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有预感,不久之后我的头上会长痱子。因为我看见有几个工人额头上长满了痱子。一问她们,才知道一个夏天,她们的头上不知道长多少次痱子了。长了又好,好了又长,从夏天一直长到秋天,直到铁皮房不炎热的时候,那些痱子才停止生长。结果不出我所料,进零件部的第四天,我的额头就冒出了一层痱子了。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长过痱子的。不过据大人讲,我小时候,大概是两三岁的时候吧,夏天会长痱子的。所以额头上长了痱子,我不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觉得很幸运。可以填补关于痱子的记忆了。我知道,只要加入了长痱子的行列,额头上的痱子就会长了又好,好了又长,一茬接着一茬地长,用一句古诗来形容,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是夏风吹又生。李瑶也同我一样,也是一张痱子脸了。不过,据说丝印部的人长痱子不算最严重的,我们这些女孩子只是额头上长长痱子而已,冲压部的人,不管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那就是浑身上下全是痱子了。因为冲压部从事的是危险工种,工厂有规定上班的时候得戴头巾,穿长裤,穿布鞋,不许穿凉鞋的。蹲铁皮房,又把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人ròu一直憋在闷热潮湿的环境下,不满身长痱子就对不起咱铁皮房,对不起身体里憋出来的一满身汗水了。

我们是新工人,虽然贴在厂门口的招聘启事上写着,招网印手,有工作经验的优先,但是人事部却招了一群新手过来,居然没有招到一个熟手,所以和我们同一天被录取的员工,女孩子大部分都分在丝印部来了。到了生产线,拉长一问我们,才知道人事部派给他的全都是门外汉。不过,此时丝印部正缺人,不管是熟手也好,门外汉也好,进了丝印部就受欢迎。我们不会丝印,就被安排去给丝印工打下手。丝印部也有一二十条人,以女xìng居多。这些人里面,以湖北广水的和四川的居多,剩下的几个就零零散散的来自其他地方的。因为我也是湖北的,所以和那帮广水人自然也算老乡了。那帮四川人以年纪大的女人居多,大都成家立业了;虽然也有几个女孩子,但是又特别小,似乎才十来岁,那些四川人是一个村庄里面的,平时她们就一大伙人在一起玩,所以我和她们的话少一些。不过,这些四川人大部分都挺和善,所以就算蹲铁皮房,心情却比在展顺好多了。我在丝印部的工作,就是给丝印工打下手,擦一擦产品上面的灰尘,帮丝印工看一看丝印的成品,打一下包装,通常情况下,我坐在丝印工的旁边,丝印工的位置靠着流水线,我坐在她们的外面,我的身边是一卡板又一卡板的箱子,箱子里面装着要丝印的零件。我把这些零件从箱子里面拿出来,检查一下产品有没有坏,再擦一擦灰尘,递到丝印工手上。丝印工印完了零件,放到流水线过烤箱去了。坐在丝印工身边干活的时候很好玩,可以一边干活一边说话。拉长也是湖北的,不记得他是湖北什么地方的了,只记得他的个头高高的,额头上永远长着几颗青春痘,据说他还小,小孩子脾气,说发火就发火,不过发完火也就没有事了。

虽然分进了铁皮房,不过我的运气还不错。额头上刚刚冒出痱子的时候,生产部那边赶货,有一款面包机的贴纸贴不过来,我们这些新人就安排去帮忙贴贴纸去了。去的那个部门是电木部。那个部门在生产部的二楼。从铁皮房进了楼房,没有以前那样热了。感冒还没有好,又再加上在铁皮房里面憋了几天,这个感冒似乎更加难好了。从铁皮房进了楼房,可以养一养身体了。

电木部虽然没有铁皮房热,不过它却是生产部最热的一个部门。从外面购进来的电木壳,也就是各种各样的机壳,据说这些机壳的材质是一种叫电木的东西,所以叫电木部。至今都没有弄清楚电木与塑胶壳到底有什么区别,那个时候只觉得电木这个名字好玩,而且电木壳子很脆,掉到地上就会摔坏,仅此而已。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生产部是一栋三层高的楼房。电木部在二楼。原以为二楼会凉快,可是电木部却很闷热。电木部其实说来也不算什么真正的电木部,因为德能电器厂生产电木壳子的那个部分,是划分到零件部的塑胶部去了。而生产部二楼的电木部,只是给电木壳子喷漆,贴一下贴纸。喷漆工人们的活儿那真叫一个绝,一个一个乌黑溜秋难看得要死的电木壳子,被他们用手中的喷漆qiāng喷几下之后,就变成了红的绿的白的花的五颜六色的客户喜欢的漂亮壳子。不仅仅只是客户喜欢,我们也喜欢。那些喷过漆的壳子拿在手上怎么看都不觉得它只是一个电木壳子,而觉得它是一件艺术品,由我们的农民工兄弟制造的艺术品。有喷漆的地方,当然有烤炉。我们做贴贴纸的工作,就是要给从烤炉上拿下来的电木壳子贴上贴纸。那些贴纸很漂亮,有美丽的图案,图案旁边还上面还配有几个稀奇古怪的文字。我的文化有限,除了汉字以外,只认识为数不多的英文了,所以自然不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什么东西,姑且叫它天书吧。据说这电木壳子趁热贴贴纸比壳子冷了贴效果好一些,所以我们就坐在烤炉附近贴贴纸了。

贴贴纸的一帮人,全是新工人,没有一点技术的,就派来干这些不用技术含量的活儿了。贴贴纸虽然没有技术含量,却是一件细活儿,得小心翼翼地去做。我们贴的贴纸是一种叫水标的贴纸,那个贴纸得先在水里面泡几分钟,再撕掉贴纸背面粘着的厚纸皮,撕掉厚纸皮以后,厚厚的贴纸就剩下的部分就薄如蝉翼了。这才是整张贴纸的精华部分。把这一点精华轻轻地贴在电木壳子上,再轻轻地用塑胶刮刀把贴纸刮平,任务就完成了。贴上去的水标是撕不掉的。贴的贴纸没有问题,一个合格的产品就完成了。没有贴好,不但贴纸报废,连电木壳子也跟着一起报废了。因为是细活,生产部这边也没有给我们分配太多的任务,让我们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一起贴贴纸的人里面,有的速度快,有的速度慢,贴好的产品都是装在一起,分不清谁贴了多少。算起来,我们干的是吃大锅饭的活儿。我们这儿有几把落地扇,落地扇从我们上班的时候一直开到晚上下班,风一个劲儿地吹着,不过吹出来的全是热风。离烤炉太近了,别想凉快。但是就算再热,也没有铁皮房热。我从铁皮房带过来的痱子消失以后,就再没有新的痱子出现在额头上了。我们不是电木部的人,管我们的是电木部的一个喷漆组长,四川人。他的任务并不是管理我们,而是管好那一群喷漆工,看着我们这一群人干活,只是上面安排他顺带做的,所以他也不是时时呆在我们这儿,一天中,只是偶尔有几个时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