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怕别人笑他穷,正象麻子怕别人笑他的脸,癞子怕别人笑他的头顶一样。越穷的人,是越注重自己的穿着的,因为怕别人笑他穷。反而是那些有钱人,倒不会在意穿什么,反正自己有钱,穿什么都一样。穿得朴素一点更好,不露富,走在街上才不会被坏人盯上。

工厂的院子里面,以厂门为中心点,一左一右各塑着一尊龙图腾。沿着龙图腾的轮廓,有一圈彩灯。每到晚上,彩灯亮起来,像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格外漂亮。此时,略显陈旧的厂房已经淹没在夜色中,人们看到的关于德能电器厂的东西,最明显的就是龙图腾上面一闪一闪的彩灯了。彩灯显现出的龙的外形,远远看上去像两只正在腾空飞起的龙。因为这两条龙,德能电器厂在一三八商业街这一带小有名气。一说起德能电器厂,人们就会问:“德能电器厂,不就是有很多龙的那家工厂吗?”其实龙并不多,只有两条。台湾人迷信,信这信那的,德能的老板们也不例外。除了供着一尊神像,还弄两条龙图腾来。那个时候,觉得信神信图腾就是一个笑话。后来进了许多工厂,才知道不管是台湾老板,还是香港老板,抑或是大陆老板,都挺迷信的。港资厂里面,也是供奉了神像的。大陆老板开的工厂,有的厂里面供了神像,有的没有供。即便没有供神像的,一年中总有几个时节,老板都会去到庙里面烧香的。所有的资本家,都是靠剥削工人的剩余劳动价值来发家的。虽然现在不这样说了,现在说成是:各工厂各企业家为咱们农民工提供了多少工作岗位,我们这些农民工在他们的工厂里面挣了多少钱回老家去了,为老家增加了多少鸡滴屁。可是,我们被资本家剥削走的何止是那一点点鸡滴屁呢?鸡腿鸡翅鸡脯ròu,好的都被资本家赚走了,我们只吃到了鸡屁股,那是鸡身上最难吃的东西。算算老帐,资本家也算做了亏心事吧。中国有一句话叫: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当然,做了亏心事的人,就时刻担心会有小鬼找上门来了。所以,资本家们只能求神灵保佑了。于是乎,众老板们一个比一个迷信神灵了。倒是我们这些社会底层的农民工,不信天不信地不信神,只相信自己。我们也就不用拜神了,拜来拜去也就那么一回事,饿不死也撑不死,当然更不用担心会因为有钱而被坏人们惦记上,于是乎活一天算一天地过日子。

不得不承认,德能电器厂写字楼门前的神像和院子里面的两尊龙图腾,就是整个德能建筑的精华所在。如果你到车间里面走一走,到宿舍里面走一走,就知道那些至少是修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厂房已经落后了,跟不上二十一世纪的步伐了。一千多人的德能电器厂,车间里面居然没有厕所。工厂有一个很大的公用厕所,在食堂后面的巷子里面。每到中休的时候,总有许多工人,从各个车间的门口向厕所里面跑。两个小时的工作,肾脏里面早已积累了一大堆废水了,得赶快排出来。不管是从生产部,还是从零件部,走到那个厕所都得走一两分钟的路,真是不方便。后来进的工厂,人家车间里面都有厕所,就算是在上班时间,想去方便也挺方便。说完了厕所,再得说一说热水了。据老工人们讲,以前的德能电器厂,是没有热的洗澡水供应的。夏天还罢了,用冷水洗一洗澡也不至于被冻死,可是冬天就是一个大问题了。广东的冬天虽然没有冰天雪地,不过也挺冷的,有时候最低温度只有三四度。这样的天气,洗冷水澡不仅考验着一个人的毅力,还考验着一个人的体质。相信那些体质弱的人,只要洗一次冷水澡,就得给医院作一笔贡献。据说后来工厂来了一个新的经理,经理知道了这一情况之后,向上面提议要给工人提供热水洗澡,经工厂的高层一层一层审批下来,当然这期间不知道我们的那个经理费了多少口舌,最后工厂才同意这个提议,于是才建了锅炉房烧热水了。我还算幸运,进德能的时候,就能洗上热水澡了,虽然要打到热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下了班以后就得立即提着水桶一路小跑着到锅炉房门口排队,去晚了这一口热水就没有了。工厂的人太多了,打水的人也多,每天总有那么一群人打不到热水,这在德能电器厂属于正常现象。不过,我去的时候是夏天,就算偶尔没有接到热水,回去用冷水洗一下澡,也冻不死。不过,虽然是在夏天,晚上站在冲凉房里面,桶里面没有一滴热水,当背上沾着冷水的时候,确实不好受。不过那个时候年轻,偶尔洗一两次冷水还不至于冻感冒。

和我住同一间宿舍的全是零件部的同事,除了一个是点焊部的,一个是塑胶部的,其余的全是丝印部的人。前面说过,丝印部的人以四川人居多,所以宿舍里面的女工,也以四川人为主。那个时候在外面的打工的,似乎以年轻人居多。三十多岁的女人,在车间里面当工人的,就被叫做老太了。宿舍里面有三个三十多岁的四川女人,有一个我们叫她兰姐,另外两个都被我们叫成老太了。丝印部的那个人我们直接叫她老太,点焊部的那个人我们叫她死老太。据说老太和死老太以前是好朋友,同一个镇子走出来的,年纪又相仿,自然是好朋友了。不过后来却成了死敌,水火不相容的死敌。宿舍里面住的人多,两个人住同一间屋子,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现在想起来,那间鸽子笼里面也住了一二十号人吧。屋子里面住的人多,走廊上虽然有垃圾桶,但是总有不自觉的人,在走廊上四处乱扔垃圾,尽管清洁工一天要扫几次,但是走廊上的垃圾似乎永远也扫不完,总有几块果皮丢在地上,总有几只废弃的塑胶袋子在走廊上飘来飘去。我住的是上铺。有一天下班回到铺上,发现席子上多了几粒老鼠屎。这些死老鼠,总是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凑,我们宿舍自然也不例外。不知道老鼠有没有在席子上拉尿,就算拉了,等我回来,席子上也找不到尿的痕迹了。抹掉了老鼠屎,也不想那样多,洗了澡依旧在老鼠拉过屎的席子上睡觉,总不可能因为老鼠拉了一泡屎,我就换掉一张席子吧。不过宿舍里面却有一种好处:没有蟑螂。这是因为工厂每个月都给宿舍里面打一次蟑螂yào。就算蟑螂的生命力再旺盛,也顶不住蟑螂yào的攻势,所以不算干净的宿舍里面自然找不出这个物种了。大宿舍里面,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就静下来了,人们到了该睡着的时候就睡着了。还算幸运,宿舍里面没有打鼾的人,不会因为鼾声影响到本来就不多的睡眠。

总体上说来,德能电器厂各方面的条件并没有展顺电子厂好。虽然在德能生活,偶尔还会怀念展顺电子厂宽敞的宿舍,还会怀念展顺电子厂的冻水,不过出了展顺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