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1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没有太多的力气走远路,现在我的力气,最远也只能走到书山了。我下楼到楼下的铺子里面去转了一圈。楼下的小商店,就是一个便民的杂货铺,吃的喝的用的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有。这当然也是工业区小卖部的特色。走到小店的墙边上,我看见了大米,就想吃稀饭了。买了一斤大米,一包咸菜,路过冰箱前面,看见有冰冻的一元钱五只的绿豆饼,再买了一筒绿豆饼,就提着这些战利品回去了。

我走路的速度比蜗牛快不了多少。等我回到鸽子笼,那些围着煤炉子吃饭的人,早已吃完了饭回屋去了。这个时候,该是他们睡午觉的时候了。一只只煤炉子完成了任务,此时被它的主封了盖子,站在那儿无所事是。我走上去,看了看那些炉子。夏天的时候,煤火耐烧,中午的时候有几只炉子没有换煤球,此时的火还旺着。我回屋拿出在展顺吃饭用的搪瓷碗,淘了一把米,放在了其中的一只炉子上面,然后就回鸽子笼里面去了。偷偷用别人的炉子,而且还不知道炉子的主人是谁,我还没有笨到站在炉子前面等着被炉子的主人抓个现形的地步。我不知道炉子的主人是谁,所以只能坐在屋子里面等了。不过,这一次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关上笼门。我开着门坐在床上,一边吹着风扇,一边耳闻四方,鼻嗅八面。在这个时候,我既得听着外面的动静,又得注意炉子上的稀饭。幸好年轻,耳朵和鼻子还不算太老,尽管我病得很严重,但是做这两件事情以我目前的体力还卓卓有余。

我的运气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坏。搪瓷碗放在别人的炉子上煮稀饭,这个时候的走廊上出奇地安静,居然没有一个人走到炉子边上去,也没有人发现我在偷偷在用别人的炉子。不一会儿,就有一阵米香味飘进鼻子了。我走到炉子边上。稀饭煮开了,不过还没有煮烂,还欠一些火候。我关上炉子,放了碗盖在碗上,开始焖稀饭。当然,我依旧是回到鸽子笼里面去等了。坐在床沿上吃了一个绿豆饼。冰冻过的饼子有一点甜,有一点凉。绿豆末细细的,吃在嘴里有一点滑。吃了一只绿豆饼再出去,稀饭就好了。从炉子上端起了碗回到屋子里面,倒了一些咸菜到碗里,我慢慢地享用午餐。有了中午的经验,到了晚上我如法pào制,又煮了一碗稀饭吃了。后来的日子,我又煮过几次稀饭,就是这些稀饭,帮我度过了病中租住在出租屋的日子。

在书山坐了两天。阿群也同我一样,坐在书山不停地练电脑,然后就是同那几个小孩子们说话。在外面好久没有接触到天真的孩子了,和孩子们说话的时候,总觉得那些天真的孩子说的话能带给人快乐。有一天,一个男孩问我和阿群:“你们怎么天天在这里学电脑,不用上班吗?”我们告诉他,我们没有工作了。另一个男孩子说:“你们想做什么工作,找一份就是了。”阿群说:“我想做主管。”男孩子说:“那你就去做呗。”我说:“我想做总经理。”另一个男孩子说:“你想做就去做呗。”我们的对话把一旁的李老师逗笑了。在孩子们的眼里,以为世界上的事情,是轻而易举地能做到的。因为老师总会在小学的时候就教育他们树立崇高的理想,而且告诉他们,只要努力就能做到。我们就是这样被老师忽悠长大的。现在回忆起来,在书山的几个月培训生涯中,那几天过得最快活。可以和小孩们一起说话。听着他们说话,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那个纯真的年代。十年过去了,这些孩子们,已经长大了。他们是实现了自己的理想,还是跟随着父辈的步伐,成了小小的农民工二代呢?时光可以成就一切,时光也可以毁灭一切。现在的他们早已融入茫茫人海,不知道他们现在又在哪里?

有一天早晨和阿群坐在一起。她对我说,她身上没有多少钱了,再不出去找工作,就没有饭吃了。我摸了摸口袋,展顺发的三百多块钱的工资,也所剩无几了。虽然这些天我一直节约又节约,可是从展顺带出来的那一碗粥太少了,喝不了几口碗就见底了。家里来出来的本钱倒还有三百多块钱,可是我不想花。我对阿群说,我也是,没有多少钱了,再不找工作,不仅仅只是饿肚子,还得流落街头。阿群说:“我们不要从在这儿吹空调了,得出去找工作了。”我喝了几天稀饭,体力恢复了一些,走短路程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了,我说:“要不咱们结伴儿一起出去找一找吧。”我们一拍即合。和阿群走出了书山,各自回出租屋收拾了一下,就结伴出去了。

我走路的速度已经够慢了,可是阿群比我走路的速度更慢,一问才知道,原来她也感冒了。这样正好,两只蜗牛在一起爬行,两个人谁也不会责怪对方的脚步慢了。阿群比我来一三八工业区早,自然她比我熟悉路线。我跟在她身边走,我们走一段,有荫凉的地方就歇一下再走。沿路的工厂,几乎每家工厂门口都贴了招聘启事,可是只是招员工的。阿群和我一样,学了电脑也不甘心再做员工了,要不她就不会从康舒电子厂自动离厂出来。转了老半天,累得半死了,也没有看见一家工厂招文员。其实招文员的工厂,有几家会把招聘启事贴在大门口呢?大部分工厂都是去人才市场招聘。那个时候没有经验,而且人才市场的现场招聘也不是天天有,进去一次还得花五块钱,我心疼那五块钱了,舍不得去人才市场。就是我的吝啬,也让自己吃尽了苦头。还有最后一点力气,我们都不希望自己倒在路边上,于是借着这最后一点力气原路返回了。

回到出租楼下,快到中午了。跟着阿群去了她的出租屋。她住的这栋楼就和我挨着,租金和我们这栋楼一样,不过条件却好多了,她住的这间屋子,光线很好,而且四面墙壁还是砖砌成的,墙壁粉刷得白白净净的,虽然大小和我那间鸽子笼差不多,但是感觉却舒服多了。我说:“你的运气真好,能租到这样好的房子。”她告诉我,这间房子不是她租的,而是她的一个姐妹租的,她只是借住在这里而已。那个姐妹辞工了,再过几天就要到期,房子也没有几天就到期了。等房子到期了,她就得露宿街头了。唉,我们的命运居然是如此的相似!露宿街头的日子时时刻刻在等着我们!

和阿群约好,下午两点钟又出发去找工作。到了这个时候,只要还有一口气活着,我们就得出去找一家可以收留我们的工厂,让这口气继续呼吸下去。太累了,中午也没有煮稀饭,只是买了一筒绿豆饼,一支水解决问题了。这个时候,水是好东西。有了水,至少不会口渴,喝一口水下去,干燥的嗓子才能发出我们本来的声音。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和小群一连走了几天的街,本以为出出汗,排排d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