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这边巡视一下。在一起干活儿的人也都和气,谁也不算计谁多贴了一个壳子,谁少贴了一个壳子。在这里干活正好养病。

其实进德能电器厂的时候,我除了怕在外面住着花钱以外,还有一个让我进厂的理由就是,感冒一直不好,我担心这样一直在外面住下去,有一天会支撑不住了,所以才委屈自己进厂做员工了。去电木部干活的时候,我的感冒还没有好。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感冒似乎故意想和我过意不去。在电木部干活的时候,似乎是病得最重的时候。那个时候,人已经烧得除了想喝水,特别想喝冻水以外,别的东西都不想吃了。德能饭堂的饭不错,三个菜,一荤两素,每餐都有一个时令青菜。虽然只有一个荤菜,不过荤菜的份量却不少,而且是货真价实的,鸡腿ròu,zhà鱼,烤鸭,红烧ròu,换着花样吃。炒菜的师傅据说是四川人,所以德能厂饭堂吃的也是川味,菜里面放了辣椒,这或许与工厂里面主要是四川人有关系吧。不过,这样的味道却合了大多数工人的胃口。一个个工人都说,德能厂的饭好吃呀,餐餐都有ròu呢,就算在家里也不是餐餐都吃ròu的。可是,因为生病了,每当坐进饭堂里面,面对饭碗里面的一大堆好吃的,却一点胃口都没有。特别是那个荤菜,看见了就不舒服。菜里面的油太多了,每次我都是打了饭,然后去打菜,师傅几勺子菜打下去,结果油就一个劲儿地向碗底浸,饭都浸得油腻腻的。不吃ròu也得让自己吃几口饭吧,花一块钱买了一只塑胶碗打饭,把饭和菜分开装着,每餐多吃一几口米饭,多吃几口辣椒,这样一天一天地熬着日子,盼着病好的那一天。

那几天每天中午都是连班。所谓连班,就是没有午休,吃了午饭就得去干活。不过中午连班算了一个小时加班费,两块钱呢,有钱的事情谁不去做呢?虽然是连班,吃饭的时间却是留足了给我们,半个小时,已经很充足了。下了班不用排队打下班卡,径直去饭堂排除打饭,吃完饭,在饭堂外面的巷子里面透一下气,就去车间。不过那个时候我的动作太慢了,就别想在巷子里面吹吹风了。从生产部二楼到饭堂,平常走路最多要半分钟,可是我用脚走路,比用腿爬快不了多少。走一步,就要歇一下,一来一去花在走路上的时间就有好长时间了,吃完饭马上去车间都会迟到。有一天吃完饭去连班,迟到了好几分钟。我去的时候,刚好四川组长在我们那儿。见我迟到了,他问我:“你怎么迟到了?”我告诉他,我生病了,没有力气走路,所以迟到了。他倒没有骂我,或许一看我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就知道我没有撒谎。他说:“你进厂没有几天吧,反正是连班,迟到一下我这里倒没有什么,不过要注意不要让那些老大们(他的上司)抓到了,被他们抓到了,你就要白干几天活了(挨罚款)。”算起来,这个组长比展顺厂的guó mín dǎng好多了。迟到了他没有骂我,还善意地提醒我。就算后来没有在他那儿帮忙了,在工厂见了面,他都会对我微笑。在德能电器厂,我真是遇见了好人。

工人们也挺好,有比我们早几天来的工人,认得哪些上面的管理人员了。当他们巡视到我们这边来的时候,就会听到有人低声的,善意的提醒:“某某长来了,干活认真一点,不要让他逮着了。”只要听见这句话,所有的人立即停止说话,埋头干活。那个阵势,就仿佛内战时期,老蒋来了,我们都得全部装良民一样。(因为老板是台湾人嘛,所以我们就把老板想象成老蒋的信徒了)。这样一天一天地熬着,在电木部呆了四五天以后,我的感冒居然不治而愈了。全是托了德能电器厂的福。不过仔细想想,这场感冒从展顺带到出租屋,又从出租层带到德能电器厂,拖了太久了,也该好了。生病那样久,我没有去过一次医院。因为听说广东的医院黑得很,进去一次就得花很多钱。口渴得难受的时候,买一杯糖水喝下去解解渴,一块钱一杯的糖水也并不是每天都舍得去喝。算起来我真是幸运,这样长的时间,病情没有恶化,没有发展成其他的病,或许是老天怜悯我,所以我活下来了。病好了,我又变得生龙活虎了。那个时候瘦瘦的,不像现在这样胖,走起路来一阵风,穿着高跟鞋在路上居然能跑得飞快。二十多岁的年纪,与三十多岁就是不一样。年轻就是好。

病好了,饭堂的饭菜也合我的胃口了。我大口大口地吃饭,大口大口地吃菜,拿着勺子从汤桶里面大勺大勺地舀汤喝。饭堂里面油腻腻的菜吃起来觉得特别有味道,而且喜欢像其他工人一样,把菜里面的油倒进饭碗里面拌一下,让白米饭也沾上油和盐的味道。油拌饭那真是好吃。肚子里面仿佛长了蛔虫,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就想着吃饭了。真感谢坐在烤炉边上的日子,或许这感冒病dú就是被烤炉里面的热气给烤出来,溜走了罢。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德能电器厂白天看起来很普通,几栋旧厂房,来来去去的都是穿着工衣的人。写字楼的门口,立着一尊神像和一个香炉。出入写字楼的以文员居多,其次就是一些官儿们了,坐在里面的科长经理、副总有好些个。每天早晨的时候,总会看到一些人站在神像前面,神情庄重地拜上几拜。不过,并不是每个人进出写字楼的人都有资格去拜神的,只有经理级别及以上的人,才可以拜写字楼门前的那尊神像。工厂里面似乎房子特别多,所以空地就特别少。写字楼斜对面的院墙边上,倒是有一圈空地。空地上摆着三两张石凳,供员工们休憩。在这儿来玩的似乎没有普通工人。工厂倒是没有规定谁可以坐在这儿,谁不可以坐在这儿,不过对于普通工人们来说,哪儿该去哪儿不该去已经不用明文规定了。在台湾工厂,等级意识在工人们的心里扎根太深,人在里面自然被划分成了三六九等。德能电器厂的主打产品是面包机,烧烤机。所以,常常在周末的晚上,工厂的几个台湾股东们会搬出德能制造的机器,在石凳边上烤面包,或是烧鸡翅鸡腿什么的。那些个台湾股东们似乎永远都不穿皮鞋,脚上蹬的是清一色的黑布鞋。不仅仅只是台湾股东,工厂里面台湾籍的雇员,都穿着清一色的黑布鞋。瞧一瞧工厂里面的普通工人,哪个不是脚蹬皮鞋的?买不起贵的皮鞋,就买便宜的。在金海商业街,三十多块钱一双的皮鞋随处可见。工厂里面的工人穿的正是三十多块钱的皮鞋。或许,在工人们的眼里,穿着皮鞋就是一种荣耀吧,至少比在老家穿着十块钱一双的解放鞋强。可是人家有钱人就是不像我们这些有钱人显摆。为什么呢,因为是人的自尊心在作怪。大多数工人,都是比杨白劳好不了多少的穷人。人越穷,就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