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9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以给我找吃住的地方,不用我自己掏钱,我没有答应。我告诉老乡,我不会去李小英那儿。老乡对我说:“李小英很坏的,老是和一帮小混混在一起玩,你出去以后,千万不要去她那儿,她会骗你的。”这个我当然知道,有一天我去学电脑的时候,看见李小英坐在电脑培训中心旁边的一家小店门口,她还告诉我,她男朋友就是小店老板的弟弟。她的那个男朋友我也见过,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我当然不会贪一点小便宜而上了她的当。不过,我还是谢了老乡,她说这话也是为我好。在外面,是没有几个人对你说这些好话的。

我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当我提着箱子离开宿舍的时候,看见许多室友在朝我挥手。有几个还对我说:“以后要经常来玩呀。”仔细想起来,这一次离开展顺,比离开兴宇电子厂体面多了,至少走的时候,还有人同我道别。走到保安室门口,又是例行的行李检查。值班的保安并不令人讨厌,他让我打开箱子。我打开了箱子,他朝箱子看了一下,也没有动手去翻箱子,就说:“可以了,你打开小包给我看一下。”我打开小包给他看了一下,他就放行了。算我的运气好,遇上了一个好保安。有的保安在进行例行检查的时候,会把你的箱子翻个底朝天,完事了让你蹲在地上整理老半天箱子才离开。我就这样走出了展顺电子厂。从展顺电子厂出来的时候,我的身上多了一样证件:暂住证。暂住证,在二00一年的广东,它就是一块免死金牌。如果半夜有治安队查房,只要出示了这个证件,你就不用被抓去蹲黑屋子。虽然是我花一百五块块钱换来的,但是它的作用却远远大于一百五十块钱。

看了看CALL机上的时间,还早,不到一点钟。一天的时间还才过去了一半。得先找一个地方住下来。这儿我最熟悉的地方,就是正对着康舒厂后门的那一排楼房了。那些房子一楼是商铺,上面的全部是出租屋,在那儿找房子是特别容易的事情。许多从展顺厂走出去的人,在没有找到工作以前,就是借住在那儿。我拖着箱子向着那儿走去。路过书山的时候,我进去打了个招呼。我们一个班的学员,也有几个刚跳槽出来,还没有找到工作,没事可做就呆在电脑培训中心,学一下电脑,吹一下免费的空调。见了我,他们向我打招呼:“你也自由啦?”出了厂就自由了,可是这种自由的生活没有几天。等进了厂,我不又失去自由了?

找房子很顺利。我走到一栋楼前,看见门上挂着一块纸皮,上面写着“有房出租,请上二楼联系”,我就提着箱子上二楼了。刚走进楼道,就遇见了女房东。我告诉她,我要租房,找她问价钱。她告诉我,租金是一百五十块一个月。我只是临时住几天,当然我也不能确定多久才能找到工作,可是我不想一下子就租一个月,一百多块钱jiāo给她,就没有退的了。我说,我只用租一个星期就够了。她说,一个星期,就收你五十块吧。我又问她:“租半个月呢?”她说,半个月八十。我才对她说:“这样吧,我先租一个星期,jiāo五十块房租,如果一个星期以后我不走,我就续租,补你三十块的差价,再住几天。半个月我还不走,我就再补差价,租一个月,你看这样行吗?”女房东说:“行啊。”谈好了价钱,她就带着我去看房子。

我们走过长长的过道,来到了一个角落。女房东告诉我,整栋楼就这个角落还剩几间房子没有人租了。以前在兴宇电子厂受罪的时候,总觉得兴宇电子厂的女工宿舍就是鸽子笼。现在,我见识到了真正的鸽子笼了。跟着女房东沿着过道向前走的时候,只觉得过道很窄,光线不好。我一边走一边瞧,这些所谓的房间,并不是这栋楼本身的模样。这栋楼的大房间,被一块一块的纸夹板给隔开了,隔成了小格子间。一间格子间就是月租金一百五十块的所谓的房子了。女房东打开了一间房子的门。纸夹板把屋子的四壁夹得严严实实的,小鸽子笼没有窗户,打开了门,我们俩站在屋子里面才能免强看见对方。房东打开了灯。灯的瓦数并不高,但是开了灯,光线明显地好起来了。屋子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张铁架床,上面铺着一张草席,床上有一只旧枕头,还有一个床单。夏天的广东,也只需要这几样东西就可以睡觉了。因为有了这几样东西,所以房东说:“我们这儿是提供铺盖的,都不用你自己的东西。”床头放着一只小桌子。所谓的桌子,也是用纸夹板钉的。小桌上放着一把风扇。屋子太小了,放了床和小桌子以后,再站两个人,就把整间屋子围得没有活动的空间了。我四下环视了一下,发现床底下来放着一只箱子。我对房东说:“床底下的箱子是谁的,怎么还在这里?”房东说,这是一个房客留下的,那个房客都走了几个月了也没有来取。我实在是感冒得走不动了,很需要一个地方住下来,所以也没有多想,就决定住那间屋子了。五十块的租金,再加上十块钱的钥匙压金,六十块钱就压在那儿了。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放好行李,打开风扇,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我就从屋子里面走出来。呆在那个屋子里面,跟蹲监狱没有多大区别,关上了门屋子里面就是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不过,有这样一间可以栖身的地方,我已经很知足了,至少我现在没有流落街头。而且,这间小笼子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洗了一把脸,就去书山了。出厂第一天,我可不想那样快就着急找工作,得先练好电脑,出去面试的时候底气才足。

白天的书山没有多少成年人,不过有几个小孩子。那些小子都是农民工的孩子,平时在老家读书,暑假到了,父母就把他们接到广东来过暑假。不过,白天父母要忙着上班或做生意,顾不上他们,得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来给他们玩乐。正好书山招暑期班学员,就有一些小孩子来这儿了。这些小屁孩子,顶多八九岁,男孩子居多。他们都是白天来,晚上就跟着父母回出租屋了。只记得暑期班上有两个小男孩,他们两人的爸爸都是摩托佬。每天早晨他们的父亲要出去拉客的时候,就用摩托车把他们送到书山门口,走的时候给他们塞一点零花钱,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把他们载回去吃饭。吃完中午饭,又把他们载到书山来,再给他们塞一点零花钱。这两个男孩子并没有学电脑知识,而是坐在一起打游戏。培训中心没有网络,他们玩的也就是电脑系统里面的小游戏,不过两个人却乐此不疲。每天上午和下午,两个人总要进行一轮游戏比赛,谁输了。就请电脑培训室里面的所有人吃雪糕。我就吃过几次他们买的雪糕。雪糕吃在口里冰冰凉凉的,一直凉到心里。对于正在感冒发热的我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