咐那个老人给我安排床位。

我跟着那个被大家叫做陈阿伯的老人上了三楼,被安排在其中的一间鸽子笼里。那是一间很旧的宿舍,小小的鸽子笼里,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上下铺。屋子里面的光线很暗,天还没有黑,屋子里面倒是先黑下来了,还没有点灯。据说是电线烧坏了,正在找电工进行修理。我把箱子放在门口,等着灯亮了铺床。

过了好一会儿,一道白光划破屋子的上空,灯亮了。宿舍里面的女孩子们欢呼起来。一大伙人忙着拿盆盆桶桶,往冲凉房里面冲凉去了,屋子里面只剩下我和另外的两三个女孩子。一问才知道,她们也是新来的,才比我早到一会儿。我的运气还好,找到了一张下铺。我们一边聊天,一边铺床。那几个女孩子是有备而来,席子,蚊帐,衣架,日常用品一件都不缺。我从家里出发的时候,自以为准备得充分呢,谁知打开箱子,才知道我带的东西原来是那样少,可是铺到床上的,就是一床毛毯。因为只有一张毛毯,所以我很快就铺好了,坐在床上无所事是。那几个老江湖看了看我的床铺,对我说:“你怎么不铺床啦?”我告诉她们,我刚从家里面出来,只有一床毛毯。她们热心地告诉我,在广东,没有蚊帐和席子,是过不出夏天的。我说,我不熟悉地形,不知道在哪儿买。其中一个女孩子便自告奋勇地给我做向导,虽然她也不熟悉地形,但是她说,两个人结伴出去,走一圈不就熟悉了!另外几个女孩子也要陪同我去。于是,我们这一帮刚刚到水电三局工业区,对周围环境一点都不熟悉的小女孩子,就结伴上街去了。

第七章

第七章

入夜了。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些或盘着腿坐在铺上,或半躺在铺上,或趴在铺上的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女工,用带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