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_第43章

小说:女中专生亲历广东十年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07-28 21:39:35

三天假,因为她也受不了车间的那些管理。然后她就拿着身上剩下的钱学了电脑,再然后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找工作,后来进了展顺厂,刚开始做总务,没有多久就调到财务室去了。谈到来广东的故事,我们算是找到了一个相同的话题,她说:“你不要觉得我在找你谈话,你就当我们在聊天吧。”我们又聊了一会儿,阿敏见我没有哭了,才说:“等一下周姑娘来了,我把你的想法转告给她,看她放不放你走。但愿你能好运吧。你在宿舍等着消息就是了。”

我又回宿舍去了。四点多钟的时候,周姑娘找我了。我坐在了周姑娘的对面。这是我进展顺以来,头一次和周姑娘离得这样近。她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坏,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一点也不生硬,倒像一个长辈。或许,对于我这样的一个连小角色都算不上的人,她用不着生硬的口气。一边同我说话,她还会笑一下。笑的时候,那张圆圆的脸特别好看。我猜想,她年轻的时候,或许很漂亮吧,现在老了,除了身材肥胖以外,脸蛋还是有几份迷人。或许就是漂亮惹的祸,让她一辈子都没有把自己嫁出去?和周姑娘谈了一会儿,虽然她并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古怪,但是谈话的结果却是:不放我走。拿全额工资离开展顺的梦想就这样破灭了。不过周姑娘同我说了一句很无头厘的话:你答应我,在展顺厂做一年。这一年里,你把电脑学好,到时候,我看写字楼里面有什么职务空缺,就把你提拔上来。她说的这句话我不太相信。一年时间,日子长着呢,鬼晓得其中又有什么变故,而且关键的问题是,算起来她已经刁难过我两次了,我不相信第三次是她在提拔我。可是她却要我答应她,然后要我冲她笑一下再离开办公室。我也只好硬头着皮,笑着对她说了一声:“好。”然后她领着我去阿敏的座位边上,让阿敏给我安排一个职务,让我继续在工厂呆下去。

吃晚饭的时候和子严碰了面。她问我领到工资没有。我说,周姑娘不批解雇单。她问我周姑娘对我说了什么。我告诉她,周姑娘对我说,让我再呆一年,一年之后在写字楼里面给我安排一个职务。子严说:“你不要听她的,她是骗你的。”我说,我想也是。子严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等月底领了工资我就走人,出去找工作。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想从展顺厂走出去,就得丢一个月的工资。子严也赞同我的想法。

晚上阿敏过来找我去账务室聊。因为不是上班时间,她倒没有了平时的盛气凌人,打开电脑一边聊Q,一边同我商量工作的事情。她对我说:“我想了想,车间或许真的不适合你呆。那个里面形形色色的人都有,你刚来广东,适应不了那些人。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在写字楼工作的机会,负责我们写字楼清洁工作的阿姨要走了,你接替她,每天只是打扫这一栋楼而已,一天工作的时间加起来不会超过三小时,晚上也不用加班,这对你学电脑很有利,每天都可以去学习,等你学好了,你就可以远走高飞了。”我虽然在车间里面混得不如意,但是要我每天提着扫帚和拖把在写字楼里面穿梭,让全厂人看我的笑话,让我在展顺厂再丢一回脸,我的脸皮没有厚到那个程度。我说,我不做清洁工。阿敏说:“你的意思是,再回车间去上班?”我说,到了这种地步,也只有这样做了。回车间上班,总比做清洁工强吧?阿敏说,我明天带你去刘经理那儿,让他给你安排一个工位吧。

第二天阿敏带着我去了刘经理那儿。刘经理对我说,chā件拉和前加工段都缺人手,问我自己愿意去哪里。chā件拉的拉长和组装拉的拉长是同样货色,这次我要是去chā件拉,那个狗屁拉长肯定会和张拉长一样,以为刘经理放我去那儿,是想找个机会提拔我上去。我怎么都不会去chā件拉做拉长的假想敌了。想了想,还是去前加工段吧。刘经理把guó mín dǎng叫过来吩咐了一下,我就回前加工段了,不过这次不是去杨小成那边,去的是焊接拉。

第四十一节(一)

第四十一节(一)

在前加工段,就已经见识了小锡炉了。沸腾的锡油散发着dú气的味道。这次,我去的焊接拉,同样是与锡打jiāo道。只是这次用的是铬铁,用的材料是锡丝,不是锡油。在兴宇电子厂就已经接触过铬铁了,那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不小心手碰上去,就会烫起一个泡。不过,我已经别无选择了。在工厂发工资以前,我还得在这儿混日子。

所幸的是,展顺电子厂终于进入了最淡季。据消息透露,工厂已经好久没有接到订单了,手头上没有完成的一点点订单,客户那边也不急货,可以慢慢地来做。当然,拿了工厂的基本工资,即使没有货做的时候,当班时间也不许员工外出,只能在工厂里面耗着。我们每天上午十半钟上班,上到十二点,其实上班也没有事情做,就是每个人手里面拿着一件小材料,在车间静坐,假装做事情的样子。下午三点半才上班,上到五点半下班。每天才上四个小时。这个时候,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吃早餐的人少了,很多人宁愿睡早床,也懒得一大早爬起来吃饭堂里面的早餐。我没有睡早床的习惯,而且一餐三顿少一顿就感到饥饿,正所谓一顿不吃饿得荒。因为很少人去吃早餐,所以饭堂也懒得分发早餐给工人了,做好的早餐端出来,装进一个大桶里面,让工人们自己动手去打,想吃多少就打多少。每个去吃早餐的人,总把自己的饭碗打得满满的,生怕吃不饱。还见过吃了一碗,觉得早餐可口,还去吃第二碗的。汤也多,汤里面比平时又多放了几滴油,或许是不赶时间,饭堂做饭比平时讲究了一些吧。一顿吃得饱饱的,或回宿舍看书,或坐在饭堂里面看公共电视,等着十点钟的到来。平时每天八点钟准时上班,总觉得早晨的时间不够用,刚吃完早餐,就得去上班了。可是现在吃了早餐等上班,又觉得太闲了。当然,如果工厂放我们出去玩,相信很多人会觉得时间过得快。守在工厂里面混时间,真是太难了。一连这样上了几天班,有一天车间里面再也找不出一个没有完成的订单了。办公室这边组织全厂工人去学习。学什么5S,学什么厂规厂纪,还有一些基本的电子知识。刘经理每天站在讲台上给工人们讲课,讲一会儿就让工人们分头讨论,然后再讲一会儿,再分头讨论。其实并不需要讨论什么,只是要找一点事情做做而已。这样混了一段时间,终于来了一批订单,我们才结束了无聊的培训生活,回到车间上班去了。

有一天大妹过来找我。虽然我和她离得那样近,但是却不经常见面。在广东,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老板卖力,平时都没有太多的时间走亲访友。她告诉我,她辞工