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6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科研人员轮番上场来做演示。主要是演示生产中产品会出现的问题,以及怎样cāo作,怎样测试。那两个科研人员估计对这个盒子也不很熟悉,或许他们也只是刚刚研发出来,还不能完全驾驭它吧,有一个人演示到了一半,居然演示不下去了,只好朝着我们拱了拱手,欠意地笑了笑。另一个人倒是完整地演示了一遍。演示完了,就到了中休的时间。

休息了十分钟,又回到会场。剩下来是我们展顺内部的事情了。南京来的两个科研人员又忙着回工程部搞他们的科研去了,只有我们厂的人聚在一起开会。现在轮到工程部的人发言了。先是工程部的经理发言,再是工程部的课长发言,最后是负责研发盒子的工程师发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姑娘来了。她站在人群中听了一会儿工程部的发言,等工程部的人说完了,才走上主席台,对着台下的员工说:“各位同仁,你们一直以来对展顺的贡献,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几天工厂没有多少事情做,不过值得庆祝的是,我们厂研发出了新产品,有了这个新产品,我们马上就要走出淡季,以后一年四季都是旺季了,所以大家都要留下来继续帮展顺,相信展顺的明天会更加美好。”她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刘经理继续讲了一会儿话,离下班没有几分钟了。把凳子放回二楼车间,我们就排队下班了。

为了庆祝盒子研发成功,工厂中午加餐。平时的三菜一汤没有少,每人还多加一只鸡腿、一勺子红烧ròu、一只苹果、一瓶可乐。记得过端午节的时候,也只是加了一只鸡腿、一只粽、一个水果、一瓶可乐,看起来今天就是在过节了。吃过了中午饭回宿舍,我没有睡午觉。心里头很矛盾。今天,应该是我去建毫电子厂报道的日子。大妹说的没有错,不是每一家工厂都会录用没有工作经验的人做质检员。那份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机会。可是我不想下床来收拾行李。我还没有拿到六月份的工资。虽然只有区区三百多块钱,但是对于我来说,那是我一个月的汗水。可是,为了三百多块钱,我就放弃那一份已经到手的工作吗?我一直在想:到底是等展顺发了工资再走,还是现在就走?等到展顺发了工资再走,我就会失去建毫电子厂的工作;如果现在就走,我为展顺白干的时间太长了。丢了七月份的工资不算,就连即将到手的六月份的工资也丢给它了。这几天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可是我却没有考虑好。我曾经天真地以为,工厂会在星期三以前发工资,这样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走,可是工厂比我精得多呀。唉,让我自己去选择,真不知道怎样选择。直到上班的时间又到了,我还不知道该怎样办。

下午依旧是开产品发布会。这一次,刘经理当讲师,站在黑板前面,一边讲产品,一边用粉笔朝黑板上写东西,我们人手一个笔记本,他写什么,我们就记什么。我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仿佛又回到课堂上去了。据说刘经理下海以前,就是做老师的,怪不得他讲课容易懂。我一边记笔记,一边看窗外的雨。雨比上午下得更大了。夏天的雨就是这样,要么不下下来,要下下来了,肯定很大。我想:就算我现在起身去建毫电子厂,等我赶到的时候,也会成一只落汤鸡了吧!于是,我就给自己的找了这样一个借口,没有去建毫电子厂,而是留下来等展顺发六月份的工资了。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雨在星期四的时候停了。雨一停下来,天气就热了。大清早穿着短袖中裤在太阳底下走几步路,都会出一身汗。不过这样的天气更好,至少出门的时候不用带雨伞了。至于流汗,那是免费排dú。星期四展顺厂放了一天假。这样的时候,出去散散步流流汗是不错的选择。可是,竖在工厂保安室门口的一块小黑板,却挡住了我们生产部的人的路。

写公告的人明显是带着阶级倾向来写的。上面写着:星期四全厂放假一天,除写字楼、质检部、工程部、仓库以外,其他部门的人一律不许外出。这个小小的展顺厂,本来就没有几个部门,除了这几个部门,剩下的就是生产部了。用不着这样拐弯抹角,直接写成除了生产部的人不能外出,其他部门的人出行畅通无阻还更直接一点,干嘛这样绕圈子呢?就算是一个没有读过书的文盲,知道黑板上的内容以后,也会知道这个通知就是对着生产部的人来的。出这样的通知,工厂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一大堆蓝皮子聚在院子里面,议论着这个狗屁通知。不一会儿,就有包打听向我们这边走过来了,原来工厂里面还真的发生了事情。也就是昨天在全厂开发布会的那个盒子的工程资料丢了。这可是新产品,它的工程资料算得上是工厂的机密文件了。展顺厂可把这个盒子当成了救命草呢。机密文件被盗,非同小可。怪不得昨天下班的时候都没有通知放假,今年早晨就说要放假,原来出了这档子事情。不过,这件事情或许与生产部的关系不大。新产品研发是工程部的事情,资料当然也是在工程部,与生产部,与展顺厂的一百多号蓝皮子何干?就算我们手上拿着这份资料,于我们这些外行而言,那也只是一堆废纸,送去废品收购站,它的价格就是四毛钱一斤。当然,对于行家来说,把这份资料卖出去,或许它的价钱就得用万元为单位来衡量了。当然,如果是这方面的行家,也不会来展顺做生产部干活了。

能去工程部盗资料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首先,他知道这份资料的重要xìng,知道它的市场价格,才敢去冒险。而且,他既然要去盗资料,肯定他这个人早就对展顺起了坏心,说不定就是受展顺的某家竞争对手的指使干的。能结识这种身份的人,自然不是一般的普通工人了。而且据说,资料被盗了,但是工程部的办公室,柜子的钥匙,都没有发现被撬过的痕迹。那就得考虑一下,工厂里面有哪些人,会有工程部的钥匙了。或者,是谁偷偷去外面配制了工程部的钥匙。一个普通的工人,当然没有本事弄到钥匙。没有钥匙,他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打开工程部的门,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盗取资料?还有一个问题,资料是什么时候就没有了,谁也不知道。或许在昨天上班的时候,就有人趁机把资料夹带出去了。这样想又觉得不合理,夏天穿的衣服少,不可能把一大堆资料放在裤兜里面带出来吧。那资料就是晚上被偷走的?工程部和生产部在同一栋楼,它在一楼,挨着仓库。晚上通往车间的两道通道都有保安把守,那这个盗取资料的人,是怎样进工程部的?仔细想起来,内鬼肯定在展顺厂的人缘关系不一般,至少把保安也收买了,才得以进入工程部里面。这是一个生产部的普通员工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