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0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那是可以暂时解决口渴的一个好办法。因为他们手头有零花钱,在培训中心,这两个小男孩比我们这些打工仔打工妹潇洒得多,一副小款的派头。可是他们在花钱的时候,哪知道挣钱的辛苦哟!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爸爸,顶着烈日把摩托车停在路边等客的时候,脸都晒得流油了,口都渴得冒烟了,都舍不得吃一支雪糕,或许他们喝的是从家里带的凉开水;他们也不知道,他们的爸爸,在公jiāo车进站的时候,像一群要饭的叫花子一样,迅速向下车的人群围过去,只是期望有人能坐他们的摩托车;他们更不知道,有时候他们的爸爸为了一块钱,和坐车的人磨老半天嘴皮,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乘客赢了。这些孩子们,只知道手中的钱可以买雪糕,只知道请培训中心的大人们吃雪糕是一件潇洒的事情,却不知道,他们拿在手上的零花钱,是用多少汗水才换来的。要不,怎么他们爸爸的脸,比种地的农民的脸还要黑呢?那张黑脸是被太阳晒出来的颜色。

我进去没有多久,小群就进来了。小群在康舒电子厂上班。见她进来,我吃了一惊。在康舒电子厂,准工作日的时候,员工在上班时间根本没有时间来外面的。我同她打了招呼。见我穿着便装,她问我:“你出厂了?”我告诉她是,我问她:“你怎么没有上班?”小群说:“我都旷工好几天了,等着自动离厂。”她居然想自动离厂?真是有福不享。我想进康舒电子厂都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她有工作的机会却不要。要知道,在二00一年的一三八工业区,一旦从康舒电子厂走了出来,那就意味着:如果你还打算在一三八工业区混,你就只能进到比康舒差的厂,进不到更好的工厂了。因为那个时候的康舒,是不会录用从它那儿走出去的旧人的。我说:“小群,如果可以jiāo换工作,我都想同你换呢,我进康舒,你去展顺,这样多好。”小群说:“你没有进过康舒,就以为康舒好。外面说康舒好,是因为工资高。你不知道,在流水线上干活,就像一个机器人,不停地做着同样的一件事情,我的头脑都麻木了。工资高没错,但是不自由,管得又严,我实在是受不了。”我说:“受不了,你可以辞工呀,康舒电子厂辞工走的时候,还可以领到全部的薪水,哪像展顺厂,想走就得丢一个月的工资。”小群说:“你说的容易,辞工得等一个月,我现在是一天也不想在里面呆了,我太累了。”看着小群那一张疲惫的脸,我想:她或许是真的在里面呆腻了。不久之后,我进了大厂,才知道大厂也并不是世外桃源。小工厂是一片小树林,大工厂就是一片大树林。大厂同小厂一样,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如果你的上司是好人,你就是幸运的;如果你的上司像展顺厂的guó mín dǎng一样坏,那你的命运就比我在展顺的时候更惨!

失业了,坐在电脑培训中心一遍又一遍一练电脑,心里却在想着下一步该怎样走。我的心中,还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做文员。下午李老师对小群说:“一二八工业区有一家小电子厂招人事文员,工资五百块钱一个月,有一点低,你要不要去面试!”小群以前虽然是在康舒电子厂做员工的,但是拿习惯了高工资,一听说这家工厂只有五百块钱,她就有些犹豫。见小群在犹豫,我对李老师说:“李老师,你介绍我去面试一下吧。”李老师说:“你别着急,先把电脑练熟了,有招文员的信息我再告诉你。”对于老师来说,她自己的学生她当然是最了解的。她说的没有错,我的电脑确实还不够熟练,去人家工厂面试,别人一看我就是一个新手。除非我的运气特别好,或者说粘上了狗屎运,才会有厂录用我。我只能听老师的话,努力学习电脑了。

在电脑培训中心坐了一天,夕阳下山的时候回出租屋。我发现,我住的这个角落,还真是一个好地方。因为这个角落边上有一片空置的地盘,有一间屋子的大小,加上走廊的面积,这儿就很宽敞了。靠着走廊的墙壁,放着好些只煤炉子,此时每只炉子上面,都放着煮饭锅或是炒菜锅。一些扣生活费的工厂,工人们宁愿自己煮饭吃了。有三两个女人把衣服端到空地上来洗,她们一边洗衣服一边聊天,看样子她们是同一家工厂的工人。我在空地上站了一会儿,吹了一下风,就回屋去了。白天在培训中心练了一天电脑,晚上也就不和学员们抢地盘了,在屋子里面好好地休息一下吧。接了一桶冷水洗了个澡,我躺在了床上。

风扇在床头的桌子上不紧不慢地转着,那是市场上卖的最便宜的风扇,那个年代,二十块钱一把。风扇没有摇头的功能,风也就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吹。小小的塑胶扇叶并不能扇出多大的风,躺在床上热得厉害。幸好有湿毛巾,流汗的时候,就用湿毛巾擦一下汗水。在床上躺了很久,却睡不着,蚊子这个时候又围绕着头顶嗡嗡地叫起来。我环视了一下屋子,看见床底下有以前的房客留下的蚊香和打火机,于是点燃了一片蚊香放在床头的桌子上。蚊香燃烧起来,蚊子的嗡嗡声也消失了,可是屋子里在的热气还没有散去。我躺在床上,不停地流汗,衣服也汗湿了,自己都能嗅见身上的汗臭味。这样躺了很久,汗水终于干了。时间也不早了,该睡下了。可是,我依旧睡不着。前面讲过,床底下有以前的房客留下的一只箱子。那是一只很大的密码箱,比我的箱子大多了。我一直在猜想那只箱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我的想象力还真丰富,想了很多种可能的东西,我甚至还想:箱子里面,该不会是装着支解的尸体吧?如果真的是尸体,今天晚上,我就是和一只鬼魂睡在同一间屋子里面了。想到了鬼魂住在同一间屋子,我就害怕起来了。我自己吓唬自己,折腾了大半夜,才免强闭上了眼睛。不过,我并没有睡踏实。纸夹板太薄了,隔壁房间有什么响动,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在这片纸夹板围成的鸽子笼里面,夜深人静的时候,鼾声、梦呓声、吵架声、叹息声,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声音在以最快的速度,向着笼子的四周扩散开来,毫不客气地钻入你的耳朵,尽最大可能地打扰着你的睡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角落里面的那一排煤炉子真是好东西,让我有了食yù,虽然我依旧吃不了多少东西。这天中午我看见两个男孩子蹲在炉子前做饭。他们做的是辣椒炒瘦ròu,两个男孩子一个切菜一个炒菜,很快他们就把一堆生辣椒和几片生ròu片凑合到一起炒了一锅,两个人每人端了一碗饭,坐到炉子边上,你一勺子我一勺子把菜舀进饭碗里面津津有味地吃起来。看见他们吃东西,我想:我也得弄点东西填填肚子,只有吃了东西,才能增加一点能量,才不会病死在鸽子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