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8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下,再做一会儿。只想着快点下班,等下了班,就去yào店里面买一点感冒yào吃下去。加班倒真的是没有加多久,八点过就下班了。可是,外面也天黑了。商业街那边才有yào店,这样晚了,而且又没有力气,下了班我也懒得去商业街那边了。按我现在走践比蜗牛快不了多少的速度,来去一趟得花不少时间。我想了想,还是买点可以开胃的东西吃下去吧。胃口好了,能吃饭了,感冒自然就会好的。

到凯升宿舍对面的那一排水果摊上买了一斤李子。买的时候我就对店主说,我要买最酸的李子开胃。店主指着一种大个头的李子对我说:“现在的李子都不太酸了,你要酸的,就这种还有一点酸味。”三块钱一斤的李子,装进袋子里面才八个。回到宿舍,我就迫不及待地把它们洗了洗,坐在床上把一斤李子全部吃了下去,然后倒床就睡觉了。我以为睡一觉起来,感冒就会好一些。

第二天早晨,我是被下铺的同事叫醒的。快到上班时间了,她见我还没有起床,所以才好心叫我。我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头。头还是烫得厉害。没有办法,在工资没有到手之前,我还得上班。早餐是河粉。展顺厂的师傅炒的河粉特别好吃。没有生病的时候,每次打给我的河粉,我不用几口就吃完了,总觉得没有吃够,还怪河粉的份量太少了。这次打到碗里的河粉,吃在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而且总觉得河粉里面的鸡蛋太腥了。我对坐在旁边的同事说:“今天的河粉怎么这样难吃呢?一点味道都没有,而且鸡蛋又太腥了。”同事说:“没有啊,很好吃呀,以前没有放鸡蛋的河粉你都喜欢吃,现在放了鸡蛋你却说不好吃。”我想:或许是昨天晚上的那一斤李子根本就没有起到开胃的作用吧!等到中午的时候再看看吧,如果还没有胃口,我得再想办法了。

中午和子严坐在一起吃饭。菜也不错,豆角炒瘦ròu,zhà鲫鱼,炒萝卜干。我吃着豆角炒ròu,总觉得ròu是臭的。我对子严说:“你有没有觉得ròu臭了?”子严一边大口大口地吃饭,一边对我说:“没有啊,挺好吃的,比平时炒得更嫩呢。”可是我就是吃不下去。走到汤桶边上,舀了一勺子汤淘进饭碗里面,就着汤,逼着自己吃了几口饭。因为我知道,如果一点饭都不吃,那样只会病得更难受。得继续吃开胃的东西。走出饭堂,我就去了工厂外面的小店,买了一瓶白醋。酸李子吃了不开胃,喝醋下去总能开胃吧。白醋倒很便宜,才一块五一瓶,我还买得起。

提着醋一路往宿舍走,路上遇见玲玲,她问我:“你买白醋回来干什么,做凉菜吃吗?”我告诉她,吃饭没有胃口,喝几口醋好开胃。她说:“喝醋能开胃?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说着,她打开手里提着的塑料袋,让我吃东西。我一看,又是李子。我拿了一只李子一边走一边吃,这个李子一点酸味都没有,太甜了。回到宿舍,拧开瓶盖,猛喝了几口醋下去。酸味涌得我的舌头、喉咙特别难受,特别是喉咙,像有一根根羽毛在刷着喉咙,又热又痒。管不了那样多了,我得让自己的胃口好起来,喉咙的一点点难受就忍着点吧。我又继续喝了几口。不一会儿,胃里面就烧得难受了。不过我并不害怕,我知道那只是暂时的,很快胃就不会难受了。

喝了醋,倒在床上就睡午觉。急单做完了,又没有多少事情做了,中午下班的时候拉长已经通知我们三点半才去上班。这样正好,我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虽然天气很热,可是我还是盖了毯子。我只想流一点汗,把感冒病dú排出来。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终于发工资了。同前两次一样,清晨五点多钟起来领的工资。已经是第三次领工资了。这一次领了三百五十多块。这是我进展顺以来,领得最多的一次工资。生产部的其他工人,拿到手的工资和我差不多,也就是三百多块钱。发了工资,就有工人换了便装出去了。换了便装的工人不用说,当然是出去找工作去了。每年的七月底,总有大批的工人从展顺厂走出去,寻找更合适自己的工厂,当然,也会有新的工人进展顺来。在广东,再好的工厂,都有人离开;再差的工厂,也有人进来。

我也想加入到她们的行列去。可是感冒还没有好,发热仍然在继续,在这个时候出去找工作,说不定走不了多远就会倒在路边了。我可不想这样快就客死广东,我还想挣一点钱回去显摆一下呢。当然,我也不会去车间上班了。都要走了,明知道干活也是白干,谁还会为工厂白卖力?我回宿舍去了。同事们不准备走的,都去车间上班了;打算走的,也找工作去了,只有我一个人的宿舍特别安静。在宿舍坐了一会儿,实在是太闷了,睡觉又睡不着,我就在走廊上走动起来。我发现,平时上班的时候,紧锁着的宿舍大门,此时却全部打开着。每间宿舍里面,都有一两个准备离开的人。她们有的人出去转了一圈,还没有走出一三八工业区就找到工作了,此时正忙着收拾行李,准备吃过中午饭就离开展顺了。有的出去转了一圈,虽然没有找到工作,可是她们信心十足。外面招工的厂太多了,她们想先选择一下再去应聘。看来外面的形式是一片大好。

休息了一天,原以为感冒为好一点,可是第二天醒来,还是一个样,感冒没有好一点,也没有加重一些。真是见鬼,这场感冒已经持续了好些天了,怎么就是不好呢?昨天在展顺白吃了一天饭,饭堂里面的饭菜不错,可是我却吃不了多少。看来今天又要白吃展顺的粮食了。不过,我都要在这里丢一个月的工资了,一个月的工资买它这几顿饭总会卓卓有余吧?可是我并不是脸皮特别厚的人,我想:等吃完了这顿中午饭,就走吧。不给展顺卖力了,也懒得白吃它的饭了,把饭菜留给在为他卖力的人吃吧。

午饭的时候和子严坐在一起。她问我:“我昨天就没有见你上班,你是不是要走了?”我告诉她是的。她又问:“你有没有出去找工作?”我说还没有,等感冒好一点再出去。那个时候的我真笨,或者说我真的很不知道好歹。我都已经决定吃完饭就走,却没有告诉她我的联系方式。我拿到CALL机才几天时间,子严还不知道我有了CALL机。

回到宿舍,本来住得满满的宿舍,已经空出了两张床位。刚才我在饭堂吃饭的时候,就有两个室友走了。我将是第三个离开这间宿舍的人。回想起在这儿住了几个月,走的时候,还有点舍不得那些室们。我收拾箱子的时候,同宿舍的一个湖北老乡问我:“你要走了?”我说是。她又问我:“你是不是去李小英那儿?”李小英是焊接拉的,昨天也走了。她走的时候,说过让我跟她去,她说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