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7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事情吗?

把我们这一百多号人关在厂里面,就算是搜身,搜宿舍,也不能搜出资料来。就算怀疑是生产部的人所为,现在封锁生产部的人也没有用。哪有人这样傻,偷了重要的东西以后,还把这件东西放在工厂里面等着保安来抓,还不快点转移出去的?或许,这份资料现在都已经到了需要它的人手上,人家现在正在一边偷笑一边看资料呢。可是他们可曾知道,我们这一百多号人倒成了受委屈的小羊羔。

工厂倒没有搜宿舍,当然也没有搜身。吃晚饭的时候,限行令解除了,我们这一群蓝皮子又恢复了自由。关于那份资料的下落,也没有下文了。不过,美国客户那边倒是很快就有了消息,说产品试用没问题,但是设计方面还要修改。看来产品要正式投产,还得待些时日。至少,在我们发工资以前,客户那边是不会下订单过来了。要走的人,肯定是留不住的,肯定会走的。展顺厂的高层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就拖着我们的工资不发放。一直等到周,也没有要发工资的迹象。或许在他们看来,能多拖要走的工人为他们白干一天活,当然要多拖一天。免费的劳动力,谁不喜欢呢?

星期六下班以后,大妹过来找我,把CALL机给了我。我问她星期天什么时候走,我去送她。她说,八点钟从凯升电子厂出发,她说一路上有张红作伴,而且周云和她的男朋友会把她俩一路送到常平同学那儿,就不用我去了,让我多留一点时间去学电脑。

虽然她不让我送她,但是星期天一大早我就等在了凯升电子厂门口。等了好久,见她和张红拖着箱子出来了。周云和她的男朋友跟在她们旁边。我们抄小路到了以前我上班的水电三局工业区。水电三局门口的那条大路是主干道,在那儿可以坐直达常平的公jiāo车。在东莞坐公jiāo车倒是一件方便的事情。站在路边没有等多久,公jiāo车就来了。大妹对我说,等她在常平站稳了脚跟,如果有好工作,就带我过去,她让我先在展顺呆着,一个人不要乱跑。我看见她和她的同学上了车。车子很快就开走了。我朝着远去的车子挥了挥手,就穿过马路,抄小路回去了。从此以后,在一三八工业区,我只有一个人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得我自己去处理,去承担了。

很快我又钻进了电脑培训中心。外面的太阳真大呀,我早已热得满头大汗,突然钻进了空调房,一下子从头凉到了心里面,真舒服呀。喝了几杯冻水,就去cāo作电脑了。一直在电脑前面坐到吃午饭的时间到了,几个同在书山学电脑的展顺厂同事叫我,我才离开。第二天我就感冒了。原以为身体是铁打的,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生病了。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虽然大妹离开塘厦的时候叫我先在展顺呆着,一个人不要到处乱跑,但是我实在不想在展顺呆了,自然也就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我现在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展顺厂什么时候才能发工资给我们?等发了工资,我在厂里面旷工三天。当然,旷工的这三天不是在工厂白白地呆着,我要出去找工作。等三天期限到了,工作大概也找到了吧,我就提着箱子去新的工厂报到!见过一些离开展顺的人,都是如此做法,因为这样做节省成本。三天时间在厂里吃住,不用掏一分钱,走街找工作,顶多口渴了买一支水喝,也没有多少花销,这样找到新的工作时,展顺厂的工资也用不了多少。感冒似乎越来越严重了。以前在家里感冒了,根本不用去看医生,吃一勺子干辣椒粉,喝上几口开水,流一点汗出来,不用半天功夫感冒就好了。可是现在我身边没有干辣椒粉,工厂的饭堂里面倒是每餐都有辣椒。打给我的辣椒我都吃完了,连那些不吃辣椒的同事碗里的辣椒我也吃下去了。广东产的辣椒对于怕辣的人来说,那一点小小的辣椒就足以把他们放倒,可是我吃在嘴里却像在吃白菜。一顿饭不知道吃了多少只辣椒,居然连汗都没有流一点出来。有关心我的广东籍工人告诉我,感冒的时候是不能吃辣椒的,这样会上火,感冒和上火一起来,可不得了。她们的好心话我一一谢过了,不过我没有把她们的话放在心上。咱湖北人,天生就是吃辣椒的,对于辣椒这个小家伙,我怕个鬼!辣椒每餐都吃,可是感冒却不见好,这次感冒不咳嗽,就是发热,口渴。用广东话讲,这是热感。

偏偏在我生病的时候,工厂又来了订单。订单不大,但是客户那边是急单,让我们帮他们赶出来。我们晚上又得临时加班了。因为发热,我一点力气都没有。白天的正班时间自然是不好请假的。因为请假了,就得去水电三局医院看病,工厂有规定,生病的人一定得去那家医院看病才能报病假,不然的话就算旷工。旷工是要罚款的,而且罚款是在当月底发工资的时候就扣除,那就是说,如果我不去指定的医院看病,罚款的数额是扣在六月份的工资上面的,我又得少领工资了。晚上加班的时候请假倒是简单,不用写请假条,只要拉长和组长同意就行。这样不会影响到工资。我在车间熬了一天,下班的时候,去找拉长请假。拉长一看我病怏怏的,就说:“我这里同意了,你找组长说一下,如果他同意了,你晚上就不用过来了。”我只好去找guó mín dǎng。在前面已经说过了,guó mín dǎng是全展顺厂最坏的组长,对于他看不顺眼的人,自然不会放过任何一次整别人的机会。找guó mín dǎng请假,guó mín dǎng没有同意。他说,晚上加班也就是一下子,现在缺人手,我放你走了,等下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人来找我请假。车间里面这段时间感冒的人很多,你就坚持一下吧。我说,我都发热了,得去买点yào。他说,赶货的时间,一点小病算什么,扛一下就挺过来了。我好说歹说guó mín dǎng不准假,晚上我也只好去加班了。

去了车间,先拿杯子去一楼的饮水机上打了满满一杯水喝了,又带了一杯水到车间里面去。这杯水得在我渴得受不了的时候才能喝几口。发热几天了,不想吃饭,每顿饭除了吃辣椒,其他的菜一点都不想吃,米饭也吃不了几口,水却喝得多。我的杯子太小了,装不了多少水,一杯水得省着喝,才能坚持到下班。可是加班没有多久,物料员拉叉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我脚边上的凳子,放在凳子上的杯子掉到地上打破了,落了一地的玻璃渣,水也流了一地。杯子打破了我倒不心疼,才一块钱一个的杯子,大不了再买一个是了。可是,我心疼那杯水。杯子还在的时候,就算口再渴,只要看一眼杯子里面的水,就能减轻一点口渴。可是,现在杯子没有了,突然间,我觉得渴得更加难受了。没有水喝,太难受了。我没有力气干活,我做得很慢,做一会儿,就在座位上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