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5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厢里面来回走了几次以后,坐在我对面的一个女孩买了一张票,她告诉我,她要到凤岗。见她买了票,而且刚才听喇叭男这样一说,我真以为省汽车站停止售票了,心里的确有一点着急,也买了一张去塘厦的车票。

下了火车,我和那个女孩子结伴,跟着小红旗走出了广州火车站,然后七拐八拐,走了不知多少条胡同,来到了一个大院子。院子里面停着一些很旧的客车。我们被安排上了其中的一辆。那是一辆什么车呀,就是家里面,县客运站前几年报废的那种大客车,八十年代的小学生一年级语文书上画的那种车。走进车子里面,座位也是破破烂烂的。后来才知道,我们都被骗了。什么广东省汽车站停止售票,流花车站停售省内的短途,这样的情况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全是骗人的鬼话,这些话,全是专门骗我们这些头一次出门的乡巴佬的。刚踏上广东的土地,就这样被骗了。不过还好,只是我们坐车而已,虽然车子破了一点,但是还是把我们送往了目的地。

第五章

第五章

从广州到东莞塘厦,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一路上,虽然有些不愉快,但也算平安到达了目的地。我在塘厦高尔夫球场门口下了车。走到球场旁边的空地上,向前方看过去,那边真的有许许多多厂房。我想:这就是一三八工业区了。其实,我看到的,只是一三八工业区的一个小角角。在众多的楼房中,我看见了一栋楼顶镶着红色墙边的房子,房子顶上隐约可见“凯升”二个字。那就是大妹上班的工厂了。看见了她的工厂,但是还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她那儿,虽然我已经离她很近了。我又拿出信来看了看,她告诉我,沿着高尔夫球场门口的公路一直朝前走,走不了多远,就会看见一座桥,这时不要沿着公路朝前走了,上桥,走过了桥,就进了一三八工业区了。然后,让我一边问路一边走。我想,既然都离她这样近了,就走过去吧,免得打摩托车花钱。于是,拖着箱子朝前走。

时间还早,大概三点多钟吧。我想,不着急,在大妹下班前赶到她的工厂就行了。所以走路的速度也不快。一边走,还一边看着两边的风景。其实路两旁也没有什么风景,不过就是一些房子。但是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感觉很新鲜。向前走了没有多久,就看到了水电三局工业区。所谓的工业区,也就是有几栋简陋的厂房,厂房很旧了,看上去那些厂房的年纪和老家小县城工厂的年纪差不多。正因为是这样,我就觉得有一种亲切感。走到工业区里面看了一下,发现了一两家招聘启事。我心想着:要是进不了大妹她们那个厂,就来这里应聘吧。后来的事实证明,工业区很小,不到十分钟我就转完了。我继续赶路。可是脚下的路却似乎特别漫长,似乎走了好久,却也没有看见传说中的那座桥。这个时候我已经累了。穿着劣质皮鞋的双脚有了一点痛的感觉。也难怪,这双鞋子穿在脚上本来就有一点小,买的时候没有试好,又走了一段路,肯定难受。我努力再朝前走了几步,确实走不下去了,于是拦住了一辆摩托车,让摩托车载着我去大妹工厂了。

摩托车很快就驶进了一三八工业区。我坐在车上看风景还没有看够,就到凯升电子厂门口了。老家还是春天,这里却已经是初夏了。工业区的绿化搞得还不错,公路两旁都有绿化带,高大的棕梠树站在花丛中间,鹤立鸡群般。它在告诉你:这里是广东,中国版图上,被划分为热带的一部分。阳光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四点多钟的太阳,照在身上不热,却让人感觉到一丝温暖。

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我拉着箱子走到了工厂的门卫室。一个年轻的保安坐在那里。我告诉他,我要找人,他看了看墙上的钟,对我说,现在才四点一刻,工厂五点半才下班,让我在厂门口等。我非常天真地问他:“我不能进里面来吗?”他说:“你能到的位置,也就是保安室门口了,外厂的人,是不能进到工厂里面来的。”来广东以后,我又学到了一条经验:不能跑到别人的工厂里面去。这一点和老家实在是不太一样。老家的工厂,虽然也有所谓的门卫室,但是守门的都是大伯级甚至是大爷级的人物,见了外厂的人,问都懒得问,就放你进去了。在小县城的时候,县城里面的棉纺厂、毛巾厂、染织厂、陶瓷厂,哪家工厂我没有钻进去看过?有一次,我还跑到毛巾厂的车间里面去,找正在上班的朋友呢。后来我在广东进了工厂才知道,几乎所有的工厂,厂规都规定“外厂人员,未经许可不得入内”,所以也不觉得这一条规定有什么不妥,相反,这样也算是在保护本厂工人的财产安全和人身安全。如今这个世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一切都得防备。说到这里,我又要向那些保安大哥们说一声谢谢了。保安是一份卑微的职业,因为没有技术含量,工资也不会很高,到现在为止,也就一千多块钱一个月吧。某些人,根本就不把保安当人看,私下里叫保安“看门狗”。试问,如果没有这些你们眼中的看门狗把守大门,假如突然某一天,一个杀手出其不意地钻了进来,见人就砍,你的头颅或许就在某个时刻,悄然落地了,而你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死的。

时间还早,我有足够的时间在四处闲逛。当然,我不敢去很远的地方,一个未出过远门的人,最怕迷路了。可是,让我老老实实地站在保安室门口等到五点半,又确实是一件难熬的事情。我得打发时间,顺便看看风景。我决定沿着工厂的四周走一圈。我从正门出发,沿着工厂走起圈圈来。一边走,透过工厂的铁栅栏向里面看。工厂靠着围墙也有一圈绿化带,种上了紫罗兰。紫罗兰无论它怎样努力生长,高度却永远没有办法超过美人焦。这个时候,美人焦已经开放了,红色的花骨朵在太阳底下,显得特别有生气。可怜的紫罗兰,就只有昂首仰视美人焦的份儿了。工厂除了正门,还有好几个侧门,每个侧门都有保安把守。我慢悠悠地走了一圈下来,瞧了瞧保安室墙上的大钟,指针才指向四点半。原以为时间会过得很快,一圈的行走,却只耗掉了十五分钟。在厂门口站了一会儿我又开始了行走。如此来来去去走了好几圈,时间也到了五点过一下了。得休息一下了。我在厂门口的花坛边上坐下来。可是我的眼睛却没有休息,我用一双乡巴佬特有的,没有见过世面的眼眼,向四周观望着。刚才的几圈行走,似乎还没有把周围的一切看够,我想把眼前的景物全部记在心底。

好不容易到了五点半。我猛地坐花坛上站起来,双腿如安了弹簧一般,快步跑到保安室门口,睁大了眼睛,向着里面观望着。许多穿着灰色厂服的工人,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